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26
momoge 閱讀完畢
11
04
momoge 閱讀完畢
momoge 新增了劃線
直到最近,由人類基因組預測命運的能力受到兩個基本限制的約束。首先,大多數基因都如道金斯所述,不是「藍圖」,而是「食譜配方」。它們說明的不是零件,而是程序;它們是形式的公式。如果改變藍圖,便可預見最後產品改變的方式:如果除去藍圖中某個特定的小零件,結果就是缺少一個小零件的機器。但是,改變食譜或配方,卻無法預測產品改變的方式:假如把蛋糕中奶油的量增加為四倍,最後的結果卻會遠比僅是四倍奶油的蛋糕更複雜(不妨試試看;整個蛋糕會變成一團油膩膩的大雜膾)。依照類似的邏輯,我們也不能把大多數的基因變體分離檢視,解譯它們對形體和命運的影響。MECP2基因的正常功能是識別化學變更的DNA,其突變可能導致的自閉症絕非意料中事(除非你明白基因如何控制製造大腦的神經發育過程)。[25] 在意義上可能更為深遠的第二個限制,是某些基因天生難以捉摸的本質。大多數基因都會與其他觸發因素(環境、機會、行為甚至父母和胎兒時期的接觸)互相作用,以決定生物的形式和功能,以及對它未來的影響。我們已發現,這些互動大多沒有脈絡可循:純屬偶然發生,無法預測或確定它們的形式。這樣的相互作用對遺傳決定論有強大的限制:基因與環境互相作用的最終結果,永遠無法僅以遺傳學就可靠地預測。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