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結同心(肆)

4 / 5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1738888
  • 出版日期:2013/03/29
(全五集)慧黠無雙的落難千金VS戰無不克的冷面鹽梟 當重生於古代的落難千金,遇見讓人聞風喪膽的冷面鹽梟, 身分與地位的差距,讓這段不凡的愛戀燃燒得越發熾熱而難捨難分…… 貪婪的親族登門搶功,她毅然扶靈遠赴京城, 為沉冤昭雪的爹娘正名,讓他們入祖墳, 因此而短暫分離的兩人,這才驚覺相思已然銘心刻骨…… 孝道的大帽子扣下來,她再不情願,也只得扶爹娘靈柩回京城入祖墳。誰知當年遺棄她的祖母、嫂嫂存了私心,為了攀高枝,從中圖利,竟不顧她的意願,瞞著她把她許配給別人。 是可忍,孰不可忍,她本也不是任人揉搓之輩,當下連人帶家當搬出府,各種流言蜚語頓時傳得滿天飛,她那好面子的祖母和嫂嫂們瞬間被人戳著脊梁骨罵。再加上有心上人的支持,她便更有底氣地離開京城,回到生長了多年的城鎮,回到那個與他結識、定情的地方。 這次,再也不會有人來阻撓他們,婚後他們可以光明正大地手牽著手逛街,再也不會有人指指點點。京城的一切恍如一場夢,那些勢利的親人們都成了昨天,此後,她的天她的地,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便是那個人稱活閻王的他。 ★內文試閱: 此時正值午時,日頭暖和,街上很多人擠在牆角曬太陽,看著這樣一隊人馬走過來,紛紛驚訝地看過來,交頭接耳:「這是什麼人家出行啊,竟請到這樣的精兵護送?」 出了城,前頭開路的兵士打出一杆大旗插在馬上,這是一塊五方認旗,上有斗大的盧字隨風展開,高高飄揚,引著這輛馬車向西疾馳而去。有這杆旗幟引路,一路上暢通無阻,四天後就到了太原境內。 劉梅寶忍不住掀起車簾向外看,想要看看這古代的太原府和現代的有什麼不同,冷風立刻捲起來,冷熱一激,她的臉頰便變得紅撲撲的。 她尚未看清四周的景致,就有一個催馬疾馳而來的人影闖入視線,笑意便在嘴邊散開。 看著盧岩馳近,軍士們紛紛高喊大人,帶著滿滿的狂熱。 盧岩披著那件京城的陳老太爺贈的大氅在馬車前勒住馬,看著車窗邊探出的嬌豔笑臉,冬日的寒風似乎變成了窯爐裡吹出的熱氣將他包圍,只覺得渾身燥熱,呼吸停滯。 盧岩並沒有隨自己的兵丁住在標營裡,而是在太原城內兵備憲司的一處廳房裡。簡簡單單的三間廳房,布置得挺簡單,仔細看鋪設都是好東西,屋子裡足足放了四個炭盆,熱氣襲人。 「冷不冷?」盧岩緊跟在劉梅寶身後問道。 劉梅寶正解下披著的斗篷,回頭看他滿眼的擔心,忍不住抿嘴笑。 從見了面到進了屋門,這句話他都說了十幾遍。 「你瞧,頭上都出汗了。」劉梅寶笑道,一面抬手掀起髮簾讓他看自己的額頭。 粉面微勻,朱唇輕染,額面光潔,這是盧岩第一次見劉梅寶這樣盛裝打扮,乍一看覺得漂亮,仔細看便移不開眼,只覺得心裡如同擂鼓一般,整個人看得有些僵。 又發傻了!劉梅寶習慣性地了然一笑,不去理會他,只一面用手微微搧風,一面讓僕婦打開緊閉的窗戶。 盧岩就那樣看著她說話走動,一句話也不說,心裡全是滿足。 劉梅寶的住處早準備好了,就在緊挨著這間廳房的後面,是一間小院子,帶著新收拾的氣息。 「被褥是我親自買的,天天曬,桌子家具都是我擦過的,只是沒有廚房,我都和憲司的人一起吃。」盧岩說道,又問坐在對面喝茶的劉梅寶:「妳想吃什麼?咱們去下館子。」 正將衣裳正掛起來的僕婦忍不住再次回頭悄悄地看了眼,難掩滿面的驚愕,看著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