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熄

  • chiayang chiayang 分享了劃線。
    木呆著。愕詫著。二十二歲像經了世事萬千樣。遠處伏牛山脈的嶺梁起伏靜默著。山下的皋田村或說皋田鎮,也是死的靜默的。無聲無息的。世界全都死了呢。盡切盡切死了呢。只有走遠了的執法隊,像收割完了莊稼回家樣。從容的。閒散的。歡笑的。還有人對著空曠唱著歌。歌聲沖天飛。像一行野
    ──摘自《 日熄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