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結同心(伍)(完)

4 / 5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1738895
  • 出版日期:2013/03/29
(全五集)慧黠無雙的落難千金VS戰無不克的冷面鹽梟 有了江山,就要有美人添香, 可當真有女人跪在她面前,泣訴懷了她夫君的孩子時, 她卻茫然了…… 她原以為有了孩子,和他這樣踏踏實實地生活著,便是一生了。誰知有個女人突然闖進來,哭訴著自己懷了他的孩子,她的世界瞬間崩壞了。耳邊彷彿還迴盪著他承諾不納妾不收通房不上青樓的話,如今別的女人卻挺著肚子上門…… 她攜孩子避回了舅母家,原以為回到了避風港,卻聽到表嫂更戳心的控訴,原來她的好心包裹了難堪的外衣,原來「一生一世一雙人」只是奢望。倉皇之間,她帶著孩子離去,卻落入了賊人之手。 殊不知她的不知去向,引得他幾乎發狂。遭人陷害,他有口難言,在妻子的噩耗傳來時,他崩潰了。沒有她,他的存在還有什麼意義?哪怕上窮碧落下黃泉,哪怕掘地三尺,他也要找回她…… ★內文試閱: 劉梅寶來到府城的第三日,盧岩上下級同僚的夫人們為她舉行了一次聚會。 宴會並沒有在誰的家中,而是包了府城內一個有名的酒樓,還請了戲班吹彈奏樂,酒菜豪華,戲班上的俊俏男兒們身段唱腔優美,引得一眾婦人笑鬧不已,這可跟劉梅寶那時在河東堡平陽廟會上見的戲班子完全不同,那裡唱的都是高亢的秦腔野調,而這裡唱的是從京城以及繁華南方來的柔腔華調,這種紙醉金迷靡靡風情,直讓第一次出席這種級別宴席的劉梅寶驚訝不已。 一個俏皮的丫頭捧著一盤子站到戲臺前,脆聲說道:「童太太賞小三喜。」說著,將那盤子裡的銀錢撒在戲臺上。 戲臺上正搖曳生姿的俊俏書生衝戲臺一側長身遙拜。 被安排在主位近前的劉梅寶看得心亂跳,真、真開放…… 所幸此時已經鍛煉出來,心裡再驚訝得大呼小叫,外表也保持得紋絲不動,合理得體。 「劉太太,這小三喜唱得極好,每年燈會,都是他扮演的二郎真君,可是迷倒全府城的人呢,妳瞧著怎麼樣?」身後一個婦人扶著劉梅寶的肩頭笑道。 她的年紀三十四、五,衣飾精美,細眉長眼帶笑,搭在劉梅寶肩頭的手腕露出三個赤金鐲子。 劉梅寶知道如今富人奢靡成風,這次出門她提前打聽了這些夫人們的習慣,特意畫了濃一些的妝面,並戴了兩三樣首飾,但到了這裡跟這些三品左右武官們的家眷一比,她還是太寒酸了。 「挺好的。」劉梅寶從善如流地笑道。 「勇冠三軍盧參將盧太太讚小三喜唱得好!」那婦人便立刻笑著對臺上喊道。 那臺上的小生便向這邊看來,也不知道是這些婦人提前吩咐的,還是因為盧岩的名號,那俊俏的小生將自己手裡的摺扇拋過來,因為距離近,準準地落在劉梅寶的身上。 滿場婦人們的笑鬧聲,令劉梅寶有些哭笑不得。那扇子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看那臺上的小生拋個媚眼轉入後臺。這叫什麼事啊?這古代貴婦人的娛樂生活也蠻前衛的嘛! 「那些男人們出入都有官妓作陪,咱們看個戲又算什麼!」一旁的一個婦人看出劉梅寶的窘態,微微一笑說道。 劉梅寶笑而不語。 「馮太太,妳瞧。」站在劉梅寶身後的那個婦人便對那婦人說道,一面向對面的席上努嘴,「同知夫人帶來的那個姬妾,就是新納的官妓。」 「是嗎?」那婦人有些驚訝,瞇著眼打量那邊。 「長得好吧,昌平那邊可是落罪了不少官員,作為犒勞,感謝咱們山西這次出了大力氣,將這些新鮮的人都充過來了。」先前那婦人哼了聲,帶著濃濃的不滿,低聲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