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陸臺港到世界華文文學

0 / 0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6094699
<內容簡介> 最美的華文文學,不僅出現在海峽兩岸,也出現在香港,同時在海外也可尋覓到。從歷史角度看,大陸文化積澱深厚,作家們可以把漢語文學寫得那麼迷人,台港作家又何嘗比他們遜色?大陸學者古遠清在本書突破地域的限制,綜論臺灣、香港、中國以及世界各地的當代華文創作,向眾多海內外華文作家行注目禮,向新老作家致敬。 ★內文試閱: 【離散族群的邊緣心境】 一   在馬華文壇中崛起的林幸謙,屬年青一代的「六字輩」。儘管他在蕉風椰雨中降生,後遠離溫暖而教人眷戀的熱帶雨林來到寶島讀碩士學位,再到浮華香江摘取博士桂冠,但他並不是中國的台港作家,而是馬華作家——說確切一點,是漂泊世界的華文作家。   馬華作家的「華」,既是指「華文」,又是指「華人」。林幸謙用華文寫作,又在馬來西亞出生成長,當然是馬華作家,但又不是一般的馬華作家。他這十多年來所體現的多元文學特質和國際化視野,如對文化知識界主題的反思、國際城市書寫、性別論述和五四/文化課題的表現,均使人們對他這位從「馬華」來又超越「馬華」的作家刮目相看。   林幸謙浪跡天涯的經歷,與另一位從馬華出走的武俠小說大家溫里安極為相似:吉隆玻——臺灣——香港。但兩人從臺灣出走的原因不同:溫里安是因為介入政治而被臺灣驅逐出境,後流落到香江,而林幸謙是因為留台學歷不被馬來西亞政府承認只好到第三地香港繼續深造。同為認同中國的溫、林兩人,在認同方式和程度上也有重大差別:溫里安不僅在身體上而且在精神上徹底回歸中華,在中馬未建交時還一度把臺灣當成中國的代表,以僑生的身分求學、寫作。而林幸謙卻讓海外華人的本土意識擠兌中國的僑民意識,以「海外華人」的身份取代「華僑」,所書寫的不是「僑民文學」,而是「海外華人文學」。他雖然也以文化中國為自己的精神原鄉,無時無刻不在嚮往長江長城,但身體所處畢竟不是故鄉而是他鄉。   在林幸謙看來,人類原本就沒有家鄉,鄉園只是一種無可理喻的幻影。以出生地而論,他雖然吃馬來米長大,但說的卻是漢語,寫的又是中文,其祖籍為中國福建,故大馬的膠園棕櫚並不是他真正的故鄉。相對於用馬來文創作的馬來西亞「國家文學」,用中文寫作的馬華文學只能是邊緣文學。而中國作家認為林幸謙最難割捨的是婆羅洲雨林,他當然是華人而不是中國人,難怪昆侖、黃山在林氏看來是他鄉。至於他生活過的臺灣,現在的工作地香港,並非是中國的主體,而是境外,這就使他的創作註定要被邊緣化。在這種「雙重邊緣」的情況下,林幸謙自然信仰「本體論的流放」,不承認有實體的土地和可指認的家鄉(註一)。此話看來似不合邏輯,可仔細一想:鄉愁確是隨著船票、車票出現。也就是說,離開故土才感到家鄉的可貴,才會想起故鄉井水的清甜。而漂泊南洋,是林幸謙的祖輩無可奈何的選擇。就是到了南洋,也只能望洋興嘆:故園何其遙遠,什麼時候才能親炙生我養我的土地?這就不難理解:中國對林幸謙來說,只是一種文化身分的象徵,與血緣和文化有關,卻與國界無關。   林幸謙繼《狂歡與破碎》之後出版的《憤懣的年代》,便以「尋找回家的路」為主旨。就文類而言,它無疑屬散文。就性質而言,是後現代散文。就內容而言,是永遠生活在「

    還沒有人寫書評喔,快來寫第一篇書評吧!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