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讀書評

Google模式

《Google模式》的書評

不愧是技術出身的人創辦的公司,完全以技術為重。喜歡這本書所呈現的務實觀,以真正做出好用東西為最高原則的務實。

職業生涯


思考五年後你希望從事的理想工作,你希望在哪裡工作?你想做什麼?希望賺多少錢?敘述這個職務:如果你在網路上看到這個工作機會,徵才內容會是什麼?現在,快轉到四、五年後,假設你在做這份工作,你這五年間的履歷表內容是什麼模樣?從現在起,你經過哪些途徑,到達那個時候的理想工作?

持續想著這份理想工作,根據它來評估你目前的長處與缺點,你需要做出哪些改進?這一步需要外人提供的意見,因此和你的經理或同儕談談,徵詢他們的意見。最後,你要如何獲得這份理想工作?你需要哪些訓練?需要什麼工作經驗?

我想補充,思考職涯前要先想生涯,因為工作是生活的一部份,是讓工作配合生活,而不是反過來。你重視的是什麼?想要的生活是什麼?現在有的是什麼?有什麼能力能幫助你獲得想要的?

釐清生涯之後才去想怎麼樣的工作能配合?畢竟,有偉大的理想或願景很好,但那並不是每個人都想要的。每個人重要的事物都不同,本來就不該用一套標準套用在所有人。

共識跟搖鈴


所謂共識,在於找到最佳方法,而不是用自己的方法。

最佳方法應該是對團隊、對工作最有益的。

然後呢,討論要有人拿捏什麼時候該喊停做出結論,會開得久但沒結論實在是很浪費。

歐普拉法則


科技人常犯一個錯,總認為如果根據資料和明智的分析提出一個聰明、考慮周到的論點,人們就會改變他們的看法。其實不然。如果你想改變人們的行為,你不能只在論點上勝出,你必須感動他們的心

(狀態顯示為中箭)

要說故事讓人家有 fu,才會想去做那件事......

想想也是,人不是理性的生物呀~ˊ_>ˋ

70/20/10 的資源分配法則


70% 資源用於核心事業,20% 資源用於有一些小成功的新產品,10% 資源分配給全新的計畫。

這是資源分配喔,不是那個 20% 時間。這邊指的資源應該是人員,畢竟 Google 做軟體的,資源最主要就是人了。

投資高風險的新東西要小心過度投資,過度投資會讓人想回收過去投注的資源而傾向只看好的、不容易承認失敗或錯誤,簡單講就是個賭徒的概念。(欸)

20% 時間計畫


20% 時間計劃應該是 Google 有名的制度之一。

重點在自由而不在時間,重點在可以自由地去做想做的事。

根據自我決定理論,人類對於自主(根據自己的意志和抉擇而行為,而非受外界施壓而行為)、勝任能力,以及和其他人的關聯都有強烈的需求。自我決定理論認為,人們是否覺得他們的工作有動力且有成就感,有相當程度取決於工作能否滿足他們的這些需求。

20% 時間計畫不需要金錢酬勞,因為他們不想讓外在獎酬取代內在獎酬而扼殺創造力。

看起來也不是一個自己悶著頭做就行的,除了有點子之外也要能吸引其他人一起加入。

從書中看起來,20% 時間要產生很棒的新產品不是很容易,它需要員工有足夠的自身動力,更需要有無數無數的時間與嘗試。如書中所說,20% 時間產生的產品或功能並非最重要的「產出」,真正重要的是在過程中得到經驗以及學習的智慧創作者,這些經驗會帶在這些人身上繼續下一次的發揮。比起產生新創產品,20% 時間或許更重要的反而是在教育訓練上。

20% 時間與其說是 Google 的一個與眾不同的制度,不如說他們只是將那種鼓勵創新、不怕失敗的文化變成一個制度。先有文化才有制度,而不是想以這個制度去培養創新文化,先後順序不一樣的。

詢問困難的問題


「當這家公司的成功與獲利最仰賴的競爭優勢消失時,公司該怎麼辦?」

在剛開始看到對手的時候,甚至在更早、還很順利的時候就詢問困難的問題,然後思考對策、解決方式。

問這問題難,難在這樣的問題令人不安。回答這樣的問題也難,但沒有好的答案能問出問題總是一線希望。

最後書中也列舉許多重要的問題,當作結語總結整本書。

http://www.cjwind.idv.tw/How-Google-Works/

科技渴望社會(平裝)

科技物有政治性嗎?

