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讀者(2014年10月)

停滯在——台灣、文學、史

0 / 0
  • 語言:繁體中文

【編輯室報告】

有一天醒來突然問自己
這就是未來嗎
這就是從前
所耿耿於懷的未來嗎
——夏宇〈同日而語〉

整理這期專題「停滯在——台灣、文學、史」的稿件時,腦海裡不斷浮現這幾行夏宇的名句。

如果回顧戰後「台灣文學」的發展歷程,起點應可歸於《秘密讀者》上一期專題專文評論的《文友通訊》世代的作家群。即使接下來是數十年的官方壓抑,文學寫作者渴求本土性的力量一直沒有消失,直到1970年代「鄉土文學論戰」全部爆發出來。自此之後,「台灣文學」的能量一發不可收拾,歷經1980年代的解嚴、1990年代眾聲喧嘩的大鳴大放後,終於在2000年左右正式進入大學,成立了專屬於自己的科系,從此有了「台灣文學系/所」的正式建制。

這是耗費半世紀才得到的成果。「台灣的作家」一直是存在的,可是如果沒有一個學術集團在後面支持,「台灣作家」的合法性、正當性卻是無由展開,這就是為什麼在大學內的台灣文學建制如此重要。我們其生也晚,未能趕上與爭取這一切的前輩併肩作戰,似乎幸運地生在一個更好的時代,能夠有一個「台灣文學系/所」作為研究、思索的陣地。

然而,在這昇平表象下卻潛伏著許多的不安。現在是2014年,第二次政黨輪替之後,這十多年來,「台灣文學」雖然不斷累積自己的學術成果,在整個文化體制中卻幾乎沒有新的進展。這個概念仍然不算太大眾,語文教育體系仍然將台灣文學視為支流、末流,畢業生在產業鏈中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一切都停了下來,仿佛在那幾個「台灣文學系/所」掛牌成立的瞬間,時間就靜止了。

從此之後,好像就再也沒有什麼需要爭取的了。

不是嗎?國家都賞賜一個位置給台灣文學了。就像它賞賜一個位置給性別研究,給原住民研究,給任何他們並不想看到的東西一樣。

在地上畫一個圈,把惹人厭的東西圍在裡面,這樣就不需要理會它;它也會心甘情願不跑出來。
2010年,令人從期待轉為困惑的陳芳明《台灣新文學史》出版了,這或許是第一個提示,一個我們太輕易忽視掉的提示:有些事情真的不對勁了。於是,到了2014年年初,課綱微調和台灣文學館的眾多舉措忽然而至,我們才被殺得措手不及。雖然我們都知道現在這個政府的立場,但是在過去幾年,我們都天真地安慰自己,奮鬥了半個世紀才打下來的基業,不可能一夕動搖吧?我們在心上抹去不斷湧現的微小提示,始終不曾面對自身的脆弱,不去想,也就不需要去爭取什麼。

那過去半個世紀,耿耿於懷的人們,想要的難道是這樣的未來嗎?

當然不是。我們的文學,還值得更好的可能性。

讓我們繼續,或說重新開始,耿耿於懷吧。

 

秘密讀者十月號

【目錄】

‧編輯室報告:繼續耿耿於懷

【專題:】

  1. 在市場與國家之間:反思當前台灣文學的學科處境,以及展望深刻的本土知識
  2. 遮掩與失憶的技藝:文學史書寫與台灣文學體制化的困境
  3. 大便與大野狼
  4. 你已經死了,文學
  5. 漫談雜台灣文學中的雜文

【專欄:共讀會】

  • 為什麼誠意姐值得信賴——黃麗群《海邊的房間》


【專欄:人生相談室】

  • 如果我是雞排博士,我該怎樣和雞排妹對談?

【書評】

  • 《戀人絮語》:羅蘭.巴特的簡易入門
  • 無比的為惡之心

【讀者回應】

  • 斷章取義或印象的形成?——回應秘密讀者「不靠行」事件

【出版資訊】文學評論新書快訊

    還沒有人寫書評喔,快來寫第一篇書評吧!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