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三棵樹

3.5 / 2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5933128
  • 出版日期:2012/06/27
<內容簡介> 「三棵樹」是西班牙產的一種酒Tres Cepas,初就覺得清純,繼之讚賞,不久又嫌那點點甘味是多餘而不良的。 詩集無以指喚,才襲用一用酒的牌名,西班牙與我何涉,三棵樹與我何涉,誠如Faust作者所云:假如我愛你,與你何涉。 我是╱鋸子╱上行 你是鋸子╱下行╱合把那樹鋸斷 兩邊都可╱見年輪╱一堆清香的屑 鋸斷了才知╱愛情是棵樹╱樹已很大了 ──〈如歌的木屑〉 「三棵樹」是西班牙產的一種酒Tres Cepas,初就覺得清純,繼之讚賞,不久又嫌那點點甘味是多餘而不良的。 曼哈頓上城區,麥德遜大街,白鯨酒吧,進門兩側櫥窗,盡量海洋風調,別人還以為討好梅爾維爾,其實是借借Moby Dick的光,做生意。 在白鯨酒吧啜「三棵樹」,寫長短句,消磨掉像零碎錢一樣的零碎韶華,韶華,在辭典裡是青春歲月的稱謂,我忘掉辭典就是了。 待要成集,亂在體裁上,只好分輯,分三輯。 哀利絲‧霍珈走過來悄悄說,說如果有人欺侮你,你就種一棵樹──這也太美麗得犬儒主義的春天似的;我是,是這樣想,當誰欺侮了誰時,神靈便暗中播一棵樹,森林是這樣形成的,誰樹即誰人,卻又都不知道。 詩集無以指喚,才襲用一用酒的牌名,西班牙與我何涉,三棵樹與我何涉,誠如Faust作者所云:假如我愛你,與你何涉。 ★內文試閱: .十四年前一些夜 自己的毒汁毒不死自己 好難的終於呀 你的毒汁能毒死我 反之,亦然 說了等於不說的話才是情話 白天走在純青的鋼索上 夜晚宴飲在 軟得不能再軟的床上 滿滿一床希臘神話 門外站著百匹木馬 那珍珠項鍊的水灰的線 英國詩兄叫它永恆 證之,亦然 乾了等於不乾的杯才是聖杯 太古,就是一個人也沒有 靜得山崩地坼 今夜,太古又來 思之,亦然 靜了等於不靜的夜才是良夜 .托爾斯泰的奢侈品 托爾斯泰的 故居, 雅斯那亞 玻里亞那鎮, 離莫斯科 三個小時半車程。 那所房子 一切陳設, 擺得 如同從前 主人在世之日。 因為 這是紀念館。 兩層石屋。 客廳有一長桌 上覆白布 中國瓷器 俄國銅茶炊 呆著不動。 客廳的沙發 都是藤做的 另有一張圓桌和椅子 供會客用。 托爾斯泰生前 極愛音樂 最喜歡 蕭邦 說 是 音樂的普希金 鋼琴 倒有兩臺 他聽,客人中的鋼琴家 彈蕭邦 聽完……淚汪汪 罵蕭邦是 畜生 書房的桌上 《卡拉瑪佐夫兄弟們》 出走前夕 猶在看此書。 當時看到的地方 攤開著 臥室 最能顯示他 生活簡樸, 盥洗用具 一細頸瓶 一盆 一搪瓷桶。 床架銅製 寬鬆的上衣 均自紡自製, 還有一頂夏季長簷帽 他還會自做靴子 真聰明 唯一算得上 奢侈品的 是廁紙。 那時候 俄國平民 還不太知道 廁紙這種東西 (也不明白他們她們 怎樣料理這件事; 也生活過來了 過去了) 托爾斯泰 當年被 俄國東正教 開除教籍。 因此 他的葬禮 采平民式。 墓地 就在故居之旁。 如今 當地男女結婚, 都習慣到 墓地獻花 致敬 如果你不結婚 也可去那裡 獻花 致敬。 .啊,迴紋針 四十年前 尤查斯 廿一歲 美國中士。 沙麗 十九歲 英國戰爭部書記。 誰也不知道什麼叫命運 他們同時服務在 溝切斯特小鎮 一天 沙麗到 尤查斯的辦公室 找迴紋針, 就這樣 彼此 一見 鍾情 別忘了那是戰爭年代 尤查斯 即將去法國前線 他深怕 在那裡被打斷腿! 心中滿是愛 一言不發 離開了沙麗 戰爭總會結束的 尤查斯 完整無缺 回到底特律老家, 結了婚 沙麗 也和別人結婚, 離開那小鎮 奇妙的

    還沒有人寫書評喔,快來寫第一篇書評吧!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