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爸爸,紐約媽媽》的書評

chuinwang 發表於 2015-05-10

在翻開《台北爸爸,紐約媽媽》之前,對於「陳俊志」這個名字是陌生的;讀完這本書後,彷彿陳俊志就是我們身邊的同志朋友,與爸媽之間的鴻溝彷彿也曾經是我們每個人都有一段可能無法對外訴說的家庭問題;



作者父親為台灣彩色沖印業第一個本土品牌——爵士彩色沖印店的創辦人,顛峰時期開了七家連鎖店,後因債務問題,父母遠走美國,包括作者在內四名小孩留在台灣。從此一個家庭離散,分居台美兩地。



作者的人生從這裡開始變了調,孤寂的童年,即便有再多阿公阿嬤與親戚的疼愛,心裡破碎的洞已經像癌細胞一樣,默默的布滿全身而無法療癒;即便是再恨的痛,直到發現年老力衰的父親自己一個人去拍了遺照,直到發現固執如鐵石的父親不知何時默默接受作者同志的身分,身體流的相同血液終究成為原諒彼此的唯一解藥;而母親這個角色,跟太多的故事一樣,宿命的只能承受著吃苦耐勞這樣的命運,除了父親的背叛,多年後還得照顧嗜賭成性的弟弟與婚姻一直未能順遂的妹妹一家人,甚至尷尬的得面對一個男人同時愛上她的一雙兒女;姊姊的早逝,當然是作者心裡那個洞快速擴散的主因;對於弟弟的記憶,只願意保留在青少年後再也不復見的單純;還好家庭的羈絆,讓曾經一起愛上同一個男人的妹妹,放下這段兩人都無法再說出口的過往,感情更能緊緊結合在一起;這些看似老梗的故事,卻是人類永遠無法逃避的問題。當然,每個同志在發現自己的性向過程,有太多無法言喻的痛;什麼時候,同志在感情上面所受的苦,能跟一般人一樣,只要承擔熱戀/劈腿/背叛/開花結果這些愛情獨有的酸甜苦辣;不管是男是女,愛,就只是兩個人的事情,不要再強加給同志太多那種聽來令人厭惡的道德壓迫。



詹宏志在推薦文裡面寫道:

「這當然是一本勇敢而哀傷的書。它勇敢而哀傷,我卻不能倒過來說它哀傷而勇敢。意思是,儘管書中人或書寫者如此勇敢,努力對抗某種沈重的命運,終究夜幕還是落黑下來掩沒一切,最後的結局只剩纏綿不去的哀傷和疼痛,這就成了一首反覆低迴、隱隱作痛、無法卒聽的絕望之歌。」

這種勇敢值得我們學習,這種哀傷我們只能在心裡默默為他疼惜。



陳俊志在全書的一開始與結尾,早已接受自己是個無家之人,但整本書讀完之後,對家的愛戀其實早已超越你我。他的文字好像有種魔力,超級催淚但不煽情,好像要滿出來的感情卻又有著說故事者的冷靜,對自己坦承也是對全世界宣誓一種精神;如果你還沒準備好就翻開這本書,小心你的內心深處某個早已無法跟周遭朋友分享的回憶,會突然跳出來啃食你的生活。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