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真的思考:攝影的存在意義

攝影的存在意義

4.3 / 4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3060765
  • 出版日期:2013/02/24
一位被譽為日本攝影史上不可缺乏的人物。 研究好友荒木經惟的攝影作品超過20年。 他不是攝影大師,也不以自己的攝影技法聞名, 但是所有的日本攝影大師都關注他的言論, 所有日本攝影新人均拜讀他的著作。 日本攝影評論權威─飯澤耕太郎,首度授權台灣繁體中文版「寫真的思考」。 「攝影是什麼?」 荒木經惟/?山直哉/ 伊波利得.貝亞德(Hippolyte Bayard)/ 阿弗列.史帝格利茲(Alfred Stieglitz)/ 路易斯.卡羅(Lewis Carroll)/ 森村泰昌/柴田敏雄/東松照明……等國際攝影大師的作品中,到底有什麼共通點,或不可欠缺的要素? 在如今影像創作氾濫的年代,每一位攝影師的生長環境、立志於攝影的動機、攝影的對象、作品製作發表的時代等要素都大異其趣。作者根據三十年來觀察每位攝影師們的工作和作品,透過歸納性的處理方式,帶領讀者挖掘鏡頭背後的深層攝影意識,感知凡人無法理解的攝影層面,在攝影技術與藝術的夾縫之間,逐步邁向攝影大師之路。 ★名人推薦: 「在拍攝 . 觀看 . 思考的撰寫中,飯澤耕太郎以一種心理學裡被稱為『幽冥參與』的方式,企圖為讀者打開另一扇眼界。」 ─影像工作者 張照堂 「攝影人非閱讀不可的書。」 ─TIVAC執行長 全會華 「專業、專注與持恆的攝影評介,讓我們在平面單薄與直接純粹的外見形式中,愈見攝影所蘊含的厚度與縱深。而這不也正是勃發的台灣攝影大環境所迫切需要的嗎?這是我閱讀《寫真的思考》時的些許想法。」 ─當代攝影家 沈昭良 ★內文試閱: 【最早的自拍照】 伊波利得?貝亞德(1801~1887年)雖然只是一位法國財務省的小官員,但矢志發明攝影術,並於1839年左右完成了把氯化銀與碘化鉀處理過的相紙設置於照相機中,不經由負像的直接正像法(direct positive)。但與同時期達蓋爾(Louis Jacques Mand Daguerre)發表的達蓋爾銀版法相較之下,畫像比較不鮮明,且缺乏實用性。 在攝影術發明競賽中敗陣下來的貝亞德,於1840年10月18日直接寫信並附上正像法拍攝照片給巴黎的科學院藉此表達抗議。該張照片就是史上最早的自拍影像─「扮演溺水男子的自拍照(Self Portrait as a Drowned Man)」。他除了附上這張裸露上半身的男子閉著雙眼斜倚在椅子上的照片,還寫著「法國政府如此厚愛禮遇達蓋爾,這也宣告了貝亞德無論做什麼都於事無補,因此這位哀怨的紳士只好以身投水了。」這樣極盡反諷之能事的說明文。 由於達蓋爾以放棄達蓋爾銀版法的專利權換取法國政府來支付他終身俸,所以貝亞德也強烈希望能夠比照辦理。但是,法國科學院卻沒有採取任何行動,這也讓攝影發明者這個榮譽至今為止都與貝亞德無緣。 這位被遺忘的發明家,他所拍攝的「最初的自拍照」,可不只是一張單純拍攝自己的照片,該作品也強烈指涉出「扮演著某人」的意味。自此之後,許多攝影師們也都拍攝過無數的自拍照,而這些照片特別引人注目的,是他們對變身或演技所抱持著的異樣的衝動和執著。這張「扮演溺水男子的自拍照」的魔咒至今為止也都未曾消失,一直附身在這些攝影師們身上。 扮演某人 過去曾有這麼一本饒富趣味的攝影集:《Camera i 攝影師們的自拍像》(淡交社出版,1995年)。該書的原題是《the camera i ; Photographic Self-Portraits》,原本是1994年在洛杉磯郡立美術館舉辦的同名展覽會的簡介中,取自「e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