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白

3.9 / 8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3271444
  • 出版日期:2013/02/01

一個白人高中啦啦隊員之死,一個前途看好的黑人足球隊員。 一通告密電話、警察刑求、漏洞百出的自白、抓耙子罪犯的證詞,即使沒有屍體,謀殺案也可以成立,十八歲的黑人青年因此被判處死刑…… 就在執行死刑前夕,施洛德牧師的辦公室來了一個拄著拐杖的人,他曾以強暴罪名多次入獄,此刻還在假釋中。他道出掩蓋了九年的自白:他才是那樁殺人強暴案的真凶。 他的話可以相信嗎?他為何突然良心發現,決定投案?龐大的檢調司法體系,會相信即將處死的是一個無辜的人?即使證明死刑犯的清白,司法體系會認錯嗎? 行刑迫在眉睫,施洛德牧師只有一個念頭:阻擋執行死刑,查明真相。 葛里遜並沒有輕易讓正義伸張,因為落實到現實世界中,正義不可能只是黑白分明的道德訴求,更牽涉到各方立場的角力、各種利益的計算。 正因為葛里遜不求大快人心,筆下的故事也更精彩、甚至動人。 ★內文試閱: 第一部 罪行 第一章 誰是真凶? 聖馬克斯教堂的管理員剛剛剷掉人行道上七、八公分高的積雪,拄拐杖的人馬上出現。太陽雖然露臉,但冷風依然呼嘯狂吹,氣溫一直在冰點徘徊,有個男人只穿了粗藍布工作服、薄襯衫、舊登山靴和薄風衣,根本不可能禦寒,不過他看起來不會不舒服,動作也很從容。他左半邊的身體微微傾斜,倚著拐杖,沿著教堂旁的人行道一跛一跛地前進,男人走到印著「辦公室」深紅色字體的邊門前,停下了腳步,他沒有敲門,門也沒有上鎖,在一陣風吹上他的背時走進了門。 裡面是有點凌亂的接待區,好像積了一層灰,很符合老教堂的形象。中間是一張辦公桌,名牌上寫著「夏洛特.楊格」,一位女子坐在名牌後面,微笑對他說:「早安。」 「早安。」男人說,停頓片刻後,又說:「外面真冷。」 「是啊。」她迅速打量了一下,會叫冷顯然是因為他沒穿大衣,也沒戴帽子和手套。 「妳是楊格小姐吧?」他盯著名牌問。 「不是,楊格小姐感冒了,今天請假。我是來代班的黛娜.施洛德,牧師的太太。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 男人盯著一張空椅子,期待地問:「我可以坐嗎?」 「當然可以。」牧師太太說。他小心翼翼地坐下,彷彿一舉一動都必須經過思考。 「牧師在嗎?」他看著左邊緊閉的門問。 「在,不過他在開會,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嗎?」牧師太太身材嬌小,胸部豐滿,穿著緊身毛衣,腰部以下看不到,因為藏在辦公桌後面。他向來偏愛嬌小的女生。她有可愛的臉蛋、水汪汪的藍色大眼睛,顴骨很高,看起來健康漂亮,是小牧師的完美嬌妻。 他好久沒碰女人了。 「我要見施洛德牧師,」他雙手合十,彷彿在祈禱:「我昨天來教堂聽他講道,需要一些引導。」 「他今天很忙喔。」她笑著說,露出一口貝齒。 「我的情況還滿緊急的。」他說。 黛娜嫁給凱斯.施洛德的時間不算短,她知道丈夫來者不拒,無論對方有沒有先約時間。而且在今天這種寒冷的禮拜一早上,凱斯其實沒那麼忙,只要打幾通電話、輔導一對準備取消婚約的年輕男女--他現在就在做這件事,然後是按慣例到醫院探視教友。她在桌上翻了一下資料,找到簡單的問卷,然後說:「好吧,我先問一下你的基本資料,再來看看我們可以怎麼做。」她把筆準備好。 「謝謝。」他稍微彎了一下身子說。 「您的大名是?」 「崔維斯.波耶特。」他反射性地拼出姓氏,接著說:「出生日期是一九六三年

    還沒有人新增劃線喔,快來新增第一筆劃線吧!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