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19歲的肖像

3.5 / 16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3330165
  • 出版日期:2013/08/23
那年夏天,我19歲。 我因為車禍受傷而住進醫院, 百無聊賴之中,無意間發現拿著望遠鏡從窗戶看出去, 可以看見某戶人家的一切。 這戶人家共有三個人: 年邁的父親、憂愁的母親,還有一個美若天仙的女兒。 我每天看著這個女孩出門上學、喝咖啡、買麵包,簡直無法自拔, 唯一的心願,就是出院後可以認識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女孩。 直到某一天夜晚,我看見女孩的父親動手打她,她的母親也遭了殃。 接著,女孩拿出一把刀,從背後刺向父親…… 那年夏天,我19歲。 我每天偷窺著一個女孩, 並且深深地愛上了這個殺人兇手。 ★名人推薦: 島田大師: 這本書是我已經永遠失去的青春! 青春是如此熾烈、如此迷人, 卻又如此──危險…… 入圍日本文壇最高榮譽「直木賞」! 亞馬遜書店讀者★★★★絕讚評價! 【知名推理評論家】傅博總導讀 【名作家】既晴專文推薦 ★內文試閱: ‧摘文 因為那是「披頭四」解散不久後的事,所以我認為時間應該是一九七○年或一九七一年的初夏。那時我遇上車禍住院了。原因是騎著摩托車的我,在第一京濱公路上被卡車撞了。 車禍後初次醒來時,我發現自己躺在品川外科醫院的病床上。車禍的傷勢比想像的嚴重,除了肋骨與鎖骨受傷外,被壓在摩托車下面的右腳脛骨部的骨頭也斷了。 車禍雖然不幸,但所幸所有的骨折部分都沒影響到關節。不過,我還是因此在醫院裡住了很長的一段時間。身體被石膏固定住的那兩個月裡,我只能乖乖地躺在床上,無奈地看著夏日陽光下的窗外。 我的病房是兩人房,隔著簾子,躺在另外一張病床上的是一位老人家,他經常在晚上咳得很厲害。不過,我的運氣還不錯,因為我的病床在靠窗的位置上。 剛入院的前十天,我每天都痛得只能呻吟,躺在床上連起身都不能,所以完全不知道自己住的是哪裡的醫院,也不知道這個醫院的大小,甚至連病床外的走廊是什麼樣子都不清楚。不過,到了第三個星期,我終於可以坐起來,也能感覺到病床邊的窗戶下面異常吵鬧的聲音了。 見我經常注意窗外的動靜,隔壁病床的老人家便告訴我:這間醫院正在進行增建的工程,窗戶下面就是工地。不久後,我終於也可以忍受沉重的石膏,能夠緩慢地自己上廁所,也能坐在窗邊的訪客用折疊椅子上,看著醫院增建工程的現場。觀看窗外的工地進度,成了我每天的功課。 黃色的挖土機看起來就像是由工人操作的大象。從上往下看時,我想起了小時候在砂坑遊戲場玩的遊戲。用手掌撈起砂子,把砂子送到目的地後,先用手掌平整砂面,然後再砰砰地敲叩砂面。窗戶下面的挖土機是機器,但卻像人的手掌一樣靈活,和人做著相同的動作。 病房的窗戶上安裝了鐵絲網。我打開窗戶後,總是把鼻子貼在鐵絲網上,非常仔細地看著窗戶下面的情形。因為挖土機沒有門,所以操作推土機的男子的動作,我看得一清二楚。待在醫院裡整天無事可做,只能以觀察挖土機的駕駛座來打發時間的我,甚至認真地思考:來學學操作挖土機吧! 工地現場的周圍被金屬板圍繞起來,唯一的開口正好面對我病房的窗戶。走在金屬板外圍的人,應該看不到被金屬板圍起來的工地現場情況。而翻斗車不在工地現場時,唯一的出入口則像掛著幕簾般,以黑色字體寫著建設公司名稱的塑膠布幕或帆布幕,把工地現場嚴密地藏在其中。 我病房內的窗口位置,像是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