「拍貓,是很嚴肅的。」吳毅平15年貓寫真精選(精裝)

吳毅平15年貓寫真精選

4.4 / 19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3060628
  • 頁數:212 頁
  • 出版日期:2012/11/01

流行風送你去看展

2013年11月15日起,

凡購買流行風出版攝影書即贈送2013 第三屆台灣攝影藝術博覽會一日票1張

數量有限送完截止!

快速得票tips

※購買《「拍貓,是很嚴肅的。」吳毅平15年貓寫真精選》,送2張一日票。

※訂閱DIGIPHOTO6期不但加贈2期,還送2張一日票喔!

贈品共計50份,送完為止

訂購時,敬請點擊「修改資料」,確認您的地址填寫正確,以利贈品寄送,如地址資料不全視同放棄。

※贈品將於11/21統一寄發

※為避免票券寄送不及,活動最終截止日為:11/20。

※贈品寄送僅限國內,恕不寄送至海外地區。

貓咪不願面對的真相,他用鏡頭追根究底!

愛貓人不忍卒睹的現實,他用生命留下紀錄!

史上最嚴肅專業貓仔隊,300張難以想像的怪貓怪表情怪姿勢怪情事,15年私家珍藏一刀未剪大公開!

拍貓是很嚴肅的?為什麼?

專業貓仔隊 — 吳毅平說:因為貓。

「我總是在尋找大家都沒看過的貓,或是大家沒看過的貓行為舉止。至於要怎樣才能拍到最奇怪的貓,還是得依照新聞攝影老師教的方法:『比別人早到,比別人晚走』。

如果新聞事件只發生幾個小時,那比別人早到、比別人晚走,也沒有太難。

但拍貓這件事可沒有開始與結束,所以別人拍一年,我就拍十年吧。一個地方別人去五次,那我就去五十次。」

善用副業(攝影師)走遍全世界,吳毅平拍下數不清的千貓百態:

吃鴿子的貓?看新車的貓?貞子復活的貓?跟狗外遇的貓?拿豬當床墊的貓?被蝸牛搶食物的貓?臉上戴著N95口罩的貓?一邊走一邊尿得「碴碴滴」的貓?

還有18種齜牙咧嘴舔舌頭的方式,29款美艷絕倫的「阿醜」造型,56種無法無天的乳牛貓書法課,以及更多愛貓人也瘋狂的貓咪穿幫照……

《當世界只剩下貓》之後,行萬里路、讀萬隻貓的吳毅平,要用更多精彩照片告訴你:貓的身上永遠都有新鮮事!

【本書特色】

◎精緻細膩的印刷與裝訂,一次收藏吳毅平15年來最精選貓作品

◎200頁全彩精印貓寫真,各式萌貓可愛貓醜貓兇貓懶貓奇怪貓驚喜貓全都錄

◎特別收錄:吳毅平私藏不露攝影秘技 + 拍貓心得與趣聞 — 想拍得像他一樣好?一定要看!

【內文試閱】

Q:聽說你念大學時,曾上過人見人怕的新聞攝影課?

A:新聞攝影課是讀大學的時候去上的。

我不是新聞或傳播相關科系的,這些科系分數都很高,我沒能考上。填志願時法科與商科都不想填,只好讀文學院,可是對拍照這件事又很熱衷;所幸學校規定,每個學生都可以修4到8個外系學分,併入畢業學分計算。我當然二話不說,去傳播學院找攝影課上。

上完了基礎攝影課,還有新聞系的新聞攝影與廣告系的商業攝影可以選修。商業攝影課的作業需要用到攝影棚與中大型相機,我一個外系學生,實在很難去借用人家昂貴的器材,所以就去上新聞攝影課了。這一決定,似乎影響了我下半輩子的工作與生活。

這個新聞攝影課根本是攝影記者的魔鬼訓練營,以恐怖著稱,包括老師的長相。通常每年只有6到7個人敢去修,外系生幾乎沒有;到了下學期又會有一兩個人玩不下去而放棄,最後一個班上課只有4個人,夠酷吧。

