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指婚(1)

4 / 1
  • 語言:繁體中文
  • 出版日期:2015/09/11

來到這陌生世間,萬幸她投身的是當朝世家鄔家四姑娘鄔陵梔,小名八月,
她秉持謹言慎行的原則,只想低調地當個家族中不起眼的四小姐,
誰知三姊姊一聽說未婚夫出事,便尋死覓活地要取消婚約,鬧得家裡雞犬不寧;
而她又莫名受太后召見,卻撞見了一個足以令鄔家全族覆滅的宮闈秘辛──
那秘密如濤天巨浪擊毀了八月平靜的生活,
她被太后留在宮中,但無論怎麼小心、忍讓,
還是落入有心人設下的陷阱,含冤吞下勾引皇子的罪名,
甚至一向備受敬重的太醫父親也受她連累,落得要流放邊關;
至此,八月猛然領悟自己便是鄔家最大的危機,
為求自保並護著心愛的家人,她選擇和父親一起離開是非之地……
從前,她是嬌生慣養的鄔四小姐,如今,她活得如履薄冰,
此生是不是還有與家人重逢的機會?她也毫無把握……



★本書特色:


鬥智鬥心 情藏深處
一場看似恩寵的際遇,卻惹來驚濤駭浪般的劫難!
她本是世家千金,為了保護家人和自己,
不得不流落到邊關,但這樣就能逃過殺身之禍嗎?



★目錄:


作者序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作者簡介>


狐天八月
典型的處女座女子,潔癖程度深,輕度社交厭倦症,喜歡任何可以一個人做的事。閒暇時候愛好閱讀,適應邊聽音樂邊寫作,是一個能不出門就儘量宅在家中的二次元死宅。簡單的生活最健康,獨行俠也能很滿足。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八月的燕京城,驕陽似火,酷暑難當。
自乞巧節下了連續兩日的傾盆大雨後,整個燕京已被籠罩在煩悶的盛夏足有二十餘日。
夏日炎炎,炙烤得整個燕京城的百姓都失了聲,行動疲懶,喘息連連,多走兩步便汗流浹背,更有遇事不順者,動輒指天唾罵。
不同於市井百姓的煩躁與焦灼,清風園中的貴人們卻悠閒自得、逍遙無比。
清風園乃是大夏皇親貴戚、世家勛貴們避暑的勝地,從大夏開朝起便開始營建,歷經三朝,如今已規模成熟。山湖、州島、堤岸、橋樑將清風園的大致分佈間隔開,圍繞其中的各所宮殿、苑景美輪美奐,直讓人嘆為觀止。
即使是在這盛夏之季,清風園也如它的名字一般,給人清風拂面、沁人心脾的舒爽感受。
擱了銀峭冰盆的致爽齋中,鄔八月盤著腿,手拈著西域進貢的葡萄,吃了一手的紫色汁液。
身邊跪坐著的丫鬟抬起臉細聲勸道:「四姑娘,您已經吃了大半串了。二老爺走前提醒過,飲食需節制,要四姑娘即便嘴饞也緩和著吃,當心鬧了肚子。」
鄔八月吮掉了手上的葡萄汁,伸手摸了摸肚子,將剩下的小半串擱回了嵌銀絲小冰盆裡,又抹了一把冒著冷氣、亮湛湛的冰塊,笑嘆道:「不愧是西域朝貢、快馬加鞭送來的,甚是甜香。朝霞,妳也揣幾顆散落下來的到兜裡去,同暮靄分著吃了,嚐嚐鮮。」
朝霞身著煙雲蝴蝶的青色衣裙,聞言一邊笑著替同為鄔八月貼身丫鬟的暮靄道了謝,一邊起身伺候鄔八月淨手擦嘴,方才端著小冰盆退了出去。
聽得屋門「嘎吱」一聲闔上的聲音,鄔八月才鬆了盤著的腿,躺倒在架子床上。
粗使丫鬟都在外屋守著,清風園中伺候的人本來就少,鄔八月不由自主地放鬆了些,幽幽一嘆。
原來是真的啊……她如今,已經不是活在平等自由社會的鄔八月了。
眼前那所謂的西域葡萄,就比現代自己買過的、幾十塊一斤的葡萄要甜得多。
鄔陵梔,鄔家四姑娘,小名喚八月……
