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同界線之曖昧與模糊

piggod10 發表於 2018-09-01

  書讀完好一段時間了,但遲遲未將想法記錄下來,其實大部分的事我都懂,卻無法精準的陳述,現下我才突然會意過來:這些事,本身就是無法確切放置於一場所定位的概念,那是變動恍惚彷彿長時間曝光後不能以一絕對正確之角度判定的影像。

  約略以本書引述自黑格爾的說法:認同是靜態而堅定的存在,意識則是改變與慾望;簡言之,意識是歷史性的(當然也是空間性的)。

  日本於台灣建構之殖民認同觀念由來於帝國主義之殖民擴張,而日本帝國做為歐美以外唯一殖民帝國,其於東亞地區極力透過文名教化的形象建構自身殖民的正當性,日本殖民政府藉由同化壟斷價值決定權同時將之與「現代化」的渴望鏈結,正當化了殖民的各種暴力手段。然而殖民論述本身充滿多元性與複雜性,其於被殖民者內在造成衝突與困境,遂有透過「皇民化」消滅被殖民者的認同及文化並彰顯政治及文化之巨大落差,將日本化內化為被殖民者的唯一問題意識,並透過認同掙扎的建構處裡迷失與混亂。然而,皇民化同時也定義了日本認同及台灣認同,由於二者之間模糊曖昧的關聯性導致認同掙扎愈加劇烈。

  台灣特殊的歷史脈絡及殖民關係使中國與日本成為台灣認同之意識與論述場域,由日本殖民造成的被殖民者之焦慮,往往必須透過中國認同的情結進行消解,必須注意的是,儘管日本殖民喚起台灣人和民族意識,台灣人對中國人的敵意依然存在,藉由過往被中國遺棄的意識型態來維繫台灣與中國間模糊矛盾的關係。因此,《亞細亞的孤兒》彰顯的正是日中台之「殖民-民族-在地」關係及其多重失落,任何一種台灣認同之觀念都只能在日本民族性以及中國民族性之間進行接合的選擇,但作者以為不能夠以預設的認同掙扎立場解讀該文本,而必須將之視為一變動的,與日中台殖民與民族三角關係達成妥協的過程。

  認同掙扎導因於台灣於中國及日本兩造尋求認同之場域,然而作者以為就基進意識而言被殖民者並無本質之侷限,殖民認同本身即存在高度的偶然性,必須透過各種儀式或者行為維持凝聚感,而其乃是一種占據論述場域的意志,必須透過同化尋求自政經不平等中解放的可能性。

  另一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取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此意將台灣意識建構於帝國之下的行為,闡明既得利益族群(台灣地主階級)於此重關係中的矛盾性質,並且將台灣後期民族運動遭自由派以及馬克思主義影響之原因歸結於地主階級無法再中介階級/政府/民間,此重台灣社會內部階級差異之概念儘管較有左派色彩,卻未失其參照之價值。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