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13
和漾 新增 1 則書評
重讀<兩棲作戰太空鼠>讓我想到我還沒讀童偉格的《西北雨》,其他的短篇不斷去試探和突破界線還蠻有意思的,雖然不一定很易讀。 > <火活在潮濕的城> > > 女孩跟火隔著浴室的門對話。 > 你在很多人眼裡並不存在。女孩說,因為他們連你的動機都無法想像,就像我一樣困惑。你們也不在公民課本裡,看起來就更加可疑了。課本裡都不教有關於火的事,因為在編撰者的立場下看火,火就註定是錯誤的,所以他們寧可選擇不談。但是弔詭的是,如果不談論錯誤的本質,我們又怎麼會知道那是錯誤的呢? > 火說,正因為他們的怯懦,證明我們擁有存在的縫隙。 > > 我只是討厭困惑,也討厭複雜的事情。女孩說。 > 所以我們才會在街頭試著跟大家說明啊。火說。 > 喔不,我的意思是說,有時候簡單的道理或世界觀會更有力量。女孩說。在執行層面的效率跟效果,你懂我的意思嗎?正因為簡單,所以才是更好的。 > 看起來我們好像置身在和諧的宇宙之外,讓一切事情變得複雜。火說。 > > 看起來像是那樣。女孩說。 > 但有時複雜是必要的,總有我們不能無視的細節,我們必須直面複雜性,才有解決問題的希望。 > 可是我會覺得好煩喔。而且思考也是有成本的。難道沒有更有效的方式嗎?女孩的聲音像是撒嬌。 > 這樣的成本跟我們在乎的議題相比,自然是可以接受的吧?當然,前提是,如果那個議題妳在乎的話。 > > 假設我在乎好了,也沒有一群人思考就會更有效率的說法。女孩問。為什麼不能是讓少數人進行這樣的工作就好呢? > 也許我們已經這麼做了,但這世界光靠想法是不會被推動的,所以我們必須傳達出來。妳只需要聆聽、判斷、行動,這難道還是太困難嗎? > 在乎的話也許不困難吧?但我都還沒開始在乎呢。女孩說。 > 但妳應該在乎,如果妳信仰單純,就會信仰公理。火說。 > 但我需要安全感。女孩說。 > > 只有資源充足的人才有資格擁有安全感。但有誰的資源可以是真正充足的呢?沒有誰真的是,所以一旦我們追求安全感,無常就會把我們變成貪婪的人。 雖然我覺得這段有點直接,或用字和語法不太中文(但語言本來就是自由的,再加上我也會這樣XD),不過這大概是勞基法三讀後我最想引用的文字吧。 雖然李奕樵的故事不是我讀過最恐怖的(心裡的中文短篇並列第一名是《海邊的房間》和《縫》),但是在有限篇幅裡構築黑鏡般的世界,<無君無父的城邦>跟<遊戲自黑暗>的嘗試有種詭譎趣味。<貓箱>可能是最溫馨的,而是最鄉民的XD
01
10
12
24
11
19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