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族名將傳

tglin 發表於 2015-09-18

由公元前一世紀的羅馬人所發表的傳記,主要敘述前四到前五世紀的希臘名將,也順道提到了哈爾卡和漢尼拔兩位迦太基父子的事業。由於每篇故事極短,作者兼顧史實描述與閱讀趣味,因此是本十分容易入手的書籍。

與許多古典作者的情況一樣,這些幫人立傳的作者,本人的生平反倒鮮為人知。科爾奈利烏斯.奈波斯(Cornelius Nepos)在公元前一世紀發表了這部《外族名將傳》,原書名為《Liber de Excellentibus Ducibus Exterarum Gentium》,可以直譯為「一本關於諸位優秀外族領導者的書」。據作者在內文中所稱,他兼顧著「史實正確」與「閱讀興味」兩方面,因此本書對於每一人物都算是「傳略」,讀來十分容易。由於見不到普魯塔克那本更有名的《對傳》,因此這本《外族名將傳》,也算是給 TG 解解古羅馬傳記之饞。更何況,這本由上海人民出版社所中譯的版本是「拉漢對照本」,對 TG 而言真是彌足珍貴。

本書各篇雖然都十分簡短,但論及的時代與人物眾多,隨便抓個主題都是個大題目。因此 TG 只將自己閱讀當中,所聯想到的幾件自己在乎的主題做一印證的雜論。

首先,TG 還是要從波希戰爭之前的國際局勢、以及雅典的立場來聊聊。在入們級的教科書中,我們都曉得波希戰爭的原因與架構︰波斯的阿契美尼德王朝逐步擴張,併吞了小亞細亞、埃及,最後要將魔爪伸入希臘,要求希臘民族俯首稱臣。後來經由雅典人激起了希臘人的愛國情操,兩次擊退了入侵的波斯大軍。之後,才有輝煌的古希臘文明。

以上歷史過程的講述,基本上沒有太大的問題,但在這段文字表現的背後,卻帶給大家許多錯誤的印象。持平地說,在當代人們的觀念之中,從來就沒有「希臘民族」這種概念——把今日定義的「民族國家」套用在波希戰爭上是完全不恰當的。當時的人們(當然,這是指希臘地區的中上階級而言)意念中的「祖國」,所指的就是其所屬的「城市」。因此波希戰爭與其說是兩個民族的抗爭,倒不如說是「波斯王庭組成的多民族聯軍」對抗「一堆其它的希臘聯盟」罷了。

TG 從《米太亞德》(即第一次波希戰爭中的雅典領導者)的傳記中讀到一件有趣的事。在波斯王大流士征服了小亞細亞的愛琴海城邦(愛奧尼亞,Ionia)之後,打算揮軍北上攻擊游牧民族西徐亞人。當波斯王渡過希斯特河之後,幫著國王守護這座渡橋的,就是雅典的米太亞德;此時米太亞德慫恿其他守橋將領一起發動叛變,藉以堵死大流士的退路,只可惜其他人不同意而作罷;此後,波斯惱怒於雅典的行為,才發大軍進攻希臘;這是第一次波希戰爭之前的事。我們若從另一邊的角度看來,在大戰之前的雅典,原先根本不可能是「站在希臘民族、正義的一方」,而是依附於波斯王廷(所以才「有資格」守橋),並在國王背後「搞陰謀」的背信份子。從這個角度看來,波斯征服希臘本土的行為,彷彿才是懲惡的正義之師哩!

而建立起雅典海軍的「地米斯托克利」,在第二次波希戰爭中,竟然還算是波斯王薛西斯的「恩人」——因為他讓波斯大軍順利地回去。因此最後他在被自己的祖國被宣判流放後,便到了波斯擔任了客卿,待在一塊屬於他的封地裡頭終老。

從許多地方看來,「波斯」還可以稱作「波斯」這一政權,但我們今日的「希臘」絕不是當代的「希臘」政權。因此,與其用民族國家的角度,倒不如用「某城邦與波斯的外交關係」、「某將軍與波斯的權謀利害關係」比較合理。

其次,便是伯羅奔尼撒戰爭之後,「雅典淪亡」的觀念修正了。正如前一段所述及的,這一時期並沒有所謂「希臘民族國家」這類型的政權存在,因此教科書中提到的伯羅奔尼撒戰爭的結果——雅典敗給斯巴達,雅典淪亡,這一概念也得做出不小的修正。

正如 TG 在《修昔底德——神話與歷史之間》一書讀後感所提到的,斯巴達原本就是個「愛好和平」的國家,他們在戰勝雅典之後,不是野蠻地搞「盡墟其地」這種亡族滅種的勾當,而是扶持當地的親斯巴達貴族政權,便退軍而去,任雅典人自治雅典。因此後人不應該為雅典的戰敗,而投注太多不必要的浪漫悲傷之情。對雅典人而言,在戰場上敗給了斯巴達,不過就是一場內政的「政黨淪替」罷了。

也因此,TG 便發現在伯羅奔尼撒戰後的下一個世代,雅典的「伊菲克拉特斯」還可以率領軍隊擊敗斯巴達軍隊;其後,還幫著斯巴達人對抗忒拜英雄「伊帕米農達斯」,「…… 要是沒有他的到來,忒拜人不攻陷、火燒斯巴達城是不會離開的。(2-5)」這樣看來,希臘城邦與領導人之間的互動,還真不能簡單以二分法來看待的。

總而言之,TG 蠻喜歡閱讀這些流傳千年的歷史與傳記。除了獲取史料之外,更能以「古人的觀點看古事」,修正許多從教科書與入門書裡頭,摻入了「現代人的感情投射」的錯誤之處。

(發表於 2008.5.27.)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