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粗大耶

0 / 0
  • 語言:繁體中文
<內容簡介> 只是一場「異男忘」? 充滿笑淚與感動的高中生x教官親愛物語 讓你忍不住從第一頁追到最後一頁! 我用被男人取走的片段人生完成《類戀人》,於是想寫一部簡單、有笑、有淚的純愛故事,來消弭當時累計的負面不堪黑暗情緒。 曾被《類戀人》扎得不舒服的讀者,這本《我愛粗大耶》一定會是很好的解毒劑。 ──徐嘉澤 「粗大耶」本名吳明鋤,是我們學校的教官。本來應該叫「鋤大耶」,同學叫著叫著就變成了台語的「粗大耶」。 沒人把脫了軍服的他當成教官,他和我們一起打籃球、玩電動、聊MSN……還和我在放掃地工具的地下室裡「抽抽」(噓,祕密哦)…… 我老爸和老媽離婚後,就去和一個叫做林叔叔的同居。老媽一天到晚擔心我「變壞」,可是、可是……我好像愈來愈在意起「粗大耶」的一舉一動,他也好像察覺到了什麼,反而更加照顧我,就像個大哥哥一樣,親密程度連同學都眼紅──唉呀反正粗大耶都結婚了應該不會怎麼樣吧?…… 獨家收錄 愛的羅生門 精采番外篇 ◆熊老爸王志鵬的情史 ◆林叔叔記憶裡的「粗大耶」 ◆籃球帥哥陳天龍的愛與痛 <作者簡介> 徐嘉澤 高雄人,1977年生,屏東師院特研所畢。現任高職教師、耕莘青年寫作會成員。曾獲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聯合報文學獎散文首獎、國藝會出版與創作補助、高雄文學創作獎助計畫等。著有短篇小說集《窺》、《大眼蛙的夏天》、《不熄燈的房》;散文集《門內的父親》;長篇小說《類戀人》、《我愛粗大耶》、《詐騙家族》。 個人部落格:http://blog.yam.com/jyadze 【自序】 愛的羅生門  /徐嘉澤 有時,我們經歷一段不堪的戀情,用盡方法想擺脫那段回憶,卻一而再被困住。書寫《類戀人》的過程是我掏洗內在的一個歷程,我用被男人取走的片段人生完成《類戀人》,與其說那是愛,不如說是藉由恨來完成。於是想寫一部簡單、有笑、有淚的純愛故事,來消弭當時累計的負面不堪黑暗情緒,只是苦無適當題材。那時在台南泰基瑪哈酒吧,聽友人胖虎說和教官的一段似有若無的曖昧情感,一段有年齡差距、看似父子兄弟朋友,甚或是暗渡同志情慾的情感深深打動了我。 2010年3月交《類戀人》的初稿給出版社後我開始著手《我愛粗大耶》,進行內心洗滌工程。那時也因為正在趕稿參加九歌30年百萬小說徵文比賽,所以幾乎是同步進行。雖然兩篇作品都有同志書寫,但《我愛粗大耶》的設定在校園、初戀加上異男忘,分場用2000字以內,方便閱讀、輕鬆活潑為主;另一部《詐騙家族》則偏重結合社會、政治時事,以詐騙為主軸的故事。仿若雙生宿命,《我愛粗大耶》即將上市,而《詐騙家族》也隨即在後。如果有曾被《類戀人》扎得不舒服的讀者,這本《我愛粗大耶》一定會是很好的解毒劑。 《我愛粗大耶》,是愛的初體驗,任誰都曾對愛都充滿憧憬,只要對方的一眼或溫暖的擁抱就滿懷欣喜,心中想的念的都是對方,期望能時時無刻和對方相守,甚或用著自以為是愛的方式來對待對方。相較於主軸故事的輕鬆戲謔、笑中帶淚,番外篇則採用羅生門概念,以回憶錄手法細述吳明鋤(粗大耶)、陳天龍、熊老爸(王志鵬)、林老師(林常樂)藏著祕密的過往,那些真相被他們以不願意被說破及謊言的形式來取代。 是的,愛是羅生門,我們總用自己的方式來解構戀情,眼睛看的是我們想看的,口中吐出的也可能

    還沒有人寫書評喔,快來寫第一篇書評吧!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