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T恤

4 / 1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3230908
  • 出版日期:2014/11/12
晒T恤,晒理想,晒回憶 64件經典T恤的故事 在陽光下招展、呼吸 身為「T恤控」的鴻鴻 翻出他多年來的私藏T恤 從熨不平的皺摺、剝蝕的圖案中 抖出歲月的秘密 每件有每件的情懷,每件有每件的主張 是微物的頌歌,也是生命態度的告白 每一件T恤,都是闖蕩天地的足跡 每一件T恤,都是革命的志業,愛的力氣 ★內文試閱: 。Free Tibet 可能是上大學開始,脫離制服的日子後,我就喜歡穿T恤。T恤方便,冬天可當內衣,夏天可當外衣,晚上可當睡衣,隨便洗、不用燙。省心之外,還自然與眾不同。T恤印圖印字,是理所當然,可以代表去過的景點、參加過的活動、喜愛的偶像、或表達某種態度。我從大學照片中,看到自己常穿一個「夢」字,或一個「亂」字,不禁失笑──學生生涯怎麼過的,可以思過半矣。那個「亂」還是黑澤明電影的題字,穿起來更覺可以亂得理直氣壯。 話說回來,無論你穿得多有態度,通常人家只認人、不認衣,除非那件衣服真能驚世駭俗。這雙手合十的圖案由於比例適當,有亂真之感,讓人忍不住多看兩眼。由於素無宗教信仰,從未把合十當作見面式或告別禮,但卻擁有這麼一件T恤,並欣然常穿。源於二九年,圖博青年會台灣分會要出一本控訴中共抹黑西藏抗暴的小冊子,邀我作序。後來答贈的,就是這麼一件T恤。背後的字是「Free Tibet」,前面的圖卻是合掌默禱。穿上時,自己彷彿也學著堅毅卻謙卑起來。 。同志思維 有兩種行走的人。一種是旅人,帶著眼睛,行走是為了觀看四方。一種是遊行的人,行走是為了展示自己的身體、自己的理念。旅人通常是低調的,以期能融入在地的日常。遊行的人則奇裝異服,或以標語、面具壯大聲勢,唯恐不被注目。 那年我去柏林旅行,一到就碰上同志遊行。不同主題的花車,不同的裝扮,跳舞、唱歌,群眾夾道吆喝助興。其中一個團體,穿的是自製的彩虹小綠人。 行走的小綠人原是東柏林的人行號誌。統一後,西德的小人逐漸取代東德小人。但東德的設計比較可愛,居民遂發起拯救小綠人行動,這也是某種生活文化不願被全盤資本主義化的抗爭呼聲。後來小綠人成功保留,並出現在各種紀念商品上,柏林則仍然急遽被財團占領、開發。 但我是第一次看到小綠人改穿同志的彩虹條紋。上頭寫著「Gehdenken!」是德文「思考」的動詞。然而另一版寫的則是「Gay denken!」顯然在玩「同志」的諧音。我衝上前去想買,他們打開仍在移動的麵包車後門取貨。我邊加快腳步、邊把T恤買下,並經常穿在身上,繼續他們的遊行。 。農村出代誌 好一陣子以來,我背著「農用」的綠色書包,常穿「農村出代誌」的紅色T恤,這都是「台灣農村陣線」的紀念品。我雖非農家子弟,但受到吳晟老師的感召,多次參與農陣的抗爭,從反國光石化到反中科搶水,還有大埔事件及美麗灣的串連。吳音寧《江湖在哪裡?──台灣農業觀察》,梳理台灣的國際關係與農業政策的互相作用,以及環境破壞、黑道猖獗的因由,我認為是最好的台灣社會史及鄉土文學佐證,也變成我經常開給學生的必讀參考書。也萬萬沒想到,有一天我還會受邀參與《白米炸彈客》影片劇本的撰寫,將這些感思投注在片中人物身上。 從小的印象就是做農沒出息,米賤菜賤水果賤,一車車香蕉、白菜往河裡倒的畫面,一直深刻腦海。長大才知道,這非但不合理,更不該是常態。人賴五穀雜糧維生,為何最

    還沒有人寫書評喔,快來寫第一篇書評吧!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