月初時,剛被接到清風園的鄔四姑娘因貪戀湖景,在致爽齋中失足落水,整整病了五、六日,幾次命懸一線,差點救不過來。所幸吉人自有天相,鄔四姑娘到底是承了輔國公府和鄔府的福澤,扛過了這一劫。
雖然殼子裡換了個芯。
鄔八月側了身子,頭枕著散發著淡淡草藥味的青緞素錦枕,心道:其實如今的日子也不錯的。
世家嫡女,父寵母愛,只要她自己不找死,想必這輩子過得就不會太差。
至於婚姻?順其自然,隨遇而安──母親絕對不會害她就是了。
鄔八月想了一會兒,便聽見朝霞和暮靄踮著腳尖走了進來。她偷瞄了一眼,見兩人穿著一致,暮靄頭上卻是多簪了兩朵絹花,顯得活潑靈動。
暮靄聲音細小,猶帶著歡快。「朝霞姊姊,紫葡萄真甜,貢品就是比咱們這兒自己栽的要好吃許多,怪道每年西域都要進貢來呢。」
聽得聲音近了,鄔八月趕緊裝作淺眠的模樣,將眼睛合了起來。
朝霞伸頭瞧了瞧在架子床上側臥著,明眸微閉、呼吸勻亭的鄔八月,伸了食指比在唇間,小聲地道:「噤聲,四姑娘睡了。」
暮靄點了點頭,踮著步子走過去,將藕荷色花帳從銅鈎上取了下來,輕輕拉動,一層薄薄的紗簾擋住了簾外的低聲細語。
「四姑娘自病好之後,感覺像換了個人似的。」暮靄跪坐在簾外軟榻上,同朝霞一起疊著鄔八月的小衣。「說話細聲細氣多了,對咱們也不會動不動就嬌斥了,連二老爺都說四姑娘變得和氣敦厚了許多。」
朝霞低低「嗯」了一聲,道:「做事吧,一會兒四姑娘該起了。」
未時三刻,朝霞喚鄔八月起了身,暮靄指揮著小丫鬟捧了痰盂、巾帕、漱盂和寶鏡進來,同朝霞一起伺候鄔八月穿衣淨面。
朝霞輕聲道:「四姑娘這會兒該是去給老太太和二太太請安了。」
鄔八月點了個頭,讓朝霞給她梳了個簡單的垂髻,裹了錦茜紅明花抹胸,外罩素白錦綾軟煙羅裙,蹬了一雙秋香色繡花鞋,帶著朝霞出屋乘了小艇,朝致爽齋的正房划游而去。
致爽齋是太后特意在當今宣德帝跟前提了,撥了給祖父鄔國梁一家的住處。這處懸在湖上的三進院落可划水而至,往來各院落皆可乘小艇悠然翩往。盛夏時節,推開窗櫺,入目便是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的美景。水光瀲灩、鶯歌燕舞,江南的風韻撲面而來。
清風園並不是什麼達官顯貴都能隨當今聖上前來避暑的地方,只有皇家親眷、頗受聖寵的世家勛貴,和天子身邊的重臣、近臣、寵臣方有攜家眷前來清風園伴駕的資格。天子點誰,誰才能跟來。每年盛夏,聖上讓近侍魏公公宣詔伴駕臣子名冊、下達聖旨時,所有王公貴族無不支起了耳朵,滿懷期待地盯著魏公公手裡的詔書。
得到欽點,那是無上榮耀;得不到欽點,多少都算是件丟人之事。尤其是對世家大族來說。
比如說那與鄔府只有一牆之隔的輔國公府。
船娘划得很穩,不過半炷香的工夫便將鄔八月穩妥地送到了正房旁的耳房。
鄔八月搭著朝霞的手上岸,祖母段氏身邊的陳嬤嬤已經在等著了。
但與往常不一樣的是,陳嬤嬤以往見了她都是一副喜笑顏開的模樣,今日卻是臉色微白,強作笑顏。
就算見到鄔八月喜慶又不失清雅的打扮,陳嬤嬤也沒有同以往一樣眼露讚賞,誇獎兩句。
她正待詢問出了何事,陳嬤嬤已經蹲身福禮,快速地道:「四姑娘萬福,三姑娘這會兒正在屋內啼哭,老太太讓老奴請四姑娘去抱廈那兒稍候片刻。」
鄔八月微微一想便明白了過來。
原來的鄔八月同自己的三姊向來不大對盤,姊妹倆湊一起總要耍幾句嘴皮子才痛快。如今也不知道她三姊為什麼哭,祖母這是怕她進去瞧見三姊哭了,笑話她三姊、吵鬧起來,未免使兩姊妹失了和氣。
如今的鄔八月也並不是喜歡跟人吵鬧的人,且她向來敬重祖母,連帶著對祖母身邊的陳嬤嬤也有兩分敬意,當然也樂得做個聽話的孫女。
鄔八月點點頭說道:「那我去抱廈那兒等陳嬤嬤來叫我。」
陳嬤嬤忙點頭,面色一鬆──鄔八月知道,她這是怕自己不答應,偏要進去瞧呢!
