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

4.1 / 15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3330653
  • 出版日期:2014/04/01
他是女系家族裡唯一的男性繼承人, 該自我放逐,還是發憤圖強? 這一次,他必須做出選擇…… 榮獲「大阪府藝術賞」! 日本Amazon書店讀者4.7顆星最高評價! 知名部落客丸鳥茵、資深譯者綿羊、日文系教授、日本文學文化研究者林水福、作家茂呂美耶、作家楊佳嫻 鄭重推薦!●依姓氏筆畫序排列 他不是母親期望中誕生的孩子, 卻是地位尊貴的「少爺」。 活在女系家族陰影下的他, 又該如何抵抗將他捲入深淵的滾滾洪流? 熱鬧的大阪商店街上,有間名為「河內屋」的高級和服襪商家。百年來,它一直維持著特殊的女系家族傳統,直到第四代繼承人喜久治誕生,才打破了原本完全由女性支配的特殊家庭關係。 然而對喜久治來說,出生在這樣的家庭只讓他感到迷惘和痛苦。面對霸道掌控整個家族的外婆、任性而揮霍的母親,以及入贅為婿、地位卑微的父親,他總以毫不在乎的冷漠偽裝自己。直到新婚妻子被迫與他離婚,他終於認清了,這個家裡不僅容不下任何沒有血緣關係的「外人」,也容不下他這個「男人」…… 大阪人稱有錢人家的子弟為「少公子」,但對於那些具有魄力、腳踏實地,即使放蕩不羈,即使花天酒地,仍然對人生負起應有責任的少公子,則是充滿敬愛地稱之為「少爺」。山崎豐子在本書中,即透過「少爺」喜久治這個角色,深刻描寫出一個男人在女尊男卑的封建傳統中的內心掙扎,更展現了山崎式「人和體制對抗」的一貫主題,是一部充滿了大阪風情的必讀經典之作! ★內文試閱: 河內屋每個月的初一、十五,全家人從上到下、從裡到外的和服都要換新。除了大島紬和服及羽二重的長襦袢以外,就連肌襦袢、和服鞋也都要完全換上。因此,家裡的三名針線工從早到晚都在昏暗的六帖榻榻米大的裁縫房內裁剪縫製。 喜久治看著眼前脫衣籃內嶄新的大島紬和服,懶洋洋地打了一個呵欠。他宿醉未醒,五呎六吋的高大身軀慵懶地站在那裡,聽任貼身女僕的服侍。貼身女僕阿時在嫁人後離開,恢復單身後又回來河內屋工作,即使看到喜久治洗完澡,一絲不掛地走出來,也不會眨一下眼睛。她動作熟練地走到喜久治面前,先為他穿上最貼身的和服內衣,再穿上棉布做的肌襦袢,把宛如蟬翼般輕盈的長襦袢披在他肩上後,為他遞上一根菸。喜久治嘴角叼著菸問: 「店裡的情況怎麼樣?」 「一如往常,生意很興隆。」 阿時知道喜久治並不是真的關心,所以也只是隨口回答而已。 四隻穿著白色絲質和服襪的女足,沿著寬敞的簷廊婀婀娜娜、悄然無聲地走了過來,都是不足九文的小腳。從外祖母喜乃和母親勢以的腳步,就知道她們一起從偏屋的頤養房走來喜久治的房間。 阿時繞到喜久治身後,為他穿上大島紬的和服,用細帶在肚腰上方綁緊後,俐落地準備為他繫上金剛杵圖案的博多角帶。從她俐落的動作,似乎已經察覺到喜乃和勢以的動靜。正當她將角帶綁完貝口結時,喜久治身後的玻璃拉門打開了。 「啊,太夫人和夫人一起大駕光臨──」 阿時說著,立刻拿了三個堆在客廳角落的八端綢坐墊排好,退到門檻旁。喜久治不發一語地坐在下座的坐墊上,身為太夫人的外祖母坐在上座的左側,夫人坐在右側向後挪了一吋的坐墊上。外祖母喜乃吩咐阿時退下,阿時關上拉門後離開了。 「喜久少,這一陣子是不是玩得有點太過火了?」 雖然外祖母年近花甲,但每天早晨都在家中澡堂用裝了米糠的紅色米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