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熄

  • chiayang chiayang 分享了劃線。
    黃昏到來前的寂靜如一個世界都死了。我爹也死了。臉是灰白色。額上總出冰粒似的汗。快到火葬場的門前時,他在路邊
    ──摘自《 日熄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