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血

  • 黃文彥 黃文彥 分享了劃線。
    迷你實驗室研發過程所遭遇的挫敗,不能全歸咎於桑尼,有些是伊莉莎白不合理的要求所致。舉個例子,她堅持迷你實驗室的卡匣要維持某個尺寸不變,但又不斷想加入更多測定,阿納夫看不出為什麼卡匣不能大個半吋,反正消費者又看不到。
    ──摘自《 惡血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