說到這兒,鄔八月倒是有了些好奇。
「嬤嬤,三姊姊為什麼哭啊?」鄔八月偏頭問道。
陳嬤嬤臉上頓時一黯,瞧了瞧鄔八月,又望了望正房內廳,猶豫了片刻方才小聲地道:「四姑娘知道就好,別在三姑娘跟前說……前頭傳來消息,高家二爺伴駕圍獵時摔了馬,如今還人事不省呢……二老爺都已經去瞧了,就是不知道……」
鄔八月心裡頓時咯噔一下。父親是正四品太醫院同知,此次能得了聖恩,攜妻帶女前來清風園伴駕,除了是仗了祖父的臉面,還因為父親在骨科頗有建樹,除了替人調理身體乃醫中翹楚之外,就數在骨傷醫治上最為出彩,若有人跌馬或為畜牲所傷,父親正好可以出手救治。
倘若傷勢不嚴重,是萬萬輪不到父親出馬的。
鄔八月抿唇朝著正房內廳看了看,小聲問陳嬤嬤道:「還沒個信兒,三姊姊哭什麼啊?」
陳嬤嬤抿唇。她這個做奴婢的,可就不好多嘴。
鄔八月略想了想,忽然就明白了過來。
她正要開口,餘光卻瞄到湖面上快速駛來一艘小艇。鄔八月定睛一看,站在船首的是母親賀氏身邊的丫鬟巧蔓。
待小艇停下,巧蔓疾步跨了上來,匆匆忙忙給鄔八月行了個禮。
陳嬤嬤趕緊小聲地問道:「怎麼樣了?」
巧蔓搖了搖頭,陳嬤嬤倒吸了一口氣。「沒挺過來?」
巧蔓「嗚」的一聲,卻仍是搖頭。「高家二爺摔斷了腿,二老爺使出渾身解數,也沒能保住……高家二爺的右腿可從此廢了!」
巧蔓說到這兒,頓時帶著哭腔道:「三姑娘可怎麼辦啊……」
「廢、廢了?」
從內廳裡飛奔而出的鄔三姑娘鄔陵桃恰好聽到了,當即順著手扶的那扇門滑坐了下去。眾人忙將人扶進了屋。
梅花式洋漆小几上擱著的錦匣中是細碎的冰渣,中間按照顏色和種類排列數種水果。
「太后那邊賞了今夏最新鮮的果子,紫青葡萄、黃梨、丹荔、龍眼,還有這個金罌,品類繁,不過量不多,本打算等妳們姊妹倆來嚐嚐鮮的,這下可倒好,果子沒吃上,傷胃倒也省了,如今卻是著實傷了心。」
祖母段氏穿著蓮青色夾金線繡百子榴花緞裳,頭上插了根金累絲嵌紅寶石雙鸞點翠步搖,頭髮已然白了一半。
屋裡清香陣陣。段氏身體不算好,纏枝牡丹翠葉薰爐裡的薰料中被父親多添了幾味藥材,並沒有蓋過原本的薰香香氣。
身邊的丫鬟執著牡丹薄紗菱扇給段氏驅暑,個個垂首低目,不敢發出一丁點不該有的聲響。
鄔八月乖乖坐在錦杌上,也是一言不發。
怪不得午後父親來給她送紫葡萄,話還沒說上兩句便有小僕焦急地喚他,原來竟然是為了高家二爺摔馬一事。
而如今,高二爺腿廢了……想到這兒,鄔八月不由自主地將視線投到一副失魂落魄模樣的嫡姊鄔陵桃身上。
十六歲的鄔陵桃完全承襲了母親賀氏秀美端麗的相貌,一舉一動如弱柳扶風、楚楚堪憐。十四歲時,鄔陵桃與蘭陵侯次子高辰書訂立婚盟。以鄔陵桃醫官之女的身分相配侯門望族,本是高攀之婚,婚約訂下時,鄔陵桃頗有幾分自得之意。
不僅是因為這門婚事讓鄔陵桃覺得長了臉面,更因為這樁婚事讓她看到了有朝一日能踩在鄔家大姑娘鄔陵桐頭上的希望。
此事說起來,不得不提起輔國公府和鄔府這東、西兩府。
鄔八月暗暗嘆了口氣──世家大族啊,人太多,免不了就有那麼多貓膩。
「妳這副樣子,做給誰看?」
段氏忽然大聲喝問,屋內的丫鬟婆子當即跪了下來。
鄔八月也是嚇了一跳,忙不迭站起,不知所措地捏著股邊裙裾,烏溜溜的雙眼在段氏和鄔陵桃身上來回掃望。
其實,鄔八月能理解鄔陵桃現在的悲苦心情。
眼瞧著再過數月便要嫁的如意夫婿,現如今卻成了一個殘廢之人,鄔陵桃向來心高氣傲,處處喜歡壓人一頭,如何能接受得了自己的婚姻蒙上一層陰影?
