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鹿野郎!噩夢中的喜劇,絕無冷場的北野武

噩夢中的喜劇,絕無冷場的北野武

4 / 6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5956790
  • 出版日期:2014/02/26
小時候偷香油錢、搞學運是為了泡妞、NHK節目上露屁股、 撂兄弟大鬧講談社討公道、騎機車撞路邊護欄而毀掉半張臉…… 外星人?還是根本腦子有問題?! 他是北野武,世界獨一無二的藝術家兼娛樂大師。 「我最感興趣的就是我自己。 我想看阿武可以走到哪裡,看看他還能做什麼。 我把自己想像成一隻公鮭魚,在初春的河水中費力地奮鬥。」——北野武 ◆ 他是劇場相聲演員、業餘拳擊手、踢踏舞舞者, 也是電視諧星、節目主持人、廣告代言人、電影演員, 還是電影導演、編劇、剪接師、歌手、作家、畫家。 在歐洲,他有「日本卓別林」、「日昇之國的昆汀.塔倫提諾」稱號。 在日本,有些人覺得他是外星人,其他人則認為他的腦子有問題。 「我們越是低俗,觀眾就越喜歡;評論家越討厭,就越炙手可熱…… 而越是受到打壓,就變得越受歡迎!」——拍子武/北野武的電視分身 法國《解放報》(Libération)駐日記者歷時四年四十多次專訪寫成。 北野武拋開顧忌,帶著他的真誠、熱切與瘋狂, 以粗嘎沙啞的聲音,佐以他具腐蝕性的幽默感, 在酒 精的催化下娓娓道出他的卑賤出身、瘋狂的電視圈人生,以及帶給他救贖的電影世界, 並親口說明他的成功、他的挑釁、他的失敗,以及他的退路。 「今天你看到的我是高高在上的大牌……我會讓你看看當年我是從多低微的地位開始出道。」 這是,一身無可否認江湖氣的北野武,最真誠的藝術家人生自白書。 ◎北野武語錄: .一支單一年份的紅酒,再怎樣也好過薄酒萊新酒,不是嗎?電影就是一種有可能產出年份酒的藝術……拍片時我都會這樣告訴自己,就像生產一支列級酒莊葡萄酒(grand cru classé)是一段非常複雜過程的結果……當演員時也一樣,我寧可被當成年份酒來接受評斷,可以的話,還要是一支「有個性的」年份酒。 .演員、電影工作者、像黑澤明那樣的大導演,或是色情片演員,說到底都是一樣的。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寬衣解帶。每個人都讓自己的感情裸裎相見。我從來不曾取笑過色情片演員,因為我自己就跟他們一樣。 .當藝人也不是永遠開心自在。但是,讓別人發笑,而且是用原創的自我毀滅方式讓人笑出來,是一種必要。只有讓人開心、得到娛樂,我才能算是有本事。 .自從我母親過世後,我每天都在想她。我聽見她的聲音……打從她不在以後,我只是一個勁兒地在尋找她。而且我相信,男人在他的一生中,對一個女人的愛,跟一個孩子對母親懷抱的愛,是沒有差別的。 .生活在這個奇怪的世界裡,我不知道自己是在地獄還是天堂。每天早上我一睜開眼,就沒有一分鐘屬於自己,從黎明開始,就被囚禁在諸多限制中。我應該已經在地獄了吧? .有好幾次,我跟我很喜愛的女人分手,但是比起她們,我更愛我的藝人與演員生涯。所以不管拿什麼來換,我都絕對不會為了一個女人犧牲掉我的謀生技藝與愛好的舞台、戲劇……即使我們彼此相愛也一樣。 .藝術家應該保持自由,冒著被排斥與創作不受歡迎作品的風險,未必要反映當代世界的美學「標準」。 ◆ 這一生,他只有一個追求: 永遠不讓自己無聊。 他永遠無法感到滿足;他緊追在生命後面跑。 這個無法饜足的永恆試煉,成了他創作的靈感動力。 以一種與美國、歐洲或亞洲製作大不相同的單純直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