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澤直樹的《危險調查員》

tglin 發表於 2015-09-18

「印歐語族沒有考古文物上的證據。」這句話令我感到一陣震撼。仔細想想,的確有其道理。如果要將人類族群血緣分布與語言合在一起,應該還得補足許多更進一步的文物與其它相關材料才是。由現今世界上的許多的類似情況都可以得知,弱勢族群不一定會永遠保持他們自己原有的傳統語言,而常常逐漸依附到另一支強勢語言過去。當這種情況經過好幾代的傳承下去之後,族群不見得改變,但他們的語言卻已不同;此時,究竟是不是印象中那種「異民族入侵與征服」的典型,光看這種飄忽不定的語言,我們是無從得知的。

最近開始看浦澤的《危險調查員》,感覺上這部作品有可能是我對此位作者最欣賞的一部。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