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理人月刊 09月號/2019 第178期

4.6 / 5
  • 語言:繁體中文

【編者的話】

OKR:超紅還是超管用?

在2017年1月號的封面故事「目標管理」裡,我研編的企業案例之一,就是Google的OKR制度。這表示在那之前,OKR在國內外已經引發關注和討論了。

時隔兩年,2019年1月,天下文化出版《OKR:做最重要的事》,作者是將OKR導入Google的知名創投約翰.杜爾(John Doerr)。書應該賣得不錯,我手上這本的版權頁顯示,短短兩個月就「重版出來」3次。

到了4月,遠流出版的《葛洛夫給經理人的第一課》也推出新裝版,封面文案寫著:OKR之父的管理智慧。這本書寫於1980年代,中文版首度出版應該是2005年。時隔十餘年,加上「OKR之父」幾個字,也算是反映了時代氛圍。

畢竟多年來到處宣揚OKR的杜爾一點都不居功,書裡直接闢了一章就叫〈OKR之父:葛洛夫創造、流傳的目標設定法〉。杜爾還在讀哈佛商學院時,為了挽回女友的心,陰錯陽差到了英特爾實習,誰知遍尋不著的女友就在那裡實習,而這個巧遇,不但讓他與女友破鏡重圓、得到了畢業後直接到英特爾工作的機會,最重要的是從葛洛夫身上學會了一生受用無窮、也某種程度上重塑再造了矽谷科技圈,以及更廣泛的各行各業的管理思維。

人世間的運行邏輯常是如此:一時一地,總有些相對來說較受歡迎、主流、暢銷的人事物,經過時間的淘洗,極少數得以進入經典殿堂,更多則是凍結在走紅當下的那時那地。

所以,每當聽聞眾人追捧的概念或工具時,多少總是得想想,那究竟是fact(事實)還是fad(時尚)?尤其身為組織高管更要小心:你一個人瘋了防彈咖啡3個月不了了之事小;如果你在全公司掀起提升身體能量與工作效率的防彈咖啡運動,大費周章買了設備與材料,也不管同事敢不敢喝摻了奶油椰子油的咖啡,幾個月後熱潮過了,包括你自己在內彷彿全公司沒發生過這件事,那就勞民傷財了。

我更推薦《葛洛夫給經理人的第一課》這本書,那可以說是化學工程博士葛洛夫32歲開始掌管英特爾營運的管理自學筆記與心得。書裡第144頁談的就是目標管理:要做好目標管理,你必須先回答兩個問題:1.我想要到哪裡?(這個答案便是你的目標);2.我要如何知道正朝著目標邁進?(這個答案告訴我們沿途該驗收的成果)。

OKR的定義三言兩語就說完了,要有明確目標(objectives),再訂出幾個關鍵評量成果(key results)。

許過新年願望的人都知道,設定目標、拆解目標不難,難在於如何訂出合理、可執行又有挑戰性的目標;更難的在於你是否嚴謹自律地沿途驗收成果。球隊拿冠軍後,教練絕不會跟球員說,「下個球季見,期待再入手一個冠軍!」球員必須時時刻刻在他眼皮子底下,扎扎實實地做好每一個訓練,保持良好體能與心智狀態,這樣我們才可以說,有機會達成目標。OKR不只是又一套工具而已,背後需要的是每一個參與者綿密誠實的自我評量與成就追求。

總編輯 齊立文

    還沒有人寫書評喔,快來寫第一篇書評吧!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