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暇

一種靈魂的狀態

0 / 0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3601074
  • 出版日期:2018/05/05

 閒暇是一種心靈的態度,也是靈魂的一種狀態,
  可以培養出一個人對世界的觀照能力。
  本書摧毀了20世紀工作至上的迷思,
  顛覆當今世界對「閒暇」的觀念。

  《閒暇》(Leisure:The Basis of Culture)一書輯錄德國當代哲學家尤瑟夫.皮柏(Josef Pieper, 1904-1997)的兩篇文章,這兩篇文章均完成於一九四七年夏天,並曾在德國分別出版。第一篇原名〈閒暇與崇拜〉(Musse und Kult),第二篇原名〈何謂哲思〉(Was heißt philosophieren),其中第二篇最初是以演講稿方式寫成,於波昂公開發表。

  兩篇論文的思想源頭互有關聯,第一篇旨在闡明閒暇乃奠基於「崇拜」,英文裡「崇拜」(cult)涵義較狹隘,但德文的原意遠比英文廣泛,至少不僅限於宗教禮拜,而指原始或古代人的節慶祭拜儀式。第二篇則從柏拉圖、亞里斯多德、聖奧古斯丁和多瑪斯的哲學傳統詮釋何謂哲學思索,唯有了解哲學與哲學思索的關係,我們才能理解柏拉圖的哲學學院,亦即雅典學院,會同時是俱樂部和慶典崇拜的團體。

  本書於一九四七年初版,一九五二年英譯本首度出版,旋即引起英美學界熱烈反應。獲得一九四八年諾貝爾文學獎的英國詩人艾略特(T. S. Eliot, 1888-1965)特別撰寫〈哲學的洞見和智慧〉專文推介。一九九八年為紀念德文版五十週年,再重新翻譯重出新版,新版中收錄了著名英國哲學家史克魯頓(Roger Scruton)執筆的新導論。中文版根據德文原版翻譯,附錄艾略特的導讀全文。

  儘管《閒暇》(Leisure:The Basis of Culture)一書出版多年,但此書在今日的重要性和關鍵性前較以往猶有過之。

  閒暇是一種心靈的態度,也是靈魂的一種狀態,可以培養一個人對世界的觀照能力。作者引用了一系列哲學、宗教和歷史上例證,去證明無論是古希臘人還是中世紀的歐洲人,都深知閒暇的重要性,並深為珍惜。他指出,宗教只能產生在閒暇之中:因為只有身在閒暇之中,我們才會有時間去沉思上帝的本質。閒暇曾經是任何文化的首要基礎,過去是如此,未來也是如此。

  當今中產階級世界的「工作至上」觀念已經使「閒暇」的理念凐滅不彰。本書提出了一個震撼人心的警告:除非我們能重拾寧靜與洞見,培養無為的能力,能夠以真正的閒暇取代我們那些狂亂的娛樂,否則我們終將毀滅我們的文化,乃至我們自身。

  本書對勞動與閒暇的觀念,截然有別於時下實用主義和清教徒主義的主流。皮柏預言,如果我們不能改弦易轍,繼續把「工作」視之為神明膜拜,終將帶來毀滅性的後果。

讀者好評   

  我們必須重覓哲學和神學之間正確關係的立足點,這是哲學家安身立命之處,依我看來,此即為皮柏論述的核心觀點。重新認識哲學原本的真正面貌,對任何現代智識份子都是重要之事,否則只能自我侷限於某種祕密科學領域,過著扭曲而謬誤的生活。唯其能真正認識和理解哲學,方能增長吾人之智慧和洞見。
  
  ……
  
  偉大的哲學家以激發人們思考的方式傳達觀念,並展現其無與倫比的個人魅力,猶如偉大的文學作品不斷激盪我們的心靈,尤瑟夫.皮柏正是這種風格的思想家。──詩人 艾略特(T. S. Eliot)

  閒暇並不是工作的休止,而是另一種類型的工作──是一種具有人性意義的工作,好比節日的慶典活動。宗教要教導我們的正是這個道理,這層道理對信仰者或非信仰者都一樣重要。我們要努力去追求閒暇,「在我們的努力終結之際」,我們會為我們的存在感到喜悅而心存感激。
  
