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讀書評

遊戲自黑暗

《遊戲自黑暗》的書評

重讀<兩棲作戰太空鼠>讓我想到我還沒讀童偉格的《西北雨》,其他的短篇不斷去試探和突破界線還蠻有意思的,雖然不一定很易讀。



<火活在潮濕的城>

女孩跟火隔著浴室的門對話。
你在很多人眼裡並不存在。女孩說,因為他們連你的動機都無法想像,就像我一樣困惑。你們也不在公民課本裡,看起來就更加可疑了。課本裡都不教有關於火的事,因為在編撰者的立場下看火,火就註定是錯誤的,所以他們寧可選擇不談。但是弔詭的是,如果不談論錯誤的本質,我們又怎麼會知道那是錯誤的呢?
火說,正因為他們的怯懦,證明我們擁有存在的縫隙。

我只是討厭困惑,也討厭複雜的事情。女孩說。
所以我們才會在街頭試著跟大家說明啊。火說。
喔不,我的意思是說,有時候簡單的道理或世界觀會更有力量。女孩說。在執行層面的效率跟效果,你懂我的意思嗎?正因為簡單,所以才是更好的。
看起來我們好像置身在和諧的宇宙之外,讓一切事情變得複雜。火說。

看起來像是那樣。女孩說。
但有時複雜是必要的,總有我們不能無視的細節,我們必須直面複雜性,才有解決問題的希望。
可是我會覺得好煩喔。而且思考也是有成本的。難道沒有更有效的方式嗎?女孩的聲音像是撒嬌。
這樣的成本跟我們在乎的議題相比,自然是可以接受的吧?當然,前提是,如果那個議題妳在乎的話。

假設我在乎好了,也沒有一群人思考就會更有效率的說法。女孩問。為什麼不能是讓少數人進行這樣的工作就好呢?
也許我們已經這麼做了,但這世界光靠想法是不會被推動的,所以我們必須傳達出來。妳只需要聆聽、判斷、行動,這難道還是太困難嗎?
在乎的話也許不困難吧?但我都還沒開始在乎呢。女孩說。
但妳應該在乎,如果妳信仰單純,就會信仰公理。火說。
但我需要安全感。女孩說。

只有資源充足的人才有資格擁有安全感。但有誰的資源可以是真正充足的呢?沒有誰真的是,所以一旦我們追求安全感,無常就會把我們變成貪婪的人。


雖然我覺得這段有點直接,或用字和語法不太中文(但語言本來就是自由的,再加上我也會這樣XD),不過這大概是勞基法三讀後我最想引用的文字吧。
雖然李奕樵的故事不是我讀過最恐怖的(心裡的中文短篇並列第一名是《海邊的房間》和《縫》),但是在有限篇幅裡構築黑鏡般的世界,<無君無父的城邦>跟<遊戲自黑暗>的嘗試有種詭譎趣味。<貓箱>可能是最溫馨的,而是最鄉民的XD

決勝女王

《決勝女王》的書評

的確是華爾街之狼+穿著Prada的惡魔調性,Molly Bloom即便身著Valentino、足踏Jimmy Choo,卻只是保有女性外貌的武器、用社會男性的語言去拚搏,在被粗魯地撕下外裝後,才恍然發現手裡的入場券其實是給予外人的,不像屋裡的人只要露臉,門房就能放行。
讓我想起李明璁在上法農的《黑皮膚,白面具》以及卡繆相對於巴黎沙龍圈的異鄉感。

背後歌

書摘

<年代:一九五○年代>
我特別留意一九五○年代的原因在於當時的美國平面廣告,那是消費與通俗文化的黃金時期,保守勢力的反撲時代,廣告插畫中瀰漫的甜蜜、輕盈、俏皮與不知人間疾苦,總讓我恍然感覺身回美好邪惡的童年。
有張繪於一九五六年的廣告插畫,題為「未來之屋」(House of Future)全屋控制系統、不沾塵地板、個人直升機、玻璃牆、巨無霸蔬果......儼然是色彩鮮豔的太平盛世。然而仔細一看,在這幢未來之屋哩,看似爺爺者抽煙斗看電視、看似父親者則剛下班回家,其餘三子女(應該是母親與兩個女兒)則分別在烹飪、張羅飯桌以及展示新衣。果然點題:這是未來之「屋」──只有屋子進化了。而五十年後的今日之屋權力結構仍不多改,令人感覺微妙。