何況……高二爺殘廢了,便再也沒有承繼蘭陵侯爵位的可能。
相應地,鄔陵桃也絕無可能成為未來的蘭陵侯夫人。
除非鄔陵桐失寵,位分被貶,否則她的品級永遠也不可能高過鄔陵桐。
依著她這位嫡姊的性子,是絕對不甘心接受這現實的。
「祖母……」鄔八月正想著,便聽鄔陵桃幽幽地開口說道:「孫女想問祖母一事,還望祖母據實以告。」
段氏輕輕擺了擺手,長嘆一聲,似是對鄔陵桃很失望。她無奈地應允道:「妳要問什麼便問吧。」
猶豫了片刻,鄔陵桃方才低聲地開口。「高二爺……還有承繼爵位的希望嗎?」
鄔陵桃猶帶著一絲希望巴巴地瞧著段氏,雙手緊緊地拽著她手裡的絹帕。鄔八月懷疑,只要祖母說了一個「無」字,三姊姊就會將絹帕給撕毀了。
鄔八月同樣瞧住了段氏。
即便段氏老邁,鄔八月仍能從她的臉上依稀瞧出自己的模樣。她和祖母長得極像。
段氏緩緩搖頭,頗有些語重心長地對鄔陵桃道:「在這個時候,妳該做的,是詢問高家二爺的傷勢,憂心他的身體狀況,必要時還得親自前往安慰,讓人知道妳這蘭陵侯府未來的媳婦兒是何等的識體。妳該端出妳是高家未來媳婦的風範來,絕對不是開口便問這些不相干的事,也絕對不是懦弱得當即暈厥在地。」
鄔陵桃臉色發青,似乎只瞧見了段氏的搖頭,並沒有將段氏所說的話聽進耳裡。
鄔八月頓覺著急。她這嫡姊哪哪都好,就是好面子,愛鑽牛角尖。
鄔八月當即便開口道:「三姊姊,祖母說──」
「妳閉嘴!」
鄔八月的開口似乎讓鄔陵桃找到了發洩的對象,她雙目微紅地睨視著鄔八月,口齒清脆地斥道:「鄔陵梔,我和祖母說話,妳插什麼嘴!」
換作往常,鄔八月的反應定然是立馬頂了回去。
陳嬤嬤等人都露出了擔憂的神情。
鄔八月並沒有動怒,反倒是段氏聽了這喝問的話,頓時氣怒道:「妳吼妳四妹妹做什麼?此事與她有何相干?妳瞧瞧妳現在,哪裡稱得上是個大家閨秀該有的樣子!」
鄔陵桃頓時「嗚嗚」地哭了起來,掩面泣道:「祖母偏疼她,哪次不幫著她說話?怨只怨孫女命苦,攤上這樣一樁婚事……」
「妳可別忘了,當初定下婚約的時候,最高興的人就數妳了。」段氏冷冷地駁了她一句,可到底還是憐愛孫女,斂下了怒氣說道:「高家二爺如今究竟是個什麼境況還不得而知,單憑巧蔓來傳的話,哪裡就能斷定了事?且等妳父親回來,咱們仔細詢問過後再說不遲。妳先回妳那邊去,我現在瞧著妳便頭疼。」
段氏是真的疲於應付孫女的哭鬧,當即便支了額頭閉了眼睛,一副不想再說的模樣。
鄔陵桃卻不肯走,道:「祖母不想瞧見孫女,孫女就到旁邊抱廈去避一避。父親回來肯定會先來祖母這裡請安的。」
說著便站起身,臨走之前還瞪了鄔八月一眼。
鄔八月立馬衝她笑笑。鄔陵桃臉色古怪,輕哼一聲跨出門去。
鄔八月心中一嘆。其實她三姊姊心地不壞,對她這個妹妹也並沒有什麼惡意,只不過兩姊妹一個針尖,一個麥芒,都是得理不饒人的主兒,在一起時就難免針鋒相對。如今身體裡換了個不喜爭端的內在,往後多讓著自己這三姊姊便是了。
畢竟,現在的鄔陵桃也是個可憐人啊……
鄔陵桃一走,段氏面上的緊繃便鬆了下來。陳嬤嬤上前給她捏肩,輕聲說道:「老太太莫氣三姑娘,她年輕不經事,喜怒形於色也是難免,好好教便是了。」
「再幾個月她就出閣了,她那性子……唉!」
