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讀者(2014年09月)

不靠行的作家

0 / 0
  • 語言:繁體中文

【編輯室報告】

作家這一行

雖說《秘密讀者》向來不忌直言批評,開罪他人,但本期「不靠行的作家」專題,卻仍然可能是創刊以來最令人不安、甚至「不舒服」的專題。原因很簡單,「(不)靠行」也者,預設「作家這一行」的存在——將寫作視為一種職業,仿佛就暗示了它不是純粹的志業,是明擺著對整個文學體制的意識形態的挑釁。在傳統的觀念裡,文學如斯神聖,寫作應該純然是志業的展開,而無名利的思維。而「職業」與此觀念背道而馳,如同維基百科的定義,職業「是一種日常性的規律勞動,其主要目的在於換取勞動所得」。日常。規律。勞動。換取所得。這每一個概念,聽起來都像是文學寫作者的墮落。

然而,先拋去我們直覺的嫌惡感吧。於無疑處有疑,在「非如此不可」之處翻轉出新意,賦予多元的詮釋,不也正是文學教給我們的嗎?時至今日,文學寫作確實有一個可見的「生產體制」,寫作勞動(及其他附屬的活動)也確實能夠交換到可預測的資本,有時候是錢,有時候是別的。或許有人會說,文學寫作的稿費如此低微,用「職業」或「行」的概念來理解它會不會太超過了?但只要能夠有一個大致的「行情」,我們就絕不能說它不存在,即使它可能是一個並不健全、優渥的「行」,它仍然存在。而除了名利之外,這個行也有它自己的運作邏輯:它的規則,偏好,懲罰,獎賞,晉升體系或排除邏輯。

(是的,《秘密讀者》當然也不能假裝自己不在「行」內——但是如何在行、在哪個角落、順應或反抗哪部分的邏輯,那也許又是另外一個專題了。)


「不靠行的作家」專題,正透過六篇文章來正反討論這一「靠行」是怎麼回事。其中當然下了不少價值判斷,評論者們指出某些作家並不如自己所宣稱的那麼「不靠」,某些作家才真的超需要「靠」一下。然而比這些價值判斷更重要的是,在這些討論裡,作家這一行的潛規則漸漸浮現了出來。有些時候場面話是那樣說,底子裡卻有相反的運作邏輯,這基本上是文學社會學的分析範疇——或者不要用那麼重的詞,且說是一個文學的「社會生態描述」吧。如果說書評由於市場銷售的壓力而被迫不誠實,則這種關於「行規」的討論,更是邊緣到幾乎消失在讀者的視野裡,這裡的六篇文章或是一個有益的重提。

而在書評的部分,本月「共讀會」推薦孫梓評2012年的詩集《善遞饅頭》,將之與里爾克並讀。〈專致與片面:從吉田修一的《路》談起〉回應之前曾刊過的〈上路與借道——吉田修一《路》的幾種讀法〉,提出了一種細緻的讀法來處理此書中的情感政治之輕重;〈「我」們的使用方法:讀大塚茱麗《閣樓裡的佛》〉則透過這個旅美日裔小說家的作品來反省台灣過於氾濫粗疏的家族史書寫;重量級的〈「你」與「我」之間的摸索、宣敘、與愛慕——談鄒佑昇《大衍曆略釋》〉一文亦刊至完結。您此刻正在閱讀的2014年9月號《秘密讀者》,已是我們邁入第二年的第一期了!我們仍會繼續這些微小然而不懈的努力,持續讀,持續寫,為「這一行」——不管這到底指的是什麼——的發展茁壯注入心力。

 

【目錄】

‧編輯室報告:作家的這一行

【專題:不靠行的作家】

  1. 像我這樣一個不靠行的作家——從「(不)靠行說」論作家不靠行之必要與必靠行之現實
  2. 社會支持系統與「存活率」:《文友通訊》的若干意義
  3. 反抗及描敘反抗的可能-評王默人、吳永毅、歐坦生小說
  4. 歪曲的複寫──何献瑞、許倍鳴、羅浥薇薇小論
  5. 代結語:檢視「不靠行作家」——這份名單的意義與偏差

【專欄:共讀會】

示弱與聲張──讀《善遞饅頭》


【專欄:人生相談室】

媽媽不准我讀太宰治

【書評】

  • 「你」與「我」之間的摸索、宣敘、與愛慕——談鄒佑昇《大衍曆略釋》(下)
  • 「我」們的使用方法:讀大塚茱麗《閣樓裡的佛》
  • 專致與片面:從吉田修一的《路》談起


【出版資訊】文學評論新書快訊

    還沒有人寫書評喔,快來寫第一篇書評吧!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