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堺雅人2

健康的每一天

3.6 / 13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3770275
  • 出版日期:2015/01/26

「天真無邪、毫不遲疑,只要是能到得了的地方,就邁步向前行─」 「憂鬱與溫柔」、「是與非」、「罪與惡」、「生與死」…… 這一次,?雅人以演員之眼,敏銳地察覺看似對立的詞彙背後,細密的關聯; 兼以文人之筆,鋪陳那些彼此對立又相互交融的雙重性…… 「正確與不正確的答案,其實都一樣。」 在?雅人的世界中,沒有絕對的真理與界限。 他演、他寫,在動與靜、行與思之間, 悠然的描繪世界的異樣,恍惚而確實地前進著─ 2009年秋天,?雅人應女性雜誌《CREA》邀約,開啟另一個四年的連載執筆。繼《文‧?雅人》後,二度以作家的姿態,展現出有別於螢光幕前的風采。 此間,?雅人的演藝事業,也逐步從綠葉邁向主役。外在的責任變重了,但這顯然不夠,他向自己下更大的戰帖─戒菸。箇中甘苦雖唯有本人知悉,但他不改幽默,以自我解嘲的口吻,從容地消化外在環境與內心世界的遽變。 連載期間,?雅人歷經了311大地震、赴美國走訪911事件世貿中心遺址,文中,哲學式的自問自答依舊,但筆鋒愈見堅定,展露出樸實無華的人文關懷。 ★內文試閱: 味噌拉麵 對我而言,雖然不至於對味噌拉麵嗤之以鼻,卻有種看不上眼的感覺。不置可否地,我總覺得味噌拉麵和醬油、鹽味、豚骨等其他口味比起來,就是差了點。 當然我這麼寫,一定會引起眾多味噌拉麵愛好者的撻伐:「你哪懂味噌拉麵?」、「你有吃過真正美味的味噌拉麵嗎?」但很抱歉,我沒什麼好反駁。沒錯,我就是不太懂味噌拉麵。 那樣的我第一次意識到味噌拉麵是在拍《官僚之夏》時,攝影棚搭建食堂,拍攝用餐的場景。坐在隔壁桌的化妝師總是點味噌拉麵,一問之下才知道,對她來說,味噌拉麵是「想給自己打氣的時候吃的,有點高貴的拉麵」。 的確,味噌拉麵的價位比鹽味或醬油拉麵貴五十日圓(我連味噌拉麵的價格都懶得注意呢)。就這樣,我察覺到自己對味噌拉麵的偏見。我好像對味噌拉麵的偏見根深蒂固:「加了味噌,湯頭的味道都變得差不多。」甚至還質疑:「加了這麼濃烈的調味料,是不是想魚目混珠,把其他東西的味道蓋過去?」 為了挽回失溫的愛,滿嘴甜言蜜語,或是在不新鮮的魚,加入西京味噌。那種與簡單、珍視保留食材原有風味的價值觀大相徑庭,恐怕就是我對「味噌拉麵」的見解。 看扁味噌拉麵也許與孕育我的故鄉九州有關。代表九州的招牌拉麵是豚骨拉麵。一想到豚骨拉麵,就是和味噌口味完全對立的拉麵。換句話說,如果說「湯頭」與「調味料」是區分拉麵湯汁的兩大元素,那麼,豚骨屬於「湯頭」、味噌則歸類為「調味料」,兩者都可謂是代表性的食材。從地理來看,九州和味噌拉麵的名產地─北海道,中間夾著本州,遙遙對立。或許我與味噌拉麵之間,隔著無法填補的鴻溝吧。 稍微岔題一下,改談音樂。前幾天我去看了「屎爛幫」(RIP SLYME)的武道館演唱會。我對音樂,尤其是對嘻哈音樂一竅不通(比起嘻哈音樂,味噌拉麵還好懂一點)。由於和「屎爛幫」同公司,我有好幾次受邀去看演唱會。門外漢如我口出此言,或許會招來非議,但我想這次表演舞臺的一大特色是「紮實的層次感」吧。舞臺上有「屎爛幫」五名成員,加上十人的伴奏樂團,熱鬧非凡。 樂團「屎爛幫」中有一名成員是DJ,因此,就算不加入現場伴奏樂團,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