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08
tglin 新增 1 則書評
這本書的寫作方式挺有趣。感覺上,本書很像是「For dummies」的速成包,但當中卻出現非常多的「研究型論文」的討論;有時,同一個話題還會在不同篇章內重複,或連帶出的某個主題放入「下回再解」的情況。令我不禁懷疑,這本書是不是由作者的部落格(blog)文章給重新集結出來的呢? 由生活中的體驗,我一直有個想法,也就是我們人類「對於社會中專有名詞的創造力是有限的」。因此,每當有某支部族移民到新的地區時,這群新到者的命名方式,若不是拿他們原本的故鄉之名沿用,就是將原住民的稱呼生吞活剝地套用。台灣地名自然也不例外——我們這群漢人也絕非特別聰慧或愚鈍,因此台灣的地名,自然有許多是拿原住民(先住民)的名字來用。過去,我受到《台灣通史》的誤導,以為「台灣」一名和地形、甚至於閩南語中的「埋冤」有關。後來才曉得,根本沒有任何關連,純粹是拿原住民的名字,再根據發音的相似,轉化成為我們所熟悉的漢字罷了。任何「望文生義」的努力,不過是去把「沙發」一詞格物格出沙土製程的荒謬而已。 本書令我比較耳目一新的觀點,是作者並不認為日本伊能嘉矩的理論全都正確。具體來講,「基隆」是難得的「純漢人命名」,和 Ketagana 無關。因此台北的古名「大加蚋」,只是平埔族語「看得到海的地方」,並不是真有一個名為「凱達格蘭」的族名總稱。——由於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因此我仍以開放的態度,等待未來學者不斷地詰辯提證。 作者在本書中還有許多令我喜愛的想法。由於台灣這些年來的激進政治意識形態影響,有不少現代關於台灣歷史各方描述的學者,總是不免落入激進的思想主題中。或許真相永遠無法解明,但我由歷史閱讀中所得到的概念,認為「中庸」永遠是最接近事實的態度。本書由許多地名源由所牽涉到的歷史故事,作者並不會像時下主流,特意美化一方或污蔑另一方,總是盡可能地持平敘述。所以在閱讀過程中,我可以安心平順地接受當中的知識。
tglin 新增 1 則書評
好書! 這是一部論文專書,主要是談到中國魏晉南北朝的「貨幣經濟史」,並上下兼論漢末與隋唐的相關事蹟。作者細細考查史料文字上的描述,並用出土的實物證據(古墓與收藏家的錢幣),並用現代經濟學的研究方式,來專門論述這一時代的中國貨幣經濟史。 過去針對這段中古時期的貨幣史有兩派學說。全漢昇提出「中古自然經濟說」,認為漢末至隋唐主要以實物經濟為主流。而另一派是何玆全認為「東晉南朝貨幣發達說」。 本書作者的立場,主要是站在全氏的論點,中古的貨幣經濟並不發達,處於長期的「通縮」現象;然而,每當主政政權擁有較穩固的環境後,便開始鑄造自己的貨幣——並且很快就因發行的貨幣貶值,造成「通膨」的現象。簡而言之,這是一個「通縮」的大環境,並雜以短暫「通膨」的情況。 === 我個人讀過本書之後的隨想,倒不是「為何政府要惡搞貨幣?」這種道德式的問題——政府本來就會幹壞事,這是我自柏楊學校畢業之後的基本概念之一。身為現代人的我,很難想像,「為何政府可以不造幣?」這個疑惑。 在閱讀本書之後,我突然體悟到,中古政權之所以不造幣,應該不是「不願意」,而是「力所未逮」吧。在讀經濟史相關的材料、以及從現代生活當中,都可以見到一種傾向︰某種貨幣的發行與流通,都代表了某個政治團體的權力顯示。因此,在中古(後漢到魏晉南北朝)的社會經濟主流環境下,就是處於某種「莊園經濟」的小單位生產模式(封建型生產),也就使得發行貨幣的單位(即皇權)的意志,無法有效地普及到底層人民。 因此,「不鑄幣」和「莊園經濟」,這兩種互為因果的條件,彼此補強,便成了這個時代貨幣史的主要現象。而在朝代迭替之間,偶爾會出現中央集權化較佳的政權,此時的中樞執政者能壓縮封建主的空間,自然便樂於開始了「鑄新幣」和「幣值高估與劣化」這種惡性的循環,乃至於最後再讓新幣漸漸地退出市場…… 從貨幣來看歷史,絕對可以看到傳統「政治史」、「道德史」所不知道的另一個面相。
tglin 新增 1 則書評
這是最近讀過的幾本好書之一。雖然本書屬於「專業論文」作品,但臭老九總得假裝努力一番,盡可能地跟上正統學術的腳步。 總體上說來,本書作者是從更大的時間跨度與經濟規模,來討論十九世紀「全球銀荒」所造成的清代中國現象。更進一步地說,是由於拉丁美洲的獨立戰爭,造成原本供應以中國為主的全球貿易市場出現了危機。 過去的教科書與一般對清代經濟的觀點,總認為中國民間吸食「鴉片」,才造成中國白銀外流,連帶揚起了一連串國內的經濟危機。但作者由更長尺度的數據爬梳,認為鴉片貿易(以及其後的鴉片戰爭)不是清朝白銀外流的主因。更深一層的原因,還是由於當時的白銀不足所造成的全球經濟蕭條,而中國卻又將外來白銀作為最主要的國際通貨,使得白銀自然容易流出中國以進行國際上的「套匯」。另一方面,歐洲經濟蕭條也同時讓非必要性的生絲茶葉消費退縮,使得外國進口中國貨物也跟著萎縮。 本書用了 1850 年後的數據顯示,當拉美白銀恢復供應,國際貿易重新活絡之後,白銀再度流入中國——此時已打過了鴉片戰爭,所以若照傳統的解釋,鴉片貿易「半合法化」,理應將中國最後一丁點的白銀都「榨乾」才對。但實情絕非如此,因此若探討清朝政府的白銀庫存問題,鴉片並不是真正的主因。更何況,當年主其事的林則徐也絕非不懂「銀貴錢賤」的原因,所以他曾提出「國內自種鴉片」的方案。 除此之外,本書也同時探討了,面對十九世紀初的國內經濟危機,中國的知識菁英們是如何看待問題並提出解決的方案。作者所爬梳出來的材料顯示,所謂的「干預派」與「放任派」(作者為方便而命名),他們彼此之間的援引與詰難,雖然在乍看之下時時顯出空泛的詞彙,然而當中所探討的貨幣與經濟現象,與廿世紀以來的西方經濟學派,處處者找得到相同的類比。可見得在清代中葉之後,身處於國際經濟的大環境之下,政治菁英們絕對不是我們所幻想得那般「腐敗的滿清」形象。 在中等學校以下教育中,將許多歷史詮釋給「簡化」是有其必要的——即使那是「首辨忠奸賢愚」的糟糕作法。然而,若想要更深切地瞭解歷史,將柏楊式的道德拋棄,不斷地由各種務實的觀點來重新觀看,會發現歷史愈讀愈有趣、莫名的火氣也愈來愈少了。
tglin 閱讀完畢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