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粉紅

4.3 / 20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1078304

我愛上了一個男孩。
只需一眼,就足夠讓我墜入愛河,並且幾乎溺斃的男孩。
一個微笑,就能把我染成粉紅,讓世界閃閃發光的男孩。
男孩翩然現身,輕易地在我的心土插了旗,從此永保一席之地。
所以,我想和你說一個故事。
一個不怎麼輝煌,很普通、很丟臉、很一般的故事。
一個我終於發現,自己是不需要那樣努力,成為一個更好的人的故事。
一個我愛上了的、我以為也那麼愛我的男孩,試著去愛我的故事。

一個你知道後,也不保證就會被愛的故事。

「多數人經歷過一堆爛事,都還是能找到善待他人的方式,
你難道以為只有你在害怕嗎?」

■精采內容摘錄■

相遇的方式是如此重要,它決定了為什麼你愛的是蘋果,而非鳳梨。
而這事件,「一個人,出現在你面前」的整個事件,是單向的。
只保證了你對一個人,多出來的那麼多的愛,是如何穩固下來。
並不保證,你會被愛。

如果你不屬於那個相互愛著的人之一,你便永遠無法與之同日而語。
戀人們和你,並不在同個時空。
然而,要記得,戀人們不是故意的。
他們只是不愛你罷了。

人生就是不斷思考進而陷入更深的困惑,挖掘意義最後跌進更恐怖的陰森裡。
事實上,多數時候找到答案也是沒有用的,因為你只會更加惶恐。
你知道答案,但你無法解決,那就像某種無解之病。你知道它在那裡,但你無能為力。
但「知道進而理解」本身就具有某種安慰人心(至少是安慰我心)的強大力量——「至少我知道了」。

儘管是真的受了傷,我依然認為人是可以彼此真誠以待的。
人是有容錯的可能,以及人是可以真正替他人著想的,儘管那樣的處境傷害的對象也許會是自己也一樣。
人是應該有能夠受傷的自覺,並且願意被他人傷害的。
那不代表受傷是好的,那只是代表:你很重要,即使被你傷害,我也願意留下來。

作者簡介

潘柏霖


寫詩寫小說寫其他東西。

目前已自費出版詩集《1993》、《1993》增訂版,《我討厭我自己》(啟明出版)。
主要活動於臉書專頁「潘柏霖」。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