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的故事

駱以軍詩集

3.7 / 6
  • 語言:繁體中文
  • 頁數:75 頁
  • 出版日期:1995/01/01
無可復返的時光,冰磧封藏的記憶,再無可能的字字句句 年輕靈魂的轟響之歌 駱以軍詩集 第一也是唯一 的文字結晶體 另收錄最新詩作 我不知道,二十多歲那個眼神還如此清澈、羞怯,但對某些神聖價值燃燒著瘋狂火燄的那個「小說朝聖學徒」,偷孵養在他窄仄貧乏的山裡宿舍的,那個「小女兒」;和如今四十六歲,靈魂裡插滿鐵屑和碎玻璃,瞳珠渾濁,頸腮處或不覺已佈滿鱗片的這個疲憊但或更寬容些,朝暮年餘生蹣跚前行,無有奇想的這個大叔的「小女兒」,她們之間有何差別?仍是那只時光培養皿中浸泡著,屈膝縮頭長髮如藻漫開,白皙如百合花莖的少女神嗎?仍是我最裡頭的房間,最隱祕的抽屜,絕不讓即使星空纏度紊亂,所有顛倒妄想、夢裡尋夢、所有崩塌與溶解皆無法侵入的那個「孩童女王」嗎? ——駱以軍(《棄的故事》新版之前) 印章的故事 年輕時懵懂用了「棄」這個字作書名,其實那時哪懂這個字在生命史中真正開啟的恐怖哀慟。不想這樣二十多年下來,這個字倒成了我小說書寫的咒語或預言。像必須補足學分,像孫悟空幾個筋斗雲往天邊飛去,就是翻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如今知畏,不論身世之哀,設定於父親那一輩的花果飄零,或在後四十回所看到的「棄」之後的慢速塌毀,自我的臉在痛失所愛,天地不親的哀鳴中變成怪物。這種種都不是當年寫「棄」的那個年輕人能想像的。重出這本「時光膠囊」,印刻初安民先生建議我在每本孤立之書,這「後來的故事」,蓋上父親留下的藏書印。我覺得那像是父親私祕給與我的祝福和鎮魂之印。如何在這樣荒涼暴亂人世,雖然疲憊且常驚慄惶惶,然作為我這一組故事的第一個被拔掉的字,到他過世之前,仍在被棄的流浪中,從孩子,青年,終於成為老人,仍不改對那不辨在何處遺失,遺失之前那文明全景的孺慕,對泥灘腳印般凌亂但至少此刻真實踩下的不虛無。不瘋狂迷亂。不否定那遺棄之前,人該有的尊嚴和美麗形貌。 ——駱以軍 我們的優美呢 如今淪落何方 時間在我的撫娑下繞指呻吟 然後剝去戀棧在妳肌膚上的 道德的猶疑 成為優美 那年冬天 我耽迷於鋤地耽迷於種植 在詩和頹廢的荒野 不睬彌天風雪 狂暴 「如果妳至今猶被我置於遺棄的雪蕪荒野 那麼請記住 遺棄是我最濃郁灼烈的吻 是我 囓咬妳一生陰魂不散的 愛的手勢。」 「你究竟是誰?」 「我是棄。」 昨日身如花如乳石 在夜與夜的間隙滴落 他以為他聽見一些河流的歌聲 但他的眼眶深陷 手臂直直插在極光下孤寂的雪原中央 故事隨光塵亂飛 光翻著書頁 身世翻動著光 覺得自己是隻夢裡拖了一道濕跡爬出來的蛞蝓 詩人之可貴,在於他純乎天然地,被吸納進這麼一團溫軟濕潤又腐惡的無明裡,他不斷地跌進,「被放牧的身體,斷了繩」式的跌進。他帶我們嗅見這樣的景光「某些向上,或是向下翩墜的,靈和童身」,「童身童頸童踝童腕,銀質鐲鐐」,純然寂靜地在市曹戛聲,優美墜落。 ──阿翁 只有記憶,能擁有一雙蜻蛉般的薄網翅,纖靈敏巧地再三飛離,又棲回原地。可能是一根蘆桿,可能是一塊苔岩,但因每一次的滯空飛翔而暫失蹤影的泊停點,已蘊釀著下一次仍將出現的預言。一個必勝的賭注。──士峰 字與字間強烈的撞擊,意象與意象間如兩具纏絞的肉體翻騰。質感與驚悚的事件,是為了開現實生命最鋼硬的外殼,他露出血肉給你看,逼使你喚起最噁心的,因潔

    還沒有人寫書評喔,快來寫第一篇書評吧!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