這篇在說「技術物」如何對人及其生活方式產生影響,「技術物」指的是各種各樣具體的技術或系統,例如核能電廠、鐵路、各種通訊方式、公路網、飛機等等,將「技術」這個較為廣義的詞定義得比較狹義但具體。整篇常常提到政治性、權威、權力、社會組織,我理解為在試圖說明技術物對人的生活以及社會產生的影響。

最偉大的權力不在於君臨天下的帝國威望,而在於權力內化成人們的「生活方式」而無法察覺,更因是生活方式而成為價值觀而為其辯護與效命,從而促成了權力的再生產。而權力的社會運作在於使人們無法思考「另類生活方式」的可能性。

技術作為一種對內的控制性力量,就在於讓我們覺得「只有」一種生活方式。

導讀以汽車作為一種生活方式、一種「必須」舉例。因為認為汽車是必須,所以道路規劃等等就以汽車為主,人們出門以考量汽車可及性與停車便利為主。汽車作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於是很難想像以其他交通方式生活,例如芬蘭的單車與大眾運輸。即使有所想像,甚至會受限於當前硬體設施而較難實現其他交通方式。

引入一個技術的原因不見得是表面上的原因,如引入新技術帶動進步,而可能是達到其他政治或操弄的目的......例如本篇文章提到的低架橋設計,高度故意不足以讓公車通過,使得較依靠公車作為交通手段的族群變得較難前往某些區域,達到了某個程度的隔離目的。

以低架橋這個例子來說,我會認為這是人「刻意」將技術用於較壞的方向。我的想法偏向技術本身是中立的,可以用在好的方向,也可以用到壞的方向,技術本身並不帶有其原生的影響,是好是壞端看人如何使用。

文章後面提到,有時候技術的影響並不見得是當事人的本意與意圖。當事人可能並無將技術用於好或壞的動機,但技術本身仍然帶來某些影響,或好或壞。例如早期公共設施較沒有無障礙設施,這不見得是誰特意為之,但結果讓身心障礙者較難以前往某些地方,而在某個程度上遭到排除。這觀點稍微改變了我認為技術是中立的想法。

技術物甚至會影響圍繞其的社會組織結構與運作方式,例如有了自動化生產系統,原本員工做的事是生產、製造某個東西,但有自動化生產系統後,員工變成是去維護這個系統的運作,而可能為了配合機器而在工作上得要更制式、更機械化。講難聽點,人從做重複性的生產作業,變成機器系統的活零件。

要維持一個龐大的系統順暢運作,組織上就變得需要有階層與管理,需要管理階層去確定每個部分都有人確實的做好維護與運作。但接著要問的是,維持一個系統,是否必然要使用中央集權式的方式予以管理才能有效率並安全的運作?又如,在這個資訊科技講究創新的時代,由上而下、中央集權式的階層管理是否還適用?看到這我有點訝異,雖然有淺淺的想過一項技術會帶來些影響,可是沒有想那麼深。

而當「進步」成為主流,對於技術大多只考慮實用性時,拒絕技術之引進容易被扣上「反進步」的帽子,或許使技術的影響性反而變得不被考量。

其實是拉哩拉紮的整理跟心得,目前來說無法更有條理了。看這書大概有四五成是每個字都看得懂但整個句子看起來其實不懂那些字詞真正想表達的意義......

http://www.cjwind.idv.tw/STS1-04/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