递进民主

0 / 0
  • 語言:簡體中文

中国的民主化,无疑是所有华人、全亚洲,乃至于全世界关注的焦点。面对未来包括全球化在内的种种严峻考验,中国得透过民主化才能有所因应吗?未能及时转型又会有何后果?以及最重要的,中国需要的是哪一种民主,才能在这全世界幅员最广、人口最多的国家,顺利推动几千年来未曾成功过的民主机制,而又不爆发流血革命、动荡冲突?作者主张在西方民主与中共现有体制之外,必须另辟「第三条路」,也就是所谓的「递进民主」──一个可以帮助中国从专制过渡到民主,既能避免社会转型对中国社会造成震荡,又能最终实现自由、民主与共和的理想制度。凭借对于现代中国政治的娴熟以及社会结构变化的长期观察,作者大胆预测中国未来朝向民主化发展乃势之所趋,并藉由此书勾勒出他心目中更适合中国的全新政治蓝图,以及解决两岸冲突的有效规划。

实验当然是我的梦寐以求,也应该是中国所需。中国现在不是选择太多而是太少,只有从各方面同时探索才能为未来做好准备。连慈禧听到无法理解的维新想法时都会说「找个不打紧的地方先试试」,有些问题靠争论可能永远不会有结果,只有通过实验才能看明白。

王力雄谈递进民主:

递进民主制的一些基本问题,通过一个乡镇的实验就能看出大概。中国有四万多个乡镇,一个乡镇的实验即使彻底搞砸也影响不到「稳定」。梁漱溟当年的乡村建设具体内容今天几乎无人记得,他的可贵正在于实验,在于中国知识分子不仅动口还去动手,因此才成为后人榜样。当然梁的前提是韩复榘拿出一个县(后来扩大到十三个县)给他实验。而今日偌大中共,还没有当年一个太后或山东军阀的度量,才是悲哀所在。 

想、说、做是三个不同阶段。「想」的阶段我已进行了近三十年,主要部分基本完成。「说」的阶段刚开始不久。我的准备是再「说」上三十年。「做」的阶段目前还看不到起点,因为那不是靠个人努力能推动的,需要社会条件和历史契机,还需要甘于寂寞的等待和顺应天命的平常之心。藏族谚语说「人的一生,猫的哈欠」,每一代人能做的都非常有限。我对此生看到结果并不抱多少希望。 

递进民主制概述:
递进民主制中的「递进」二字,不是指时间的循序渐进,而主要是指民主的一种形式──既不是大规模的直接民主,也不是代议制的间接民主,而是在逐层递进过程中将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参与式民主和代议制民主结合在一起而实现的一种新型民主。因此「递进」二字在这里更多描述的是一种结构。
中国农村组织的最基本单元是「自然村」,由村中每个家庭出一位代表,组成自然村管理委员会。委员会以协商方式并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决定自然村所有重要事务,同时选举出委员会主任作为委员会决策的执行者。当选的委员会主任同时自动成为上一级组织──「行政村」的管理委员会委员,代表本自然村参加行政村事务的协商和决策,并且参加选举行政村委员会的主任。 (chinesenewsnet.com) 
我提出一个「层块」的概念。「层块」是由直接选举者和当选者构成,也可以说,上述每个委员会都是一个「层块」。自然村的家庭代表和当选的村民组长构成一个层块。行政村各村民组长和当选的村委会主任又构成一个层块。其中村民组长具有双重身份,他同时属于自然村委员会和行政村委员会;是自然村委员会的主任,是行政村委员会的委员;是自然村层块的当选者,是行政村层块的选举者。递进民主制的层块之间,正是靠这种双重身份相互连结起来。行政村主任也是一样,乡管理委员会由下属各行政村主任组成,决定本乡大事和选举乡长;依此类推,乡长们组成县委员会,选举县长……一直到各省省长组成国家管理委员会,决定国家大政方针,选举国家元首。这种层块从最基层一直搭建到最高层,构成整个国家的管理体系。 (chinesenewsnet.com) 
可以看出,在上述结构中,「逐层递选制」和「递进委员会制」其实完全是一体。递进委员会在逐层递选过程中产生,而逐层递选又由递进委员会完成。二者相互支撑和互为因果。从实现民主的角度,递进民主制首先保证每个层块之内实现「直接民主」和「参与式民主」,再把这样的层块利用「间接民主」和「代议制民主」递进地搭建在一起,最终组合成整个社会的民主。
 

作者介紹

王力雄 

一九五三年生,籍贯山东,汉族。他曾以「保密」为名,出版了震惊海内外的长篇政治寓言小说《黄祸》,引起全球媒体的追踪报导。该书曾入选为「二十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亚洲周刊》),至今仍在港台以及海外畅销,大量盗版更流传于中国大陆。这位曾被国际媒体誉为「中国最敢言的作家」的其它著作还包括:《天葬:西藏的命运》(「汉人所写关于西藏的著作中最客观公平也是最好的一本书」)、《溶解权力──逐层递选制》(作者自认本书分量超过《黄祸》、《天葬》二书的加总)。《递进民主》则是他针对中国未来的政治前途,所勾勒的一个理想蓝图。 

    還沒有人寫書評喔,快來寫第一篇書評吧!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