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隙碎筆:史鐵生人生筆記(平裝)

0 / 0
  • 語言:繁體中文
<內容簡介> 各界評論 目錄 《病隙碎筆》中有許多對於信仰的思考,皆發人深省。一句點睛的話是:“所謂天堂即是人的仰望。”人的精神性自我有兩種姿態。當它登高俯察塵世時,它看到限制的必然,產生達觀的認識和超脫的心情,這是智慧。當它站在塵世仰望天空時,它因永恆的缺陷而嚮往完滿,因肉身的限制而尋求超越,這便是信仰了。完滿不可一日而達到,超越永無止境,彼岸永遠存在,如此信仰才得以延續。所以,史鐵生說:“皈依並不在一個處所,皈依是在路上。”——周國平從反面定義的散文 作者:國穩社 真正的寫作,是執拗的追尋而非瀟灑的製作,是暗夜的眼睛而非白晝的規則;它關注的不是確定性而是可能性,它展示的不是結局之“點”而是過程之“線”;它是各種學問之外的一片浩瀚無邊的存在,故土一樣親切,異地一般驚奇,輕鬆自由而又給人以昭示。榮獲首屆“老舍散文獎”一等獎的人生筆記《病隙碎筆》,就是這樣的寫作。 史鐵生是當代中國最令人敬佩的作家之一,他的寫作與他的生命完全同構在了一起。近年來,他在散文創作上取得不同凡響的實績,不僅在當代文壇獨樹一幟,縱向比較甚至超過了其早期的小說創作水平(他原本是以小說名世的)。《病隙碎筆》是真正意義上的“大散文”。從文體形態上看,無拘無束、如煙如霧,散漫不羈、自在飄逸,突破了傳統散文的寫作路徑;沒有刻意的“文以載道”,不見人為的經營雕痕,卻最是逼近思想的質地、靈魂的本色和心像的原生態,絲絲縷縷、氤氤氳氳,甚至連一條貫穿的線索都不要。這些思想的碎片,很難歸入哪個純粹的“類”上去。從寫作策略的層面看,它對當下的散文,尤其是報紙副刊上那些不痛不癢、可有可無的寫作,是一種有力的衝擊、反動和顛覆。 作為 2002 年度中國文學最為重要的收穫,史鐵生的這本散文集一如既往思考著生與死、殘缺與愛情、苦難與信仰、限制與超越、肉體與靈魂、物質與精神、整體與部分、現實與理想、寫作與藝術等重大問題,並以追問的形式解答了“我”如何在場、如何活出意義來這些普遍性的精神難題。他“用殘缺的身體,說出了最為健全而豐滿的思想。他體驗到的是生命的苦難,表達出的卻是存在的明朗和歡樂。他睿智的言辭,照亮的反而是我們日益幽暗的內心。”誠如華語文學傳媒大獎 2002 年度傑出成就獎《授獎詞》所言,“當多數作家在消費主義時代裡放棄面對人的基本狀況時,史鐵生卻居住在自己的內心,仍舊苦苦追索人之為人的價值和光輝,仍舊堅定地向存在的荒涼地帶進發,堅定地與未明事物作鬥爭。這種勇氣和執著,深深地喚起了我們對自身所處境遇的警醒和關懷。” 那麼,追問的實質何在?它“是有限鋪向無限的路,是神之無限對人之有限的召喚,是人之有限對神之無限的皈依。”不懈的精神求索,其價值又是什麼?他說:“從這樣不息的詢問之中,才能聽見神說;從這樣代代流傳的言說之中,才能時時提醒著人回首生命的初始之地,回望那天賦事實(第一推動或絕對開端)所給定的人智絕地。”(238 頁)在自己的內心詩意地棲居者,追問就是他的生命所在、活力所系。 本書的寫作,是作者藝術觀的生動實踐。作者認為,散文的定義不好從正面解釋,從反面切入倒易於把握,因為這種文體“存在於一切事物的定論之外。在白晝籌謀已定的種種規則籠罩不到的地方,若仍飄泊

    還沒有人寫書評喔,快來寫第一篇書評吧!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