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測之作

piggod10 發表於 2018-09-01

  《不測之人》是去年參加讀立書店荒野夢二的福袋活動時購入的,回想起來,彼時揭開牛皮紙袋取出書時著實是愣了幾愣。福袋裡的書,初見幾乎都不是自己添購書籍時會選擇的書籍類型,不過懷抱著一種調整自己閱讀慣性的心情,還是把幾本書添入書櫃底了。開始讀《不》書一段時間以後,才發現本書作者是幾年前時報文學獎評審獎作品〈蒂蒂〉的作者陳育萱,而〈蒂蒂〉這篇小說我還不時會找出來讀,想想書寫者在處置階級或者勞工議題時的可能寫作方式-這說來也真是挺怪異的因緣。

  《不》書以主角蘇進伍意外溺斃於埤塘內開始,藉由逐段逐段的鋪排拉開整個故事的時間軸線,依循各章節的敘事觀點,不難發現小說的整體架構首先由前段章節的建構基礎的人物背景和環境認知,隨後其他章節則另補充上其他人物的視點及心理狀態,最終章則以「類全知視點」(我想一顆樹和一條河終究有望不見的地方吧?)將先前的所有枝節整斂起來、並且給予部分的推翻。於是乎,這篇小說真正測不準的也就不是人,而是一隻新鬼了-鬼仔的心思費生者估量,而鬼仔自己也曲曲繞繞的規避自己的心事,是以這些生人或者死鬼的妄求突破也就怎樣都顯得有些荒誕或可悲,因為那些追求背後的動機終究是很難說準確的。

  但是私以為這部小說的某些枝節還是有些突兀的,尤其是晏真這條線的填入就我來說實在有些生硬,彷彿是為了勾連上陂仔尾工廠汙染一事勉強添進的過門;我相信作者一定希望能在小說首尾之間處理近這樣的環境或者社會議題,但是這個環節的鋪排確是小說中略顯僵硬的地方。

  不過我覺得最有趣的還是作者選用的語法形式,尤其是和更早期的作品〈蒂蒂〉相比較的話。讀〈蒂蒂〉的時候,我感覺到的是用字僅館充滿作者自己的口氣,但那個口氣和小說中的元素、情境以及敘事核心嵌合的相當緊密,所以在閱讀的過程中不會令人感覺到困擾,反而會認為那種口氣使得作品更跳離了寫實小說的範疇。《不》書就不同了,雖則慣習語境以後,閱讀上不致於產生太大的負擔,但是某些雕琢絕對的必要性,甚至有時候令我覺得有些累贅,似乎將文本給拖拉遲滯了-當然這也有可能是作者有意的經營,那麼這就是我閱讀功力未置的部分了。

  題外話,這本書的校稿真的要再審慎些,書中的疏漏和錯字比例似乎高得有些過份,連我這種粗心的人都看到了啊......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