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態現代性

0 / 0
  • 語言:繁體中文

本書為社會學大師齊格蒙.包曼的代表作,是其晚年思想的核心源頭,更是後現代研究中自成一家之言的經典。他運用「固態/液態」的概念,取代既有的「現代/後現代」區分,並從五個基本概念著手:解放、個體性、時間/空間、工作,共同體,試圖理解並診斷當代的社會文化。

包曼認為,當今社會最重要的特質,就是「液態」。以前強調固態靜止的空間占據,現在是流動輕盈的時間至上;舊有資本主義的大工廠式、持久耐用的商品被屏棄,現在創造利潤的是輕薄短小、可高速流動傾銷更替的商品。游牧式菁英掌控了固定人群,掌握移動方式取代據地為王,成為新的權力工具。在快速變化的全球化社會,個體從長久穩定的共同體中解放,社會地位不斷流動,多重身分快速切換,親密關係脆弱易碎,個人的不確定感與不安感也隨之加深。面對如此困境與機遇,如何省視個人主義不斷深化下流動個體的道德責任,成為包曼關心的焦點。

他經歷了整個 20 世紀最悲觀和最樂觀的時刻,為如今的 21 世紀人類生存處境,道出了至為深刻的預言。

 

▍作者簡介

齊格蒙.包曼Zygmunt Bauman
齊格蒙.包曼(Zygmunt Bauman, 1925-2017),當代最具影響力的社會學家、思想家,也是研究現代性與後現代性問題最著名的理論家。他對社會學與社會理論的卓越貢獻,使他分別於 1990 年與 1998 年獲頒亞馬菲獎(Premio Europeo Amalfi per la Sociologia e le Scienze Sociali)與阿多諾獎(Theodor-W.-Adorno-Preis),更於 2010 年獲頒極受歐美科學文化界重視、堪稱西班牙語世界「諾貝爾獎」之稱的阿斯圖里亞斯王子獎 (Prince of Asturias Awards)。

1925 年生於波蘭猶太家庭的包曼,曾是堅定的共產主義者,於 1968 年政府反猶運動之際遷往英國,並在里茲大學任教直到 1990 年退休。失根的他,漂泊的猶太人意識,漸漸使他與「液態現代性」產生選擇性的親近關係,在批判理論與後結構主義之間,最終形成自成一格的「後現代性預言家」。

其學思歷程可分成三大階段:1980 年代後期,包曼關注現代性對道德的抹煞,具體表現便是大屠殺,此階段可稱為對現代性的反省。延續此觀察,1990 年代包曼看出現代性在不斷改變當中,全球化下的消費主義盛行,如今的社會不確定性提升,已然步入後現代社會。2000 年,包曼正式捨棄後現代一詞,改以「液態現代性」來描述新的後冷戰時代社會性質,此後便延續此概念,探討液態現代性社會下的人類關係,並企圖從中尋求倫理規範。

不同於70、80年代後現代主義者對語言學及解構的關注,包曼所反思的後現代性,無不圍繞在民族國家的未來、個體自由與安全議題上。他長年抨擊現代性帶來的惡果,並深思世紀末以降的全球化和消費主義問題。從大屠殺到柏林圍牆倒塌,從數位時代到保護主義再興,他的思想,是對一個世紀以來人類生存狀態的持續觀察。

筆耕不輟的包曼,一生出版了超過 60 本著作和發表過百篇文章,其中包括知名的「現代性三部曲」[《立法者與詮釋者》(1987)、《現代性與大屠殺》(1989)、《現代性與矛盾心理》(1991)];以及「後現代性三部曲」[《後現代倫理學》(1993)、《斷片生活》(1995)與《後現代性及其缺憾》(1997)]。晚年,包曼以《液態現代性》(2000)為核心,以驚人的毅力與速度,陸續出版《液態之愛》(2003)、《液態生活》(2005)、《液態時代》(2006)和《液態邪惡》(2015)等液態現代性系列作。

2017 年年初包曼與世長辭,享年 91 歲。他經歷了整個 20 世紀最悲觀和最樂觀的時刻,為如今的 21 世紀社會道出了至為深刻的預言。

譯者簡介

陳雅馨
臺大社會所畢,現就讀清大社會所博士班,專職譯者。
聯絡信箱:zoethealien@hotmail.com

    還沒有人寫書評喔,快來寫第一篇書評吧!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