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讀者(2013年11月)

PK!兩大報文學奬季後賽

3 / 1
  • 語言:繁體中文

11月號編輯室報告

《秘密讀者》即將邁入第三期了!11/20出刊的《秘密讀者》將以兩大報(中國時報、聯合報)歷史悠久的文學奬為專題焦點。先來看看這一期的編輯室報告吧!

 

〈從「獎」回到「文學」〉


從我們這一代寫作者有意識開始,「文學獎」就是一個令人糾結的話題。

之所以令人糾結,就是因為這件事情的好壞很難分說。它首先夾帶了龐大的榮耀和利益,因而對優秀作者的創作生涯有挹注之功。但同時,它也引來了日益龐大的批評。這些批評從最基礎的倫理問題、到最深層的結構問題都有:頻繁的抄襲事件、僵固的評審組成(及其帶來的僵固的美學觀點)、得獎作品與讀者的疏離、徵稿規格對創作類型的侷限、補助制度帶來的創作心態失衡⋯⋯無論正反,這些討論都有其敏銳之處。但對我們這些讀者來說,最奇妙的一件事情是,作品呢?為什麼很少人切實地討論得獎作品到底表現如何?

流風所及,「文學獎作品」立刻成為一個貶義詞。評論一本短篇小說集最輕易的詞,就是說它是一本「得獎作品集」。這些詞語一出,就好像不需要任何論證,就理所當然貼上負面標簽,阻斷了更細緻的文本討論。確實,文學獎得獎作品中有不少素質低劣者,它的某些制度設計也會把某些平庸的作品迎上高位,但率爾在未經細讀之前就下判斷,是認真的讀者所不取的。無論好壞,總是要能說出一套理由才是正理。於是,本期《秘密讀者》規劃了「PK!兩大報文學奬季後賽」的專題。「季後賽」是相對於常規的「季賽」所說的。如果文學奬本身是一個常規賽事,許多新作都是經過了這一關嚴酷逼窄的評論過程脫穎而出的話,那我們的「季後賽」,就是對這些作品的再次評論。再次評論,或許會讓我們同意評審的意見,認為得奬者實至名歸;或許也讓我們有機會質疑,這些作品真的值得嗎?有沒有其他更值得的作品?如果這些作品夠好、夠有餘韻,頂得住的話,它們也許還值得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的評論。

就從我們這一次PK開始吧。十一月《秘密讀者》將針對歷史最悠久、公佈時間較早的聯合報文學奬、時報文學奬開始,將小說、新詩、散文各文類首獎抽出來捉對廝殺。究竟誰家的小說表現較佳?誰家的新詩更有語言創造力?誰家的散文更能在真實與虛構之間成功遊走?從「獎」回到「文學」,好好來讀一讀作品吧。除此之外,我們也邀請了專業的評論者,爬梳兩大報文學奬的歷史脈絡,藉以觀照此刻所選作品的文學史意義;另外,更有透過數學模型討論為什麼現行文學奬評審機制並不公平的文章,觀點新穎,前所未見。

另外,《秘密讀者》走到第三期,已經開始出現大量讀者投稿、參與了。本期書評,讀者投稿的作品便超過一半。而十月號的兩篇書評,也分別有讀者撰文回應。十月號的〈非變同魔術——讀吳明益《天橋上的魔術師》〉,有網友表達不同的意見,全文可見《秘密讀者》粉絲頁面的討論串(網址: http://ppt.cc/ZVKY )。而〈中間狀態--關於《花街樹屋》的思索〉一文,也引起了一位讀者投稿回應,我們全文照刊,即為〈想像追憶友情是男人對女人卑微而絕望的反抗:回應十月份對花街樹屋的評論〉一文。任何評論都不該是一槌定音,我們非常期待且樂見更多這種討論!

 

11月號目錄

編輯室報告:從「獎」回到「文學」

專題

PK!兩大報文學奬季後賽

  1. 兩大報文學奬的體制與風格
  2. 聯合報vs中國時報:小說首獎PK戰
  3. 聯合報vs中國時報:現代詩首獎PK戰
  4. 聯合報vs中國時報:散文首獎PK戰
  5. 文學獎,能更合理嗎?

敲碗專欄
靜止在雨中的「我」:童偉格《西北雨》

人生相談室
學校是一個有意義的地方嗎?

秘密讀者書評

  1. 往前往後都是路——吉田修一《路》的幾種讀法
  2. 那些殺很大的故事——《蒼蠅王》、《BR》到《飢餓遊戲》的比較閱讀(上)
  3. 身份、回憶、歷史的失與尋──讀鄒文律《N地之旅》
  4. 創傷與游移——讀葉石濤《台灣男子簡阿淘》


書評:不同意見書!

  1. 想像追憶友情是男人對女人卑微而絕望的反抗——回應十月份對《花街樹屋》的評論
  2. 《花街樹屋》評論者再回應

文學評論新書快訊

《秘密讀者》活動訊息

十月號編撰名單

版權宣告

    還沒有人寫書評喔,快來寫第一篇書評吧!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