首先,第一關是要買相機。這門課的作業絕對不是叫你去拍淡水夕陽大溪老街之類的。新聞攝影就是去跑新聞,街頭抗議、火災、立法院打架、跳樓自殺或區運比賽之類的都要拍,所以單眼相機、連拍馬達、長短鏡頭以及很大的閃光燈都要自己花錢買。不過最大的花費是底片,一場運動比賽,用一秒連拍五張的相機,一下子就拍完好幾捲,還可能沒有一張對到焦。現在想想真是感謝老爸老媽給我那麼多零用錢。記得老爸曾經很感慨地說,你怎麼那麼混蛋,竟然對攝影有興趣,你要是喜歡唱歌多好,參加合唱團出一張嘴就行了,一毛錢都不用花。

有了相機之後,學生要如何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會有什麼新聞,如何進去立法院、區運比賽場地或災難現場呢?如果你這樣問老師,他只會回答一句話:「管你去死,自己想辦法。」所以我們那時都練就一身爬牆、趁亂混進公家機關、撿掉在地上的證件冒充別人的本事,騎車在街上看到消防車也會跟著看看是不是大火災。

上課的內容,就是檢討拍回來的照片,並且把報紙上同樣新聞的照片拿來比較。老師讓人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就是「誰說學生不能拍得比線上記者好」,所以我們那時在新聞現場可是從來沒把自己當成交作業的學生;而且學生沒有截稿的時間壓力,有時更能拍到好東西。

那門課所有作業都要拍黑白底片,然後自己進暗房冲片、印樣與放大。有些同學為了省時間,就用一次可裝四個片軸的大沖片罐,然後每個軸再背對背捲上兩捲底片,所以一次可沖8捲。當然萬一有失誤,例如搖太用力手一滑,罐子掉到地上,蓋子開了,那一次就毀了8捲底片。

一學期下來至少拍了幾百捲底片,每天不是在街上奔波,就是關在潮濕的暗房裡。現在學攝影的學生應該幸福多了。

最可怕的是,老師沒有規定你每個星期要去跑幾條新聞、一學期總共應該交出多少份作業,反正學期末交最少的會被當掉。如果你交得很多但拍得很爛,檢討時照片會被當眾丟在地上,最後還是會被當掉。

Q:這門課跟拍貓有什麼關係啊?

A:雖然現在我把主要的創作時間用來拍貓,但是當年新聞攝影的方法卻影響了我拍貓的風格,其中一項就是拍一些怪怪的貓。

老師當年曾說過,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照片了,請讓我看一點特別的 — 給我一些沒看過的東西,或是用別人沒想到的方法去拍。每天報章雜誌上好幾百張照片,能讓讀者的眼光在你拍的照片上多停留幾秒鐘,你就贏別人了。

所以,我總是在尋找大家都沒看過的貓,或是大家沒看過的貓行為舉止。至於要怎樣才能拍到最奇怪的貓,還是得依照老師教的方法:「比別人早到,比別人晚走」。

如果新聞事件只發生幾個小時,那比別人早到、比別人晚走,也沒有太難。但拍貓這件事可沒有開始與結束,所以別人拍一年,那我就拍十年吧。一個地方別人去五次,那我就去五十次。

Q:那如果有一天,都沒有街貓了,你要拍什麼?

A:那就拍別的題目呀。許多先進國家根本沒有流浪動物這件事,因為他們養寵物的人並不會不想養就往外扔,如果真的有人在街上撿到沒主人的貓狗,也會經由動物之家的安排找到願意認養的家庭。

我是記錄者,我無法記錄不存在的東西,也不會為了記錄而刻意去創造。就像拍攝戰爭的攝影記者,如果真的世界和平沒人打仗,就不用拍了,那應該是件好事。難不成還為了拍照而去挑起戰爭嗎?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