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傷紀

3.7 / 7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5824273
  • 出版日期:2014/09/03

<內容簡介> 愛過傷過失去過,就是哀傷記,那都是人生裡深層的東西。--鍾曉陽 哀傷並不是沉痛的色調,哀傷是愛、是憐憫、是同情、是珍惜; 是走過千山路後的人生基調。 從<哀歌>中一生只愛一個人的少女, 到<哀傷書>中時光流轉中錯過又重逢故舊的金潔兒。 鍾曉陽以凝鍊的文字,註解了時間與愛情: 「二十年沒多長,不夠我們脫胎換骨,只夠我們世故些、困頓些、幻滅些。」 《 哀傷紀 》緣起於二十八年前的一段無疾而終的感情。 一九八六年一位少女孤身到美國舊金山讀書,認識一對打漁夥伴,一個美國人一個華人,三人成為好友。在愛情與友情之間發展著,因為海洋因為年紀因為簽證,少女匆忙離開美國,一段感情也就失落了,而有了〈哀歌〉。 二O一四年,少女和以海為夢的男子們分別經歷香港和舊金山的人生起伏、生活的錯失和親友的亡故,邁入中年且有了姓名。金潔兒、占、鄭星光。時光過去,輾轉浮世,三個人的命運會怎麼再次交錯或失落? 作者說起「哀傷」,在激烈情緒滿布的現代,哀傷是遙遠不準確的一種情感。「哀這個字在字典中,除了悲傷的意思,還包含了愛、憐憫、同情、珍惜。至於傷,那是人生更深層的東西,哀則是人生的基調。」以最凝練的文字、最好的火侯,寫下這一段橫跨二十八年的情感,鍾曉陽筆下的主角不再是「一生只愛一個人,一世只懷一種愁」的趙寧靜,而是「人生種種只看不說」深情看待浮生若夢的金潔兒。 ★目錄: 一 哀歌1986 二 哀傷書2014 三 附錄 虛實與輕重—讀鍾曉陽《哀傷紀》 <作者簡介> 鍾曉陽 一九六二年十二月,在廣州出生。父親是印尼第二代華僑,母親是瀋陽人。美國密西根大學畢業,主修電影與電視欣賞。 十五歲開始寫作,以小說〈病〉獲香港第五屆青年文學獎小說初級組推薦獎。十七歲那年暑假跟母親回瀋陽,回家不久開始寫小說〈妾住長城外〉,之後與〈停車暫借問〉、〈卻遺枕函淚〉結集為「趙寧靜的傳奇」三部曲《停車暫借問》,出版後轟動文壇,讓整個華文世界為之驚艷,獲「張愛玲的繼承者」高度讚譽。 另著有短篇小說集《流年》(1983)、《愛妻》(1986)、《哀歌》(1986)、《燃燒之後》(1992),長篇小說《遺恨傳奇》(1996),散文與新詩合集《細說》(1983),詩集《槁木死灰集》(1997)。其間曾停筆十年,二○○七年在香港《明報》編輯的游說下,開始在《明報》發表散文。 ★內文試閱: 你說,近日你有遲暮之感了, 但我無疑是年輕的, 你說,我應該盡快把你忘記,好好地生活下去。 你說你對不起我。 我想著你說過的話,彷彿看見我們的往事, 經過回憶的渲染和幻想的鋪排,一如水中之月碎而且多,充滿了整個水面。 我把手探入水裏撈尋,開始明白最美麗的世界,永遠只可存在於心中。 --<哀傷紀> 哀傷書02 2006年5月,星光找到我時,我在醫院的深切治療室。因嚴重缺血導致器官衰竭性昏厥,被送院急救,輸了五包血,插了喉管,接上生命維持器。 醒來時只意識到痛,和有個光頭人站在我床前。沒有看到我期盼的發光隧道,那些死過的人說會看到的。有種嘟、嘟,和呼嗤呼嗤的怪聲。喉嚨很痛,我想動,但手被縛在欄杆上,那光頭人俯前按住我的手。是星光。星光怎會在這裏出現?然而是鄭星光沒錯。護士過來調整管子,那呼嗤呼嗤是輸氧管泵氣的聲音。星光又握握我的手便離去,他臉上有濕痕,香港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