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伊斯蘭》的書評

tglin 發表於 2015-09-18

這是一部建立在「破除歐美刻版伊斯蘭印象」的入門書。作者以簡要的方式,正確地介紹了伊斯蘭世界這一龐大整體裡頭,各個不同地區的過去與今日的表現方式,特別是在西班牙、土耳其、伊朗、印度、巴基斯坦這些地方的各種景像。

然而,我對本書偶爾也發現不滿意之處。因為作者在選擇材料時,常常貶低了與他理念不同的意識概念。比如他對什葉派的解釋顯然是以其遜尼正統的觀點,放入了太多不恰當的說明在裡頭。而他對共產主義更是將其平板化成了「殘暴」之外別無餘物——一個號稱要通達人情者,總不能因其社會實驗的失敗,而將共產主義扁平成了暴政的代名詞,這不正與他想要破除的對象相同了嗎?而且作者論及過去幾個伊斯蘭政權下的黑暗面時,每每以「這不是伊斯蘭」一句話來解釋,則就有些阿 Q 了……

===
正如本書封底的介紹所述,《今日的伊斯蘭︰穆斯林世界導論(Islam Today: A Short Introduction to the Muslim World)》是英國 BBC 所製的節目,主要是想向英美世界傳達伊斯蘭世界的正確概念。本書的作者「阿克巴.阿赫美德(Akbar Ahmed)」是巴基斯坦裔的美國學者,中文版由商周出版、蔡百銓中譯。作者以簡單易懂的筆法,回溯了西班牙、土耳其、伊朗、印度、巴基斯坦這些伊斯蘭世界的過去,並介紹今日各地伊斯蘭地區的景況。

大體上,本書所提及的伊斯蘭教面相,TG 在之前都已經曉得了。比如說,伊斯蘭教與中古基督教相比,是個十分「簡單直截」的宗教。不像基督教系統有如此階級嚴明、教義複雜的組織和體系,信徒必須透過這些神在「代言人」才得以「上達天聽」;從一開始,伊斯蘭就讓穆斯林直接面對真主,教士相較之下的角色則屬於「輔助」的性質。而且客觀地評判,伊斯蘭對於異教的寬容、對婦女的尊重程度,以今日的價值來做同一時間的比較,都遠遠地勝過了同時代的基督教徒。小時候曾經聽過一種簡化的講法,說穆斯林是「一手拿著圓月彎刀、一手拿著古蘭經」的民族——不信教就殺頭;長大之後才曉得,這不過是歐洲人長期以來醜化穆斯林的說法之一罷了,完全是東方主義的幻想——照真正伊斯蘭的皈依方式,就算你想要信教,他們還不見得願意收留哩!

TG 從本書獲得的最大收益,或許在於西班牙的歷史吧。每每論及西班牙在中古歐洲的歷史,似乎都從一四九二年基督教國王(亞拉岡和卡斯提亞聯盟)攻陷格拉那達開始講起。之前的西班牙是什麼?「不過是」八世紀摩爾人的伊斯蘭王朝,七八百年的歷史發展,一句話就可搞定。在讀過本書的介紹之後,才曉得柏柏人在此建立過的輝煌文明。

當然,時間在進入近代以來,歐洲人從在伊斯蘭世界之前的嫉妒與自卑,逐漸轉成了自信與驕傲。歐洲與亞洲的伊斯蘭世界,經過一百多年的此消彼長發展之後,大多都成了西歐列強的殖民地與勢力範圍。十九世紀以後,各地的伊斯蘭世界在歐洲人(以及美國人)的觀點中,就變成了落後的象徵。這種長期以來建立起的刻板印象,直到今日一直都無法破除。

TG 從閱讀中的經驗得知,「歧視別人」是人類的天性之一,劃分的方式千萬種,但人類社會一定會找弱勢群體來加以實值上或精神上的「欺負」。這本《今日的伊斯蘭》,或多或少就是想要為這種歐洲白人對穆斯林的不公不義,以另一番道理論述來做些反駁。以 TG 自身所處的地區而言,對這種爭論當然沒有太多的立場可以表示,但說實在的,除了被歧視者的「自立自強」之外,似乎沒有其它的法子可以解決了。

這是一本「入門級」的書,其主旨建立在「破」的一方。但若再更進一步分析,其實 TG 還是可以找出作者在述敘與評論上的不恰當之處。正因為共產主義在世界上「社會實驗」的失敗,使得作者對於共產主義的偏見竟平板得不像話。比如在第 261 頁中,當作者提到他在中亞與一位導遊的交談︰「……他說他在內心裡信仰安拉。他不信仰戈巴契夫或是列寧,他只信仰先知。然而有趣的是,他未看出共產主義和伊斯蘭之間的矛盾。就他來言,共產主義的理想美德〔弟兄之情、勤奮工作、真理、誠實〕即是伊斯蘭的美德,兩者不是互不相容的……」基本上,TG 完全認同這位導遊的話,但作者卻放任自己意識形態的偏見,而把他當笑話一般地記了下來。從這一段文字,TG 曉得這位在英國受教育的作者,壓根兒就把共產主義當成邪惡的代名詞。(唉……作者想要透過歷史事蹟,叫英國人別歧視穆斯林;但作者本人竟也同時完全不想花心思讀讀英國前輩的《資本論》,狂傲與非理性地醜化共產主義……)

此外,作者在描述某些過去輝煌伊斯蘭政權之下的黑暗面時,每每以「這不是伊斯蘭」一句話來解釋,實在就顯得有些阿 Q 了。難道我們不能以同樣的標準,向作者反駁說,關於蘇聯斯達林的暴虐行為,「那不是共產主義」!人類個性有其陰暗面的存在,我們在論述這些「包套」的事物時,不能依自己喜好,而對自己所屬文化圈來加以切割、或要求其它文化圈必須概括承受的——嚴以待人,寬以律己。

總而言之,這還算得上是可以一讀的書。但對 TG 而言,本書價值僅定位在「破」,想要加以「立」,本書可能還比不上前一本未提供解答的《哪裡出了錯?》。

(發表於 2008.6.17.)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