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身供養

在肉身的邊緣情境,我們知道了生命如此尊貴。

3.9 / 7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6281617
  • 出版日期:2013/11/01
在溫柔之中,震碎我們生命的慣性思考, 在肉身邊緣,我們知道了生命如此尊貴。 2011年,我們在《此生—肉身覺醒》面對生死、探討肉身,讚嘆人在脆弱中的美好。 2013年,我們從《肉身供養》解讀關於美更深沉的隱喻,以及不可磨滅的肉身記憶。 美學布道者蔣勳動人分享、建築師安郁茜藝術指導, 關於文明、關於藝術、關於肉身,最美的沉思。 夏娃、佛母、莎樂美;哪吒、岳飛、文天祥……在漫長的文明發展史中,藝術裡的「肉身」與真實的肉身一直存在著不同的辯證關係。而藝術家往往藉由顛覆舊有的身體造型,以全新的角度觀看、記錄、思考肉身。在《肉身供養》中,美學布道者蔣勳縱橫古今中西藝術傑作,試圖反思儒家主義長久以來所催化出的文化慣性,並帶領我們在形形色色肉身的處境中,毫不隱諱地探索,發掘出動人、高貴,以及更多不同的人性可能與美的可能。 「是身如焰,從渴愛生」,《維摩經》的句子常讓我震動。肉身像熾熱燃燒的火焰,如此渴望著愛。如果不輕蔑地對待肉身種種慾望的難堪卑微,是否可以認真向每一尊存在的肉身合十敬拜?也許肉身種種都有我不知道的艱難。——蔣勳 「一切難捨,不過己身」,最難捨去的竟是自己的肉身啊。古老的信仰或許使我們重新省視起了自己肉身的眷戀不捨。——蔣勳 ★內文試閱: 美女 兩萬多年的歲月過去,肉體上的騷亂沉澱了, 變得極為安靜、莊嚴、充滿人的尊嚴,充滿女性的自信。 在人類文明的漫長時間裡,「圖像」發生的作用,往往大過「文字」。 文字的歷史很短,只有五千年上下,「圖像」可以追溯到數萬年前。 「圖像」是抹滅不掉的具體符號,留在歷史上,見證每一個時代最大多數人心裡共同有過的夢想、渴望。 兩萬五千年前,今天奧地利威廉朵夫地區(Willendorf)當地初民,用一塊石灰岩雕出了一個裸體的女人像,大乳房,大屁股,豐滿壯碩。 我在博物館裡凝視這件只有十一公分高的女性裸體,很久很久。 兩萬五千年前,石器時代,還沒有文字,也沒有青銅,手中的工具也是石頭。 天荒地老,一個人蹲在曠野裡,呆呆看著著一塊石頭。 看久了,他覺得那沒有生命的石頭裡好像有一個人。一個他很熟悉的人,一個他心裡念念不忘的人──大屁股,大乳房,肚腹飽滿柔軟,結結實實的大腿,大腿之間微微突出的女陰,像一朵盛放的花。 這一定是兩萬五千年前大部分人心裡的「美女」吧,他看著石頭,朝思暮想,那人形的輪廓,從朦朧模糊變得越來越清晰,他的慾望也越來越強烈,他決定要把那石頭裡的「美女」叫出來了。 要有多麼大的渴望,才能把夢想裡的女人呼喚出來? 他拿起另外一塊石頭,開始敲打,石灰岩不是很堅硬的石材,敲打以後,慢慢就會突顯出形象。 女人的頭低垂著,像是在欣賞自己碩大飽滿的乳房。 她兩隻手放在乳房上,對自己擁有這樣巨大飽含乳汁的乳房,充滿了得意自信。 這一對乳房是經過琢磨的,初初敲打的石塊,原來粗糙尖銳,疙裡疙瘩,摸起來不舒服。 他記憶中,那一對乳房,不只是形狀,還有肉體的香味,有許多觸摸過的快樂。 乳房的柔軟,細膩,溫度,充滿乳汁的重量感,都在雕刻者的心裡,他忘不掉那一次一次撫摸或吸吮乳房時愉悅的記憶。 他要把那些停留在手掌、口腔、鼻孔中圓潤、飽滿、芳香的感覺,全部複製在一塊石頭上。 尖銳被磨平磨細,粗糙變得光滑圓潤,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