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晉風骨化沉香:魏晉南北朝詩文(平裝)

魏晉南北朝詩文

0 / 0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6158599
  • 出版日期:2011/11/03
<內容簡介> 20位北京大學、浙江大學教授聯合編審 竹林一曲廣陵散罷,明死生之虛誕,悠悠迷酒中深味。 繁華有憔悴,落紅歸寂中。狂歌終醉酒,餘命寄寸陰。 亡國傷逝醉流光,詩文駢賦,說盡魏晉亂世風華。 竹林七賢好酒最甚者劉伶,他狂吟《酒德頌》迷亂於世;嵇康嚥五石散,大談「守之以一」的《養生論》;「二十四友」之石崇那金谷園中的奢靡,肆性隨意與膽大妄為;以及字跡留芳後世的王羲之,於《蘭亭集序》中流露出「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對時間意識的傷逝。魏晉名士的風情骨辭,在多變的文體之中,清晰可辨。 漢朝衰盡後,繼之以三國鼎立;再經八王之亂,隨之而來是五胡亂華。曹操名不正言不順的背著梟雄之名,寫下求才若渴的短歌;隱逸田園的詩人陶淵明,二十首飲酒詩裡,氤氳著慨然自若的瀟灑;才盡的江淹在恨賦「自古皆有死,莫不飲恨而吞聲」中,表達出與「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別賦的一般激情洶湧;「花開花落不長久」是南北朝陳後主提下的亡國之音,還有「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北魏民歌傳唱著大漠兒女的豪情。三百年的漫長混亂,入侵者與被掠奪者的衝突、南北王朝更迭無休。魏晉文人因時代無常而抑鬱成離仕與厭世,散溢在詩文駢賦之間,薈萃出多元繁雜的文學亂世。 摘詩四首: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時可輟。憂從中來,不可斷絕。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闊談讌,心念舊恩。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厭高,海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曹操《短歌行》 故人賞我趣,挈壺相與至。班荊坐松下,數斟已復醉。父老雜亂言,觴酌失行次。不覺知有我,安知物為貴。悠悠迷所留,酒中有深味。 陶淵明《飲酒》(二十首之十四) 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況秦、吳兮絕國,複燕、趙兮千里。或春苔兮始生,乍秋風兮暫起。是以行子腸斷,百感淒惻。風蕭蕭而異響,雲漫漫而奇色。舟凝滯于水濱,車逶遲於山側。棹容與而詎前,馬寒鳴而不息。掩金觴而誰禦,橫玉柱而沾軾。居人愁臥,恍若有亡。日下壁而沈彩,月上軒而飛光。見紅蘭之受露,望青楸之離霜。巡層楹而空掩,撫錦幕而虛涼。知離夢之躑躅,意別魂之飛揚。 江淹《別賦》(節選) 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時挾彈出洛陽道,婦人遇者,莫不連手共縈之。左太沖絕醜,亦復效岳遊遨,於是群嫗齊共亂唾之,委頓而返。 劉義慶《世說新語‧容止》 <作者簡介> 上官紫微 一介女子,遍行天涯,陋筆一支,踏雪尋梅,持燈與古人幽會,悠遊於蓮花妙語間,幸覓得七分文意,三分靈氣。

    還沒有人寫書評喔,快來寫第一篇書評吧!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