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瓷之路(精裝)

  • 可可豬 可可豬 分享了劃線。
    你對於腳下這張白紙的遲疑,有如貝里尼的名畫「書記官坐像」手中的毛筆。八十根水獺尾巴的毛完成了這枝毛筆,一根毛髮挺立在靜止的空氣中,你已經準備好了,那一絲遲疑,有如親吻情人頸背前的猶豫。
    ──摘自《 白瓷之路(精裝)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