<夜奔>
後來我還懷抱了那個夢境好幾日,時時回想它,感到一種如葉隙被光線一瞬填滿,微小寂寞的幸運。現實已失去所有奇觀,我依賴夜裡隨機展開無責任的逃奔行程。眼瞼之外仍有生活的癰與自我的庸俗,昏晦路行難,命運哀風亂雪也將我推磨成我並不想成為的人,但我有夢如密室,在那裡我看見只給我一個人看見的恐怖或大美,他人無從讚美或輕視的地獄或天堂。無比孤獨,卻更無比快樂。那裡只有我一個。

回家: 顧城精選詩集

詩摘

熔點
陽光在一定高度使人溫暖/起起伏伏的金幣/將淹沒那些夢幻/橘紅色苦悶的磚
沒有一朵花能在土地上永遠漂浮/沒有一隻手,一隻船/一種泉水的聲音
沒有一隻鳥能躲過白天/正像,沒有一個人能避免/自己/避免黑暗

巴黎踢踏透(平裝)

《巴黎踢踏透(平裝)》的書評

「太平山上的小旅館,他已一天一夜不曾開門,蜷臥在雙人床上,連鞋子都沒脫,一整夜他用錄音機錄下自己的獨白,他的劇本單調而冗長,三年了,他抿著嘴唇,低著頭,一個人去了許多地方,寂寞像一件衣服穿在他身上,他只有那件衣服。」《巴黎,踢踏透》<現在是白天還是晚上>p.126

末日小鎮(平裝)

《末日小鎮(平裝)》的書評

當萬事順利時,你以為人生的巨變會擊垮你;但當厄運真的來到,你卻又撐了過來。你撐過來不是為了證明給別人看,你繼續下去也不僅是因為你想要如此而已,你忍受一切也不是因為教堂牧師叫你這麼做。你撐過來,是因為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種單純的、不屈不撓的、想繼續前進的渴求,而且不管要付出什麼代價,你都會堅持下去,即使你喪失了那麼多東西,多到你都不認得自己了,但你剩下的東西就是你自己的一部分,那是你從來不懂的部分,是你一直低估的部分,也是你一直害怕面對的部分。你害怕有一天當你需要它時,它不會出現,但事實上它正是你無法被奪走的部分。
── p.372

惡意

《惡意》的書評

好久沒被作者玩弄在鼓掌之間來回那麼多次了,初開始尋作者刻意引出的線頭找出兇手是誰的而沾沾自喜,孰知這根本就為已知條件,犯罪的動機反而是待人挖掘的真相。
拜讀完畢難免會因為被作者耍很多次而不爽,不過這些情緒卻是帶著不得不佩服的笑容而說出的。

烈酒一滴

《烈酒一滴》的書評

「以前我還真能為了失去童年的場景,狠狠把自己灌個爛醉呢。『可憐的我喲,小時候住的房子給拆了,玩棍球的大街給挖了,滴答滴答滴。』其實我的童年跟房子和大街根本沒關係。而且那個童年沒有消失。我還扛著它四處走,我還是得處理它,消化它。」──《烈酒一滴》P.36

八百萬種死法

《八百萬種死法》的書評

選擇題往往給你二選一,不是A就是B,不過大家常常都忘了還有另外24個字母啊。

嫌疑犯X的獻身

《嫌疑犯X的獻身》的書評


數學邏輯所建立起的是最後一次為了未知數X做的獻身,為沒有交換過體溫愛情乾嘔出靈魂,只因為他人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用眼神續了命。

小說和電影都有各自的感覺,堤真一演的真好。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