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用

0 / 0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3447016
  • 頁數:480 頁
  • 出版日期:2019/10/24

你若一生只能讀一本遊記,那就是它了!

法語旅行文學巔峰傑作 歐洲人人必讀的經典遊記

華文書市的夢幻遺珠 繁體中文版缺席半世紀 台灣首度問世

『當尋常的認知開始受到衝擊,而我們的欲望卻設法抗拒時,我們會設法為自己的執著找理由。然而我們找到的理由通通不值一文。事實是,我們並不知道如何形容到底是什麼在驅使我們。某種東西在內心滋長茁壯,逐漸掙脫纜繩般的羈絆,直到某一天,儘管不怎麼有把握,你還是義無反顧地揚帆而去。旅行毋須動機。旅行很快就會證明,它本身即已足夠。我們原以為自己出發成就一場旅行,但旋即換成旅行在成就我們,或者令我們俯就求饒。』(尼可拉.布維耶)

【本書特色】

★ 旅行文學世紀經典,影響一整代旅人,堪稱背包客始祖

★ 2019 年瑞士票選 20 世紀 50 大法語經典書單,本書名列前茅,與普魯斯特《追憶似水年華》、卡繆《異鄉人》、尤瑟娜《哈德良回憶錄》等名著並列

★ 絕美文風搭配 48 幅手繪速寫版畫,傳神還原橫貫歐亞的天涯行腳壯遊風景

★ 本書重新定義了遊記寫作的終極可能,將旅行札記提升至純文學境界

★ 資深譯者徐麗松精心翻譯,最優美典雅的譯筆,述說最傳奇的旅程

【旅人齊聲推薦】(按姓名筆劃排序)

小歐(作家、「四國遍路同好會」主持人)

安柏(旅行作家)

艾迪摳(步城文旅圖版主)

陳浪(旅行作家、行腳節目主持人)

黃麗如(旅行作家)

謎卡(旅行作家)

謝昕璇(世界旅行冒險家 CC )

謝哲青(作家、知名節目主持人)

【內容簡介】

一九五三年夏天,一位早已遍遊歐洲、非洲各地的二十四歲瑞士年輕人,坐進了一台飛雅特汽車,從日內瓦浩蕩出發。這次,他的目標更遠:土耳其、伊朗、喀布爾,乃至印度邊界。他便是本書作者尼可拉.布維耶。這趟前後為時一年半的天涯行腳,布維耶並非孤身獨往,他的朋友提耶里.維爾內隨他一同上路,以質樸插圖及黑白速寫捕捉當下靈光,搭配布維耶令人目眩神迷的文字魔法,於是,就在兩人壯遊歸來十年後,一本旅行寫作的傳奇「聖典」誕生了,從此將遊記昇華至純文學的高壇。布維耶的《世界之用》以細緻而富有「即時感」的微觀筆觸、風俗考察與旅行哲學交錯互生的幽默底氣、文采亮麗絢色卻不致流於賣弄的精準合度,寫盡了聲響、氣味、光影、儀俗、面容,滿滿都是驛旅之心的純粹能量,成就一部叩問旅行終極本質的不朽逸品,啟發了數十年來成千上萬的浪遊者與背包客。這本歐陸旅者人人必備的永恆心頭好,「就像一道水流,將從你身上穿過,把它的顏色借給你。然後水退去,人留在原地」。但一切都將從此不同,因為你不會甘於留在原地,你一定會出發,在路上,準備以足為度,「使用」這個世界。

【尼可拉.布維耶的旅行觀察與哲思】

★ 時間在一杯杯滾燙的茶、半天搭不上幾句的話語、一根根香菸之間流逝,然後曙光升起,逐漸擴散,鵪鶉和山鶉開始唱和成一片......我們趕緊把這輝煌盛大的一刻如船錨般拋進記憶深處,等著有一天再去把它拉上來。我們伸展四肢,走動幾步,感覺全身輕飄飄;要想描述此時此刻的感受,「幸福」這個字眼實在顯得既單薄又偏狹。說到底,構成人類生命架構的既不是家庭、事業,也不是別人對你的議論和看法,而是少數幾個這種性質的瞬間,它們被一種比愛情更寧靜祥和的懸浮力量抬升,而生命以一種謹小慎微的方式把它們分給我們,以免我們脆弱的心靈無法承受。