  ……
  
  皮柏的書本身就是一席饗宴,他以簡潔明暢的筆觸,說明閒暇的觀念不僅是一種文化的理論,也不僅是我們這個迷惘時代裡的一種自然神學。閒暇,基本上更是一種哲學中的哲學──說明在現今科學和技術已然凌駕人之天命的時代,哲學能夠為我們做什麼,以及哲學應該為我們做什麼。他所謂的「天命」(divine command),正是從希伯來先知伊利亞到巴斯卡和齊克果一脈相承而來的「沉靜之音」,也正是他以其溫和方式告訴我們的:心靜
而後能知。──英國哲學家 史克魯頓(Roger Scruton)摘自一九九八年英譯本序

  工作和閒暇的截然兩分,現代人視為理所當然,究其緣由,主要是我們已習於把閒暇當成是補償性的替代品──從非人性的勞動中空洞而帶強制性的脫逃,皮柏的書討論的主題,正是重新尋回閒暇和沉思默想合一的生活,這個古老的傳統可追溯至先基督教時代的古希臘,也就是柏拉圖與亞里斯多德的時代。
  
  ……
  
  皮柏向我們提供的訊息直接明瞭……如果我們繼續膜拜機器,繼續膜拜實用性的知識,繼續膜拜年輕和常識性的心靈,那我們的社會,將會淪為一個奴隸社會……,皮柏深邃的洞察讓人動容,甚至使人震驚。──艾倫.泰特(Allan Tate)《紐約時報書評》一九五二年二月二十四日

  「靜而後能知。」想要獲得真知,唯有透過閒暇。皮柏博士邀我們去重新發現的,不只是個被擯斥已久的知識概念,還是個被擯斥已久的閒暇概念。在皮柏博士指控當代世界的各項罪狀中,最讓人心情沉重的一項,莫過於是說這個世界已經傷痕累累,已經臣服於「工作神明」(idolatry of work)的腳下,只知不停運轉而失去了目的感。──倫敦《泰晤士報文學副刊》一九五二年二月一日

  皮柏教授討論的主題跟每個人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但他的論點獨樹一格,不同於流俗;文風清晰直接,讓人難忘。
  
  ……
  
  皮柏重新肯定曾經盛行但如今已被世人遺忘的古老哲學傳統:生命中最美好的事物都是上天自由賜與的,而不是勞動賺取的,直觀比推論更接近真理。──艾姆斯(A. C. Ames)《芝加哥論壇報》一九五二年四月十三日

  閒暇,乃是任何文化復興的先決條件,其根源則是來自有閒和奉獻的階層。──倫敦《觀察家》雜誌一九五二年五月三十日

  以目前情況而言,許多人正以社會學角度熱中研究休閒,並教育大眾休閒活動的好處,我們似乎有必要更深入分析此一重要的文化觀念。皮柏博士為我們做了許多極有價值的研究──他爬梳相關的思想脈絡,不但涵蓋面更廣博,而且論述精深,言之有物。──蓋伊.亨特(Guy Hunter)《新政治家和國家》雜誌一九五二年四月五日

  「為了人類社會能夠更完美,」多瑪斯寫道:「我們當中需要有些人去過『無用的』默觀生活。」現代中產階級文明無法理解閒暇真正的意義和高貴的價值,因而沉思默想生活的觀念早已失落,在這樣的生活中,也就失落了有關人之所以為人的觀念。──威廉.克蘭西(William P. Clancy)《共和國》雜誌一九五二年四月十一日

  閒暇是一種心靈的態度,也是靈魂的一種狀態,可以培養一個人對世界的觀照能力。──卡爾.霍迪(Carl Houde)《國家》雜誌一九五二年十月十八日

  所謂的閒暇,並不是懶惰,而是「人類精神的自由和解放,人們得以沉思默想並和外在世界和睦相處,心靈因而獲得力量和滋養。」──《舊金山紀事報》一九五二年三月十六日

    還沒有人寫書評喔,快來寫第一篇書評吧!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