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者之歌》的書評

BR 發表於 2019-08-18

嗑書系列2:《 絕望者之歌 》


《絕望者之歌:一個美國白人家族的悲劇與重生》

透過一個小人物的個人角度,以感人、溫馨的故事闡述美國工人階級面臨的文化危機。

作者傑德•凡斯用他真實的人生來呈現,對一群生下來就注定無法翻身的族群來說,社會、經濟、與階級的墜落究竟是什麼感受。

以上是書本身簡短的介紹,此書在川普當選那年成為暢銷書,當社會所有主流人士、媒體都一片譁然新任美國總統是川普時,他們其實忽略了更多他們沒看見社會低層階級。

以下整理自己看這本書的幾點心得:

一、難以翻身的「貧窮」:

作者雖然是白人,雖少了膚色上的種族歧視,但卻沒有逃過屬於美國勞工階級的白人命運,因為地理位置、因為社區環境、因為家庭教育、因為「觀念」,種種導致了「貧窮」,而這種「貧窮」是會世襲的,難以翻轉,惡性循環下去,成為「絕望者之歌」。

看這本書的同時,讓我一直回想起以前看的一個插圖:『一盤之間的貧富差距』(如圖2-5),很言簡意賅的把這個主題給解釋。

大家常說,有錢人想得和你不一樣,事實上,應該這麼說,你今日所有的一切,在你出生的那刻,就可能已經決定了一半,「有錢人想的不一樣」這句話,其實似乎隱藏著菁英份子的鄙視氣息。

同樣的努力勤奮,你只能賺取每小時150元的薪資,而有些人卻是後面加了三個零,兩種皆然不同階級的出生,連帶影響的是整個人生觀念的建立,生存邏輯的不同。

作者在後來因為許多不同境遇,得以進入常春藤名校之一的耶魯大學法律系,當他踏入新的階級,種種價值觀的衝突,都曾令他適應不良且痛苦過,但更讓他有另一番體悟的是當他準備求職時,才真正了解到,這個社會的背後是某種神祕力量在運作而成,引用書中對於此段的敘述:

「成功的人參加的完全是另一場比賽。他們不會在就業市場到處丟履歷表,就為了等待某名雇主施捨他一次面試機會。他們會使用人脈。」

他們會寫電郵給某些朋友,確保他們的名字能得到必要的關注。他們會找親戚打電話給好友說情。他們會請學校提早幾個月就排定面試機會。他們會有父母教導正確著裝並傳授珍貴經驗。

但我們這樣沒有這些資源的人,只能靠自己。

--------第十三章《幸福的人擁有什麼?》

資源差距間的鴻溝,遠比你我想像來的巨大。

####


二、.對菁英階級的不信任:

此書最後有一篇評論名為:「了解川普支持者必讀的一本書」。

看完此書你會知道會什麼會這樣寫,承上段所講的,當你開始一切的生活不順,當你的人生總是一團糟的時候,一個光鮮亮麗的人,幾乎菁英式出現在你眼前,你很難對他產生信任,以下摘述:


「我有許多新朋友認為這些看待總統的方式得歸咎於種族主義,但對中央鎮居民而言,總統就像是另一個世界的人,而且原因與膚色無關。」

「歐巴馬躍上檯面時,我們群體中大部分人開始感覺所謂的菁英系統只為「那些人」服務。」
*
「歐巴馬的出現立刻引發我們最深刻的不安全感:他是個好父親,我們大部分人都不是;他上班穿西裝,我們穿連身工作服(首先我們還得先想辦法找到工作);他的妻子告訴大家不該餵小孩吃某些食物,我們恨透她這麼做──不是因為她說錯了,而是我們知道她說得沒錯。」

——第十一章《絕望的白人討厭歐巴馬的理由》

因此當川普這樣口不擇言、滿口大話甚至種族歧視的候選人出來競爭時,反而有一群人終於找到他們情感的投射對象。

(這裡就不討論當年假新聞或臉書輿論的操作,而就現況而言,其實選擇川普才是真正的真知灼見是吧?)

看這一段時,我總是會想起現在台灣的政治氛圍,覺得格外貼切,很多人會總是嘲笑某一派的「無腦」、「自私」等,也看得到很多嘲諷點滿的影片。

但民主的可貴就是人人都有投票權,彼此有著言論自由,更重要的是:「票票等值」,你的這票與你討厭陣營的一票,就是彼此互相抵消。

當你越罵某個人物時,其實也就是在詆毀他們,別說想改變了,這樣做更多時候只是更堅定某派的立場。

要改變,就要先了解或是站在相同的立場,除非你能跟館長一樣,有影響力甚至更加草根性,不然最起碼,你應該先加入敵對陣營的粉絲團吧?

##########

三、反思自身

儘管書中上了耶魯大學就讀法律系,是作者這一生的人生轉捩點,讓他得以擠入另一個世界,成為翻身的契機,但這轉捩點也不是平白發生的,而是在成年的那一年,他做出的另一個決定:「加入海軍陸戰隊」。

作者提到,加入海軍陸戰隊後,軍隊的環境與教育,將他從原本的生活圈拉出,環境「氛圍」的改變,根除了他原生慣有的「消極心態」,不只工作表現上要達到標準,更從所有生活的一切,都要求到盡善盡美。

「用盡全力」(Giving it my all)是他們的口號。

使作者相信,他是有能力完成更大的事情的人,加入軍隊後,也讓他在經濟上能夠支援自己的家人,從中的改變,更建立了他的自信心,如此建立了正能量的循環。

退役後,憑藉著退役軍人的補助,作者重新就讀大學,在軍隊養成的習慣與體能,讓他自律的在學業上拿取更好的成績,進而在後續的甄選,得以進入耶魯大學,開啟他的新人生。

這一段總是讓我警惕,自己究竟還能做些什麼?拿自己跟「美軍」比,自然是無稽之談,但在大家彼此抱怨著一代不如一代,為求成效的新進人員狀況如何如何時,我們也許更需要檢討自己究竟盡力改變了什麼?

此時彼刻,要靠「從軍」翻轉一個階級,在現在幾乎不可能,但建立個一、兩個正確的觀念,養成良好的習慣,至少是自己要去努力的目標。

「加入迷彩」的下一句到底是「黑白」還是「精彩」,其實你我都是有責,一點點的改變,或許在不久的未來,能讓離去的人,有著更好的發展。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