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敢勇於建立新的社會秩序嗎?

Dare the School Build a New Social Order?

4 / 1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0843514
  • 出版日期:2014/02/11
喬治‧科奧茲是美國教育發展上近五十年以來最的重要人物之一。《學校敢勇於建立新的社會秩序嗎?》即其代表作,由三篇演講稿:〈進步主義教育敢勇於進步嗎?〉、〈透過灌輸的教育〉,以及〈自由、文化、社會計畫與領導〉修改、編錄而成。 《學校敢勇於建立新的社會秩序嗎?》一書雖厚僅幾十頁,但可謂科奧茲教育思想的縮影。科奧茲認為人性善惡相混,其為善為惡,實係後天教化的作用。為使兒童導向為善,科奧茲主張教育應確立社會福利理論作為引導,並鼓勵教育工作者應共同發展社會理論或哲學,做為引導教育工作的方針。科奧茲主張的社會哲學是民主集體主義,乃將美國的民主傳統,與某些社會主義極力倡導的集體主義加以結合。Counts認為此種集體主義應是工業時代的根基,其恰可取代農業時代及資本主義倡導的個人主義,亦可做為新時代民主的根基。 一九三○年代,美國與世界經濟進入一段漫長的蕭條期。經濟危機之下,舊觀念、舊制度已不合時宜,代之而起的是人們渴望求新求變,從困境中尋求解脫之道。在這種時代背景下,科奧茲所主張的「透過教育改造社會」的觀點,從教育史的脈絡來看,堪稱開風氣之先,不但引起人們的廣大迴響,更引領了進步主義教育改革風潮,堪稱危機時代下的經典之作。 ★ 內文試閱 一 就像所有率直而純真的人一樣,我們美國人對教育具有崇高無比的信心。面對任何的生活問題,我們遲早都會訴諸學校,求得心靈的平靜。我們相信,教育是治療人們各種苦痛的萬靈 丹──不管這些苦痛是惡行、犯罪、戰爭、貧窮、奢華、不公、詐騙、政治腐敗、種族仇恨、階級衝突,或純然只是原罪。我們甚至經常大言不慚地主張要透過學校進行一般的社會重建。我們信守上述信念,卻忘了一項事實:在這個騷亂快速增加的年代,見證了一種史無前例、有組織的教育擴張。這似乎顯示,學校本身不但沒有引領變革,反而受到一些改變其他社會秩序力量的逼迫。 但是坦率、純真之人對教育具有無比信心,這種明顯的事實,並不代表上述信念毫無根據。歷史顯示,這種一般人的直覺,會比飽學之士、聰明人的權衡及周延判斷,更接近真理。在某些情況下,教育或許就像吾人習慣上認為會帶來好處與影響力。但是如果真的是這樣,教師就必須大大揚棄本身那種理所當然的樂觀,針對教育概念予以最嚴格的檢視;同時,教師也要準備以更為根本、實在、積極的態度,面對美國的社會處境。任何想要領導社會的個人或團體,必須準備付出領導的代價:承擔責任、蒙受誹謗、拋棄安全感,並以聲名與財富作為賭注。假如沒有付出這些代價或是其中的關鍵部分,宣稱要進行領導,那就是欺騙。沒有經過努力、奮鬥與犧牲,社會無法得到救贖。真正的領導者,不會靠著硝煙之上的稀薄空氣來茍活。以前我們總是承認這個原則的真實性,但想到眼前的時代,我們卻宣稱舊有的角色已被顛覆,而新時代的先知是經由現存的人們得到回報的。 很少有識之士願意去捍衛「現有的學校正帶領邁向更好的社會秩序」這個論點。除了在大蕭條時代,這個論點會為了求生存而被迫奮戰,否則它的演進過程實在是過於平穩、無憂。只有在極少數的例子中,學校才會以原則或理想之名進行奮戰。幾乎在所有地方,學校都受到保守勢力的掌控,且

    還沒有人寫書評喔,快來寫第一篇書評吧!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