段氏搖頭擺手,抬頭看向鄔八月,方才露了個笑臉,喚她上前去吃果子。
「八月呀,快來,祖母這兒有好吃的。」
段氏仍舊將鄔八月當作孩童,對她的疼寵並不掩飾。闔府上下,誰都知道鄔八月是段氏的心肝肉,得罪誰也不能得罪鄔四姑娘。
四姑娘鄔陵梔最肖似段氏年輕時的模樣,因段氏生辰在八月,鄔四姑娘也生在八月,段氏憐愛,為她親取了小名「八月」。自她出生起,段氏對她的偏愛和寵溺遠勝於其餘孫子孫女,這也讓鄔八月的同母姊姊鄔陵桃頗為吃味。
段氏將鄔八月摟在懷裡。或許是因高家二爺的事而心中有了些觸動,她一邊拿了丫鬟手裡的菱扇給鄔八月搧著,一邊在她耳邊輕聲說道:「八月啊,能來清風園伴駕可是好機會。前幾日妳病了,妳父親憂心妳,給太后娘娘請平安脈的時候露了些愁苦情緒來,引得太后娘娘詢問。聽了妳的名,太后娘娘開了玉口,說待妳好轉了,讓妳母親帶妳去給她瞧瞧。」
段氏細細同鄔八月說著。「若妳能在太后娘娘面前得了青眼,妳母親再在婕妤娘娘跟前提上兩句,妳的婚事可就算穩妥了。妳十四了,也不小了,還能在祖母面前留多長時間?總要為將來打算不是?」
鄔八月低低地應了一聲。
其實想通了倒也覺得這種婚姻沒什麼不好,她不是個慣會惹事、性子極差的,自問能做到和夫婿相敬如賓。何況她有娘家撐腰,若還能得了太后青眼,夫家定然不敢慢待虧待她。
一輩子也就是吃吃喝喝罷了,心放寬些,活得長久些。
段氏滿意地笑,對陳嬤嬤道:「八月這丫頭,病好了之後就轉了性子,安安靜靜的,我瞧著真高興。」
「四姑娘是長大了。」陳嬤嬤笑著附和說道。
鄔八月乖乖地吃果子,雖然午睡前她已吃了紫葡萄,但祖母這兒的果子更多,少不得一一嚐過去。
陪著段氏閒話了大概有一個時辰,其間,抱廈那邊來問了好幾次二老爺是否回來了。
鄔陵桃是真的心急。
臨近晚膳時分,方才有丫鬟急急忙忙來報,卻是二太太從婕妤娘娘那兒回來了。
賀氏身穿雲霏妝花緞織彩百花飛蝶錦衣,面上掛著得體的笑,一時之間倒看不出來是真歡喜還是裝歡喜。
進得屋來,賀氏當即便給段氏行了禮,鄔八月也趕緊給賀氏行禮。
段氏笑著讓賀氏起身,問自己的長媳道:「婕妤娘娘身體可安康?」
賀氏臉上微微頓了頓,方才低聲道:「婕妤娘娘得蒙聖寵,今日被診出了喜脈。」頓了頓,賀氏道:「太醫不敢耽誤,上稟皇后娘娘,皇上正巧也在,聽了消息當即便御輦親至。婕妤娘娘本留了兒媳用晚膳,皇上來了,兒媳只得避嫌,這才趕了回來。」
段氏微微恍了會兒神。
賀氏聲音更低。「兒媳無意間聽得,皇上同婕妤娘娘承諾,會升婕妤娘娘的位分……」
正此時,門外卻有丫鬟出聲喚道:「三姑娘……」
緊接著,原本在抱廈間的鄔陵桃邁步進來,不待所有人反應便「撲通」一聲跪在段氏和賀氏跟前,聲音不大卻十分堅決地道:「祖母、母親,陵桃想同高家退婚,還請祖母和母親成全!」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9/8上市的【文創風】328《一品指婚》1。

    還沒有人寫書評喔,快來寫第一篇書評吧!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