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種孤獨:理查.葉慈經典短篇小說集(精裝)

理查.葉慈經典短篇小說集

3.9 / 35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5829308
  • 出版日期:2013/06/27
紐約版的《都柏林人》。——《紐約時報》 二十世紀最富洞察力的作家。——泰晤士報 美國最好的戰後小說家和短篇故事作家之一。——《獨立報》 孤獨是:學校裡新來的男孩。婚禮前一晚的新人。愛上帶兵的中士。丈夫久病的妻子。被資遣的上班族。寫不成報導的記者。期望落空的學生。在遊行人群失控的退伍軍人。遊蕩歐洲的紈褲子弟。左支右絀的父親。不得志的作家。 孤獨是當我們有機會得到他人的了解時,那個瞬間一閃而逝。 以冷峻的筆觸,葉慈筆下都是普通人的普通生活,十一種孤獨的人生,尋常人的孤獨、不如意、失落與絕望,「如果我的作品有什麼主題,我想只有簡單的一個:人都是孤獨的,沒有人逃脫得了,這就是他們的悲劇所在。」 ★ 內文試閱 葛瑞絲要結婚前的那個禮拜五,大家都不期待她做任何工作。事實上,沒有人讓她做事,無論她願意與否。 她打字機旁的玻璃紙盒裡有一朵梔子胸花——老闆艾特伍德先生送的——隨附的信封裡有一張布朗明黛爾百貨的十元禮券。自從那一次她在公司的聖誕派對上親了他的脖子,艾特伍德對她一直特別殷勤,她走進去謝謝他的時候,他整個人駝背忙著翻抽屜,滿臉通紅,也不敢看她的眼睛。 「哦,別客氣,葛瑞絲,」他說。「是我的榮幸。你需要別針別那個小玩意嗎?」 「裡頭已經有別針了,」她說,把胸花舉起來。「看到嗎?漂亮的白色別針。」 他眉開眼笑看著她把花別在她西裝外套的翻領上。然後他煞有其事地清清喉嚨,拉出桌面下的寫字板,準備開始當天的口述,結果只有兩封短信。直到過了一個小時她看見他把一堆「迪特風」(Dictaphone)錄音機臘管送去給中央打字,才明白他幫了她一個忙。 「艾特伍德先生,你人真好,」她說,「但我真的覺得你應該把全部工作交給我,就像平——」 「哎,好了,葛瑞絲,」他說。「人一輩子也才結婚一次。」 女孩子們也大驚小怪,擠在她的辦公桌前嗤嗤笑,不斷要她拿洛夫的照片出來看(「哦,他好可愛!」),辦公室經理則緊張地看在眼裡,他不想掃興,但還是焦慮地指出,今天畢竟還是上班日。 然後午餐時間在許瑞夫特餐廳有個傳統小型派對——九個女人和女孩,喝著不熟悉的雞尾酒而暈頭,點的雞皇飯放在一旁涼掉,爭先恐後給她回憶和祝福。現場還有更多花和另一樣禮物——大家偷偷湊錢買的銀製糖果盤。 葛瑞絲說「謝謝」、「真的很感激」、「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一直到她腦子裡迴響的都是這幾句話,嘴角也笑得痠了,感覺這個下午好像永遠不會結束似的。 洛夫在四點鐘左右打電話來,聽起來興高采烈。「你好嗎,親愛的?」他問,她還來不及回答他就說,「聽好,你猜我收到什麼?」 「不知道,禮物嗎?是什麼?」她試著讓自己聽起來興奮,但不容易。 「禮金。五十塊錢。」她幾乎可以看見他說「五十塊錢」時噘嘴的模樣,每當他宣布金額時特有的認真表情。 「哦,真好,洛夫,」她說,她的聲音若聽起來有些累,他並沒有發現。 「很好吧?」他笑說,嘲弄她用的女孩子字眼。「你覺得開心是吧,葛瑞絲?但我真的很驚訝,你知道嗎?老闆說,『拿去,洛夫,』然後交給我一個信封。他臉上一點笑都沒有,我還在想,發生什麼事?我是不是要被炒魷魚了?他說,『打開啊,洛夫。』於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