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尺雪意

0 / 0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6135941
  • 出版日期:2012/07/01
<內容簡介> 收藏夏夜的一場雪語,千年前還有千里的雲上,凝望的瞬間 浪遊者不能忽視的叩問,你我……皆是那路過的風景 本書收錄廖偉棠最新詩作。輯一記遊,詩人行腳天涯所見,輯二收錄生活懷想與情詩,輯三為「野蠻夜歌」組詩。 走遍大洲與小巷,紀錄萬種聲音百千惆悵幾抹悲傷,他是現代吟遊詩人,他是穿越邊界與枯骨對話的浪者,人與鬼、雪夜與火雨,都入了廖偉棠的詩。他在陝西與甘肅的石窟,在嘉陵江和長江的北岸,在北京、東京與台北,在越南順化以及巴黎的街頭,在多倫多、奧斯陸,在往返洲陸之間的雲端之上,他一直「在路上」——窺見噩夢、墓碑、碎了一地的風,以及一曲吟唱不盡的野蠻夜歌。 凝結於歷史空間中的冷意,是死亡,也是詩人面對死亡的深情。 ★內文試閱: 八尺雪意 好世界 當裁亂雲灑金箋書之。 我有八尺雪意 一尺贈與徐玉諾 一尺贈與馮文炳 一尺贈與芥川龍之介 一尺贈與迅哥兒。 還有四尺我自己留著 夠打一條圍巾 垂在雙手懷抱中凍著 夠凍一個孤獨湖 夠蓄一尾石頭魚 的。 2012.3.27零時 白鑽石 一個人要有多大的勇氣、 多深的決絕,才能在來生轉世為 亞馬遜森林裡一個低微的生物? 蜥蜴、毛蟲、或者雨蛙, 在探險家的鏡頭對準牠時不斷躲避 藏身於一片中空的樹皮。 朝生暮死,或者老得忘記了年歲, 認識的只有暴雨、雲霧、不同的葉子。 但是那又怎麼樣呢?如果他足夠神奇 他還可以在下一世變成 凱特瀑布上空的雨燕, 與成千同伴齊飛,不記自己是誰。 成群環繞著洪流,飛進飛出瀑布後背 (無人曾見的黑暗深處) 僅僅依循宇宙的規律。 如果你是那樣, 一個真正的男人或女人, 你就是我曾在拉卜楞讚美過的仁波切, 就是在亞馬遜氤氳中升起的白鑽石。 那在混沌泥水中打磨一顆顆星的柔力 也打磨出你的稜面和光芒, 像圭亞那的千山,整飭、完美, 依循宇宙的規律。 2006.4.14—15(看荷索同名紀錄片後作) 憶路上人 秋光劈成了柴片,低燒著夜, 我夢見兩個人在路上向我揮手, 彷彿他們走的是銀河裡的迷宮。 我卻知道他們在陝西、在甘肅、 在河西走廊迷了路,他們在祁連山下扔石 扔出的都是飽凝寒氣的星星。 他們一路上顛簸著光,火焰咬手, 痛得讓人唱了一支山歌,在山陰 那就是尕妹子那個河水,流啊流不到盡頭。 但是山已破了,天已黑了, 消瘦的黃河邊上建設了巨大的國道, 黃土疙瘩壘啊壘不成黃風怪的城堡。 最好的時光 現世糟糕,我飛離寒冷的香港, 飛過炎熾的台北、脂粉暖人的北京, 在飛機越過東京的淫雨之後, 白令海峽終於圍抱著我。它沒有定語, 彷彿安慰。飛機及時播出《最好的時光》, 侯孝賢傷心,傷心得一塌糊塗, 精心選擇的悲歌縈繞我剩下的旅途, 那音樂一再沉落、一再委婉, 那男孩傾訴如我年輕時絕望,絕望但馥郁。 沉重的鮮花開滿那些孤寂時光, 我噀飲那流金的夜露,兀自書寫 花葉點綴輕若無物的朝雲。 這是最好的也是最壞的時光, 我仿若狄更斯的幽靈遊蕩在北美大陸, 在安大略湖邊,托著頭好像一個印第安人 托著死鷹的羽骨。 多倫多陰晴變幻,我在黑暗中 嘗試抄下去國的梁啟超寫於馬關之詩、 廖偉棠寫於北京之詩,皆嶄新如雪, 黑暗裹入舒琪薄旗袍,裹入我 歸程如餓鬼道。回來的飛機壞了, 我不能再看一遍《最好的時光》, 只知道白令海峽遠遠鋪展,左右伸開雙手: 亞洲和美洲,它豁達依舊、一如

    還沒有人寫書評喔,快來寫第一篇書評吧!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