★ 必須回到異教徒的城堡,回到那個記憶的黑洞,回到那片黃色黏土山坡——儘管只見它已化成一片晦暗、一陣微弱回音、一堆每當我試著縫綴就立刻鬆散掉落的思想碎布——回到那個辛苦而幸福、讓我感覺生命的走向如此清晰的秋天;找回那些織綴在山丘頂上的法國人——如此活躍而忙碌,如此盛情地歡迎我,讓我發現一個全新世界,用他們的漁獵所獲滋養嗷嗷待哺的我。回到那裡;更重要的是:開挖這層厚得可怕、將我跟那一切隔絕開來的泥土。(這何嘗不是一種考古!每個人都有他的破片和殘跡,但當過去消散時,那永遠是同樣的災難。)設法鑽透這片亟於廢除、毀容、泯滅的漠然,尋回當時的充沛活力、靈動思維、柔軟彈性、細膩層次、生命波光,那些豐饒的偶然,那些墜入耳中的音樂、那種與事物之間的珍貴默契,以及人在其中感受到的那份極致喜樂。

★ 能夠把車開上荒山,睡在波斯波利斯的遺跡裡,再多的麻煩都得到了彌補。這些古老遺跡在夜裡特別美:橘黃色的月亮、漫天的飛塵、灰絲絨般的雲朵。貓頭鷹有的棲息在斷了一截的石柱上,有的駐留在柱廊守護者斯芬克斯的頭巾上;蟋蟀在黑暗的牆垣中唱歌。宛如一幅陰森的普桑畫作。我們對亞歷山大沒有太多怨言:這樣的古城更是意味深長;它的毀滅拉近了我們跟它的距離。石頭不在我們的主宰範圍裡;它有不同的對話者,它屬於與我們不同的循環。我們可以在雕琢它時讓它說我們的語言,但那只是一時而已。然後它會回頭說自己的語言,那個語言的含意是:撕裂、捨棄、漠然、遺忘。

★ 我對蒼蠅恨之入骨。光是想到蒼蠅,我就淚眼汪汪。如果把一輩子都奉獻給滅蠅工作,我會覺得那是非常美好的人生志向。當然我指的是亞洲的蒼蠅,因為在這個問題上,沒出過歐洲的人沒有說話的權利。歐洲的蒼蠅只會趴在窗玻璃、糖汁上和走廊的陰影裡。有時甚至還會誤闖花間。牠已失去本色,被祓除了邪魔之氣,甚至顯得天真無邪。反觀亞洲蒼蠅,由於死的東西太豐足、活的東西太放任,牠早已被寵壞,變得陰險狠毒、無恥至極。剛毅不屈、勇猛頑強,如某種恐怖物質的燃屑;黎明即起,然後世界就屬於牠。天光一亮,你就再也別想睡覺。稍微休息片刻,牠就把你當成死馬,挑牠最喜歡的部位下手:唇縫、結膜、鼓膜。牠認為你睡著了?那牠就會得寸進尺,瘋狂躁進,最後以一種極其蒼蠅的方式在你最敏感的鼻孔黏膜中爆發,讓你噁心得猛然跳起來。

★ 世界就像一道水流,它從你身上穿過,在一段時間中把它的顏色借給了你。然後水退去,把人留在原地,面對自身固有的虛空,面對靈魂中那種核心性的不足;我們必須與之共處、與之對抗,但弔詭的是,這種不足可能就是我們最可靠的動力。

    還沒有人寫書評喔,快來寫第一篇書評吧!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