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讀書評

怪談──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之始(平裝)

無關怪異,唯指人心。

  人生第一本快速看完的磚頭書──宮部美幸的《怪談: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之始》(。∇^☆)
  沒有多餘贅述,情節緊湊,卻又能在適當時機給予讀者一個喘息的機會。比行雲還淡雅的描寫、比流水還暢通的鋪陳,卻又在雲淡風清的下一刻暗藏著詭譎風雲。
  故事的源頭──黑白之間。原是指三島屋主人和客人下棋的黑與白棋,但從它變成侍女阿近傾聽故事的地方後,黑白之間便成為了在黑與白游移的人們所處之地。每個故事的主角,說黑未免太過於慘忍,但說為白卻又過於濫情。在一個又一個看似不相關的故事之間,宮部美幸巧妙將之於阿近本身的故事串連成了一波又一波高潮。
  在說與聽之間,人們逐漸釐清心中得煩亂。死人以怪異的身分活在生人得心裡,逼迫生者們受苦的,一直以來就只是人們的本心。
  在日本眾多的恐怖小說裡,常常被拿出來描寫得一點就是:人心比妖怪還要來的可怕。而我在宮部美幸的帶領下,才真正的體認到了這種令人戰慄的人心吶。
  喔喔,窩終於看完一本磚頭惹。宮部美幸泥讓窩感覺窩好厲害。 ( ̄ー ̄〃)

致命廚娘

正正不得正

作者的筆調雖然看得出來是以馬利本人為中心,描述時也多以猜測她的心態為出發。
但值得嘉獎是,她也是有試著以不同人的觀點去描述這件事情。並非是單純的一方迫害另一方。
這個事件中,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立場與信念。以大眾的觀點來說,也難以去評斷某一方的出發點是錯誤的。梭普教授確實在公共衛生上多有貢獻、貝克醫師也有著執著的信念、而瑪莉作為一名(在作者筆下)硬朗堅毅自愛爾蘭漂泊到紐約的廚娘在種種遭遇下受到的不公對待與委屈。
然而,可能在出發點時就有錯了。無效的溝通,導致瑪莉與教授對彼此都有了不良的印象,令後續的狀況越滾越難以收拾。

而其中,最令我感到不舒服的部分,是媒體的渲染。不斷地去挖掘去誇大瑪莉的事件,去探勘她的隱私。

思考點:
衛生局握有多少權力去管制感染性病人?

新選組血風錄(下)(平裝)

《新選組血風錄(下)(平裝)》的書評

  書名雖為血風錄,便當倒也發了不少份。但是由於他是短篇形式,又將時間軸打散而將番茄醬稀釋了不少。   敘事觀點也多採用一些需要翻歷史名冊才能恍然有他的人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