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療癒旅程:那些我走過的傷痛,以及幫助我找回平靜的人與事

4 / 1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6409530

鄧嚴的故事,是一個教人如何走向喜悅,深具啟發性的實例。 ── 一行禪師   越戰時期,越南籍母親和美國大兵所生的混血兒黃玉香,她所生長的時代和她的身世,注定了她必須承受的苦難。她很小就從小小的鑰匙孔中,目睹母親為了養活全家人而出賣肉體;9歲時,親舅舅玷污了她,讓她一直活在亂倫的惡夢中,甚至服藥自殺以求解脫;12歲時,她的母親莫名其妙失蹤了;17歲時,她獨自帶著13歲的弟弟去美國,當時他們唯一會的一句英文是:「嗨!你好嗎?」;25歲時,她進入醫學院就讀,並且試著和男性交往,但兒時遭到性侵的過往,讓她無法正常看待男女關係,噁心、憤憤不平、恐懼、擔憂……不斷向她襲來,此時,她第一次讀到一行禪師的書,多年來翻騰不已、備受折磨的內心,第一次平靜下來。   黃玉香後來遇到一位深愛她的男人約翰,約翰的行為處事深受一行禪師的影響,總是以智慧提點她、溫柔地包容呵護她,並且全然理解她過去所受到的傷害。然而命運再次無情地重擊了黃玉香,她心愛的丈夫在海邊游泳時不幸溺斃。不久,黃玉香決定依止一行禪師,成為一位比丘尼。2000年,一行禪師授予她「鄧嚴」的法名,意思是「平等心的風範」,成為一行禪師第105位入門弟子。   鄧嚴在一行禪師的道場「梅村」修習時,想到過往的一切,總是不自覺的淚流滿面,然而在跟隨一行禪師學習的過程中,她也不斷地跟曾經傷害過她的人、她擺脫不了的命運和解,她漸漸療癒了自己的心,因為她理解到,「傷痛無可避免,受苦與否卻能自己決定。」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發生在人性因戰爭而逐漸泯滅的年代。然而,就算躲不過苦難的折磨,透過禪修,依然能帶給自己和世界更多的寬恕、慈悲、轉化,以及療癒。 ★內文試閱: 第一章 越南 我的母親與外婆   我出生於戰亂時期,是戰爭的產物。我在越南中部呱呱墜地時,正是一九六八年春節攻勢(the Tet Offensive,編註:越戰的轉折點,其慘烈情況震驚了美國民眾,美國朝野因此失去戰鬥意志,國內外反戰情緒高漲,美軍在一九七三年全面撤退,一九七五年西貢淪陷)期間。那時節,戰事愈演愈烈,我們所處的地區正遭受密集的軍事轟炸。我出生當下,炸彈一顆接一顆落在我們的村莊,摧毀了我們的家園,我的家人和鄰居都必須快步跑出村落找地方躲藏。阿姨抱著剛出生的我,兩位男士以帆布吊床抬著我母親逃命。我和媽媽所在的吊床則維持一個距離,因為他們認為如果我們兩人靠得太近,可能會一起犧牲。他們帶著我們逃了好長一段路,因為鄰近的村民沒有人願意伸出援手收留我們。   鄰人深信,剛生產完的女人身上具有強大的負面能量,會給屋主帶來非常不幸的厄運。幸好,最後我母親的表親同意接納我們,讓我們進屋避難。   我的母親是越南人,而她相信我的父親是一位美國大兵。我從未曾確認我的父親是白人或是越南人,只知道我的長相酷似母親。我曾經試著追問母親有關父親的事,但是她告訴我:「他已經過世了,況且你還小,別問太多。」我的弟弟名叫黃山(Son Huynh),但人們都叫他桑尼(Sonny),因為他有著一頭天生閃亮的金髮和白種人英挺的五官。   我的母親來自乾旱的廣義省一個貧窮的家

    還沒有人寫書評喔,快來寫第一篇書評吧!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