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怪人》的書評

tglin 發表於 2015-09-18

最近 TG 將「原版」的《科學怪人(Frankenstein)》讀完。這本由「瑪麗.雪萊(Mary Shelly)」在 1816 年所出版的中篇小說,被人公認是科幻小說的重要作品。TG 雖然在先前就已從許多介紹中得知小說原著的劇情,但這回是自己閱讀過原版的文字小說。

雪萊女士原著的《科學怪人》裡頭,除了某些特定情節所造成的驚悚氣氛之外,全書在大體上是一部充滿「知性與浪漫」的小說。主角「法蘭根斯坦」的確是「為科學而狂熱」的年輕人,但他依舊是位受過高等教育的紳士。而他所創造出來的「怪人」,同時擁有溫柔與殘酷的兩面性;由於外在的醜陋,受到所有人類的歧視與排擠,使得他耐著良知上的煎熬,為了復仇而犯下一件又一件的暴行。最後,怪人在創造他的「父親」力疲而亡之後,在北冰洋搭上一艘小船自焚,消失在這個世界了……

在此 TG 不覺產生兩種感慨。首先,就是美國強勢的媒體影響,的確十分「恐怖」。在自己小時候第一次得到「科學怪人」的印象,就是描寫著一位瘋狂的科學家,頭髮面孔襤衫邋遢,身穿白色長袍實驗服(差不多就是好萊塢電影《回到未來》中的博士模樣),在一個昏暗的實驗室中,擺設一大堆奇怪的燒杯試管與液體,說著旁人聽不懂的術語,滑稽地做著可笑又精明的動作。這種「瘋狂科學家」的形象,一經建立,至今依然歷久不衰。雖然 TG 見過現代大學研究所的實際室,知道實情絕非如此,但是,「我們就是被這種印象給灌輸長大的!」

雪萊的《科學怪人》中所描寫到的法蘭根斯坦,就不是美國媒體中的形象。那為何在一百年後,西方還是樂於將科學家「醜化」成這幅毫不真實的「樣版」呢?我們不是號稱進入了「科學的時代」,為何有如此多的科幻媒體編劇們,還是如此慵懶而不願意扭轉這種胡鬧的情況?

第二,則是故事所透露的「科幻」訊息。小說反應著作者當時的時代背景。《科學怪人》雖被譽為近代西方科幻小說的始祖之一,但它的敘事體裁與整體氛圍,若直接搬移到今日才出版,想必又有不少科幻迷會認為它「不是科幻小說」了。這種類型的爭議,從國內的倪匡到外國的電影《星際大戰》,一直都很難有個令所有人滿意的歸類法。比如說,《科學怪人》中未提及任何「創造生命」的科學技術(就連百年之後的威爾斯在《莫洛博士的島嶼》也沒有交待),反正怪人就是這麼樣地做出來了。但今天的科幻小說創作者,卻似乎得為「評論家」的喜好,必須將一些狀似合乎理論的「科技術語」給套用進去。那麼,到底什麼才能稱為是「科幻」?

當 TG 讀過這些古典科幻後,不禁覺得小說的分類,永遠不會有個「正確」的方法。某部小說算不算科幻,說它是就是、說它不是就不是了,實在不須要在乎這個問題。話說回來,讀到《科學怪人》中,法蘭根斯坦與怪人之間充滿強烈人文情感與戲劇的張力,永遠比《紅火星》中那群「火星百人」在行星探勘的過程「有趣」多了!

(發表於 2004.1.20)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